芫英
芫英

法律从业者,政治学的爱好者。

乌克兰的前车之鉴

乌克兰的问题,令人忧心;似乎可以为台湾问题,提供一点儿借鉴。


这里是John Mearsheimer教授关于乌克兰问题的演讲, 

 Why is Ukraine the West's Fault? Featuring John Mearsheimer 

乌克兰问题的形成


  

虽然John教授很传统地把如今乌克兰的紧张局势归因于2008年布达佩斯、为美国襄赞的、欧盟决议,不仅在经济上欢迎乌克兰,既使是军事组织北约的东扩亦然——这是2015年的演讲,仍然可以针对今年的问题——俄罗斯针对对个这决议,马上发表言论和并据此行动,从2009年逐步升级,直至如今。双方如今似乎进入了挂角状态,不能让步,亦无法让步。 

 

其实我倒是想,如果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华盛顿的话,如今的局势恰恰是这个政策的(对美国的)成功之处,用乌克兰拖住俄罗斯,用东欧的紧张局势拖住欧盟,美国尽可能置身事外,不亲自参与非核武之外的常规战争,忙着在市场上贱买贵卖做生意就是了。毕竟,还有太平洋的事需要米帝操心呢。 

 

最好,太平洋西海岸的事,也复制乌克兰的情形:某终身领导和他的小集团,心神不宁要护权,置国家和人民的真正利益于不顾,悍然煽起一小撮民众的狂热,搞武统;于是儒家文化区的几个国家和东南亚纷纷站队,出人出钱,拖天朝进入地区紧张关系的泥塘;米帝就可以轻松复制今天的欧洲模式了:只管在背后鼓劲,不亲自参与热战或者紧张冷战,但可以忙着在市场上贱买贵卖做生意了! 

 台湾的事情,经过武力,如果真的能跟秦始皇似的”销天下之兵”(这个情况,多大的可能?),那是另外一回事;不然,既使经过武力,也得订立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框架合同,并且信守之。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一个把自己掌权看得比国家、民族、民众利益更重的组织,从未显示它有愿意接受制度约束的组织,由它幕后主持、以国家之名订立的什么合同,在多大程度上是可信的?不会为了它自己的利益、掌权的便宜而朝令夕改?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