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ser
Messer

贈艾克絲

給一個曾經短暫愛過的人,盡管她已經離開。

艾克絲。我們在鄰近黃昏的地平線相戀

那里橋邊鋪滿霧靄

那里河面遭到篡寫

那裡兩對眼睛,由於橋邊與河面的困境,視野模糊


艾克絲。在地平線及橋邊我得到昆德拉的豪禮

你是河面飄著的嬰兒麼?

我不要血紅,不要羅馬

只要寧靜的草蓆與你


因為,我在復調的田園詩見過你

當時你認真收集人間的電子塔

彷彿那塔會低吼逃離的訊號

“兒時啊兒時”


兒時是越南、海風、鯨魚的綜合產物

人們只要在海風之前站立,就會感到美好


艾克絲。這樣一座小城,小得連緣分都像是迷宮

繞來繞去的命運線團

每當我手剛捉住太陽

月亮就已經將你洗淨


彼此作為阿喀琉斯之踵呢?

或許會戳中弱點,產生不期而至的痛苦


艾克絲。某些夜裡聽說

“散步”是字典裡已經死亡的詞語

我假裝勇敢地秉筆定義道:“黃昏迫使晝日的王退位”

明天將沒有人再記得散步

明天我們去江心散步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