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冰樱
莫冰樱

一個單純想分享自己的想法的人,也歡迎大家和我相互分享。 Just wanna share my mind and please don’t hesitat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to me.

【梦境连载系列】我与黑手党头目的小老婆

(edited)
”不计一切代价,不择手段,等一个一击必杀的机会。”

一切都是我梦境里发生的事情,我只是按照我梦里所见所闻,详细记录下来。我天生就能把许多梦境详细记住,这不是我第一个记得如此清晰的梦境,但是是我现阶段写得相对详细的一个。(其他的还在整理)


我是个黑手党老大从小培养的杀手,专门帮老大去暗杀各种各样的人。老大残酷而无情,具备所有的黑手党头目应有的特质,只有有利用价值的人才有资格活下去,而我也不过是为了活下去罢了。

老大有个年轻貌美的小老婆,约莫20来岁,但是老大已经是个60-70岁左右的臭老头了,半只脚在棺材板里,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去糟蹋一个女孩的未来。偏生这个夫人体弱多病,像是来一阵风都能把她吹走的模样,娇滴滴的、柔弱得很,一双眼生得圆润可爱,像个误入的林间小鹿。老大自己身体不行又想占有这个女孩,真的是造孽,偏生又怕自己头顶青青草原,作为长期的一方霸主,大抵是没办法忍受这个可能性的,所以夫人的生活起居除开有侍女的伺候,也安排我去帮衬一二,美其名曰帮衬,实则是让我监督,不让其他男子靠近罢了,谁让我是个女子呢。老大也就这时候才能想起我是个女的。

越是和夫人接触就越是发现这个人真的离了人就活不下去,比我想象的更加娇弱易脆,有陶瓷娃娃所没有的娇软,却又具备着易碎的特质,这点让我很困惑,夫人到底怎么活到现在的?大抵是年纪相仿,夫人比起长期伺候自己的侍女,和我更亲近一点,会娇娇软软的和我要抱抱,这是我以前从未接触过的动作,有点怪、有点不适应,但并不反感。

到了后来,夫人除了会对我笑、对我撒娇、和我要抱抱,还会亲昵的叫我,甜甜软软的,大概是比所谓的蜂蜜都甜吧。毕竟我至今从未尝过蜂蜜。随着和夫人变得熟悉,一些本该侍女做的事情也交由我处理,比如给夫人洗头发这件事,夫人人生得娇弱,连头皮、头发丝儿都随了她,娇弱的很,侍女们动作总是粗鲁了点,到底是粗活干得多了。夫人偶尔会和我嘟囔一两句,索性我便接手了这个任务,反正照顾夫人本就是我的任务之一,只是洗个头而已,倒也算在任务范围内。

给夫人洗头从此就变成了我的固定任务,哪怕我出任务回来也不忘要给夫人洗头这件事,不然就没人给夫人洗头了。夫人从我之后再也不肯给其他人帮着洗头了,这点我也很无奈。以至于我出任务回来总是要急急忙忙地赶去夫人那边,省得夫人又不肯洗头,很是愁人。后来,夫人在的地方都像是春暖花开一样,染上了艳丽的色彩,温和、纯粹、柔软,我是这么想的。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呢?我也不清楚了。虽然这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是个大忌,但是我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坏事,索性便也不在意了。我只知道夫人对我越发黏人,一度引起了老大身边的军师的注意,这个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毕竟我想把老大杀死很久了,我又怎么可能没察觉到他身边心腹的一举一动呢?我一直在等、一直在蛰伏,在等一个一击必杀的机会,就像老大让导师从小培训我们时说的话一样,”不计一切代价,不择手段,等一个一击必杀的机会。”,我也不过是遵循了这个教导罢了。老大想来也不会怪我吧。

军师是个敏锐又狡诈的家伙,一不小心和他对上会让事情变得很麻烦,所以我一直都在降低自身的无害性,哪怕我是个杀手,我依旧忠心耿耿,一心只有老大。几番试探下来,他虽然还不能彻底打消对我的怀疑,但是倒也没有之前那么忌惮我了。这可真是个好消息。我安排了很多事情,挑起本党和其他黑手党的矛盾与争执,说是安排,其实不过是顺势而为、借力打力罢了。就算严查起来,也怀疑不到我的头上,毕竟我是个毫无根基的杀手,也对老大的位置毫无野望,反倒是其他野心勃勃的家伙看起来更可疑一些。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弄死老大也是。我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我知道有人要刺杀老大,更知道本党内要开始内乱,我故意把夫人按照往日里一样安排妥当了,留下足以照料她的人手,这不过是与我平日里出任务无二的安排罢了,谁也不会怀疑我。我就按照自己之前安排好给自己的任务,去刺杀任务目标了,这也是我计划中的一环,给自己创造不在场证明,y万一真的有谁怀疑到我的头上,那也能极大程度上排除我的嫌疑。老大身体本来就不好了,早也该死了。

如我所料,我在回来的路上就听闻老大被刺杀身亡的事情,我不动声色,装作一无所知。如往常一样,完成任务就急匆匆地奔向夫人身边,给惬意地哼着小曲的夫人洗头,柔顺的头发丝儿在我手上被我轻轻搓揉擦洗,夫人眯着眼躺在浴缸里像个温顺的猫儿一样任我动作。给夫人洗完头之后,军师这家伙果然找上来了,当着夫人的面试探着问了我究竟知不知道老大刚被刺杀身亡一事。为了博取军师的信任,我不得已在夫人面前状若癫狂,发疯一样揪着军师问是哪个人杀了老大,随后又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表现出一副懊悔不已的忠心模样。夫人都被我的模样吓到了,真是个小可怜,等我一切结束后我定然要和她说明白并且安抚一二的,但不是现在。

军师也被我这副模样吓了一跳,也是,杀手感情从不外露,他也是第一次看到我这副模样,心中怀疑倒也消退不少,估计开始转而怀疑其他人了吧。他假意安抚我一二,我便也配合他说了两句,表明如果军师找到了凶手需要我刺杀,我也可以不计代价去把对方杀了。也算是侧面提醒军师,该去寻找杀害老大的真凶了。军师果然神色一凛,急匆匆地就想走,想去追查让老大身亡的凶手了。至此,再也没有人打扰我和夫人了。真是太好了。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