海余
海余

业余写作者,只想记录一些普通人对时代的印象。除中小学教育外,本人未受过任何写作训练与指导,但期望能保持对文字的虔诚,故产量颇低。本人写作篇幅有长有短,无论长短皆全文存稿,修改后发,故创作时长较长。观点大多来自个人感悟,并不专业,欢迎批评指正。

[小说]惘的网:第四十五章 潮水带走了你的爱,还有你的家

傍晚时,姚乐的车终于停在了姜维的出租屋外,姜维和她左挑右抬才把准备的所有东西都一起搬进了公寓。姚乐一进门便看到姜维的父母立在客厅的沙发旁边,望着她笑。姚乐瞬间站直了,用眼瞄着姜维。姜维冲她笑笑,搂着她的肩往前走到父母面前:“爸妈,这就是姚乐。”


姚乐腼腆地说:“叔叔阿姨好。”


姜维妈妈拉姚乐在沙发上坐下,一直看着姚乐笑:“诶,你好你好!我之前就在成绩单上老看到你的名字,次次都排第一,我说这姑娘可真厉害啊,哪天得见识见识,结果今天真的看到真人了。”


姜维爸爸坐在旁边的独座小沙发上,附和道:“对,姚乐,我跟你说,你阿姨可是你的粉丝。她昨天还说自己要追星成功了。”


姚乐羞涩地笑,姜维无奈说:“爸妈,你俩说什么呢。”


姜维爸爸咋了一下舌:“不好意思,第一次见儿子女朋友,没什么经验。有点发挥失常,不要介意。”


姜维妈妈佯怒地瞪了他爸爸一眼,然后站起来对姚乐说:“一路开过来,饿了吧?赶紧来吃饭吧。”


“吃饭”仿佛一个关键词,一下触发了姚乐。她噌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条件反射一般快速地说:“我帮您!”


一家三口被她突然的反应惊了一跳,姜维没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别紧张,淡定淡定。”


姜维妈妈拍着姚乐肩说:“诶,不用帮忙,我做好了。你们平时又学习又做饭的,太辛苦了,这几天就好好玩吧。”


姚乐也有些窘迫,原地不知所措了一会儿,转头跑去门口打开保温箱说:“我做了汤和点心。”


姜维一家围上来看,姜维的爸妈交头称赞姚乐能干。姜维妈妈拍了姜维一下:“快去拿碗,咱们加菜了。”


一顿饭宾主尽欢,姜维的爸爸妈妈平易近人,问了姚乐不少关于博士生活的问题,又体贴地没有去询问她的家庭状况。他们更没有以长辈的身份自居,对她的未来发展提出任何要求,这仿佛只是朋友聊天般轻松的气氛让姚乐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下来。在这张小小的饭桌上,没有恶语相向,没有剑拔弩张,没有冷漠忽视,也没有谁要教育谁、谁又必须顺从谁,只有说说笑笑地吃一顿家常便饭的一家人。姚乐感觉自己窥探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有一个她一直以来颇为好奇的概念:温馨。这样的家庭像一个巨大的砝码,在任何人生选择的天平上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分量。这家庭的温馨让她向往,但这如影随形的巨大分量让她自惭形秽。她不禁设想,如果她也有这样一个家庭,也许她也会如同姜维一样,毫不犹豫、义无反顾地回国。


姜维的毕业典礼和U大毕业典礼很相似,姜维一身黑色的西装外罩着硕士服,头戴硕士帽,从礼堂前走过。他从校长手上接过学位证书,对着看台上的父母和姚乐得意地挥手,那一刻年轻男孩意气风发的笑容有着摄人心魄的美感。


毕业典礼结束,姜维把学位证和脱下的硕士服塞给父母,便拉上姚乐说要带她去爬山。姚乐惊讶地问他:“穿着西装皮鞋去爬山?”


姜维肯定地点头:“嗯!”为了宽慰姚乐的担心,他又补充道:“反正有缆车,不用自己走上去。”


缆车缓慢地攀升,整个城市的风景渐渐尽收眼底。这两相交汇的江水和江上一座连一座的桥梁,让姚乐想起那条贯穿家乡,流到省会,又一路向东的江。那条江上也有一座连着一座,数也数不清的桥,仿佛一根根棉线,穿插缝合着大地的裂痕,是城市脉络中最为显眼的一部分。她望着眼前的画面出神——乡愁,在这陌生城市中似曾相识的景象前毫无征兆地袭击了她。


姜维带着姚乐来到山顶的一处平台,此处正对着江水的一道弯,江湾前广场上的喷泉,还有背后的城市高楼群尽收眼底。姜维指着眼前的景象问:“美吗?像不像咱们读大学的那个城市?”


姚乐痴望着江水点点头。


姜维说:“我原来不喜欢那个城市。可是后来我到了这里,每次看到这个景色就会想起来那个城市,然后就会想起你,后来就慢慢觉得这个景色其实很不错。冬天我们从国内回来后我就一直想着也带你来这里看看。”


姚乐笑着看向他:“嗯,这相似性都让我有些感慨了。”


“所以,这也算我们回到了相遇的原点吧……”姜维把手伸进西裤的口袋,掏出来一只很小的绒布盒子。他把盒子打开,一枚低调的白金戒指静静立在黑色的哑光绒布上,戒指正面有一枚小钻,打开的盒盖上的一盏小灯正照在小钻上,让它反射出流光溢彩的光。他举着戒指,看着姚乐震惊又茫然的眼睛说:“乐乐,我知道我回国的决定让你没有安全感,所以走之前我想非常明确地向你表白我的心意。我真的很爱你,从大学到现在从来没有变过,甚至现在比大学时更爱。这个戒指是给你的一个承诺,无论我在哪里,你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我现在回国的选择不代表你对我是second priority,将来只要你需要,世界上所有地方我都会和你一起去。”


姚乐愣住了,这是一场非常正式的表白,其正式程度远甚于姚乐在与姜维纠缠的那段青涩时光里所臆想过的一切场景。她盯着眼前的戒指,似那青涩天真的痴迷与执念以另一种方式回到了眼前。在一场破碎的爱情的结尾,我们既可以选择尽弃前嫌,破镜重圆,也可以选择一别两宽,相忘于江湖。可谁说原本选择了相忘于江湖的两人不能江湖再见?那一场原以为只会留在青春里的风花雪月,竟然升华成了一个有着实质的承诺。


在离别之际,强烈的不舍冲淡了所有现实的顾虑,让人只想冲动地许下海誓山盟,答应所有的天长地久。姚乐抑制不住眼泪的汹涌,她郑重地点点头,泪珠子便扑簌簌地落了一地。姜维用颤抖的手指拿出戒指,缓缓套上她的手指,而后将她拥进怀中,在她耳边轻声说:“都会好的。”


姚乐的视线越过姜维的肩头,投向山下与家乡景色相若的江水与桥梁。她无法不忐忑——几天之后,姜维会回去那片山河,而她将独自留在这里——他们无法共饮一江水,因为时差的关系,他们甚至不能共赏一片月。


姚乐和姜维回到姜维的出租房,姜维的父母从房中走出来。姜维举起姚乐的手,他妈妈看到戒指欣慰地笑了。她柔声问姚乐:“姜维说要给你一个非常正式的表白,我们就一起挑了这个戒指,你喜欢吗?这个戒指是姜维的心意,也是我们作为他爸爸妈妈的一个态度,我们很喜欢你,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愿意像对待自己女儿一样对待你。但是你别有压力,我们知道你和姜维刚刚在一起不久,还需要磨合,我们不会干涉你们。你也不需要向我们承诺什么,你是个有主见也有能力的孩子,我们不会强加任何想法给你。你只需要做自己,走自己想走的路,就行了。”


姚乐的眼泪又一次忍不住地掉下来——她被一个春风般和煦的家庭温暖了。姜维父母的善解人意让她感到无以为报,这让她更加无法正视有一天她会要求姜维在他们和自己之间做选择的可能性。


那天晚上,姚乐打开愿望笔记本的最后一页,在原本空着的5后面加上了一行字:“爱我所爱”。她想了想,又在下面写上了“6.得心安处乃归”。笔记本上崭新的墨迹在灯光下反着幽暗的光,这愿望很诱人,但她很迷茫,不知道这五和六她能否兼得。


第二天,姚乐在机场送别姜维一家,其乐融融的三口之家在机场忙前忙后的情景让姚乐闪回当年的R城。与父母在一起的姜维脸上总是笑容不断,姚乐看着他笑自己也不自觉跟着笑起来。眷恋家庭不是错误,恰恰相反,是一种幸福,如果有可能谁都愿意有这样的幸福。姜维回去会幸福的——不管她在不在那里——这是一种与她所追求的一切所不同的幸福,没有哪一种比另一种更高贵。


姜维拉着姚乐的手依依惜别。他们相互拥抱,她伸出手抚摸着姜维的脸颊,姜维则整理着她的刘海,他们相对流泪——如同两年前的场景,是另一场不同滋味的别离。姚乐摩挲着姜维的脸颊,舍不得放手,怅然若失的苦涩慢慢地爬上她的心头。余光中手上的戒指闪着若隐若现的光,她终究还是敌不过自己,不管不顾地收下了他的爱和承诺,但她不知道他们下一次再见会是什么时候,更不知道下一次再见时他们的爱是否还会如初。


走出机场的玻璃门,姚乐仰头看见一架架飞机带着隆隆的声音离开。她不知道哪一架属于姜维。她更不知道的是,将来会有一架属于她的飞机吗?


我的未来在哪里?哪里是我精神的故乡?哪里是我肉体的归宿?


旅居这个词很有意思,与之相似的还有客居:身为旅客,却又长居。你不属于此处,但你栖身于此。你的生活不一定不好,但总有一些爱憎飘飘荡荡,无处安放。


你每天都在眺望那个远方,望着时代的潮起潮落,望着曾经熟悉的所有人、所有事都在一点点地随着潮水漂远。潮水带走了你的风景、你的朋友、你的亲人、你的爱,还有你的家。


这机场内外来往匆匆的,是天南地北的旅人,姚乐没有行李,却感到自己身在其中并不突兀。旅人的一生注定是孤独的,这孤独带着惆怅的滋味。诗酒天涯的潇洒不过是孤独的旅人们编织出的一场自我安慰的大梦。


姚乐发动了汽车,暂时地将机场、飞机、旅人都抛在了脑后。车向前行,前路的未知结成一张巨大的网,兜头罩住了她。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