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yVentura
MaryVentura

🌀回文詩人🌀 @字縛雜誌 Founder 書評外的話👇🏻 https://liker.social/@MaryVentura

廿年前鏡頭下的朝鮮半島|圖、文&一些書

(edited)
“i have lost millions and millionsof words to fear.tell me that is not violence.–– the deaths”

從十年前開始迷戀朝鮮及韓國文學後,陸續看了很多作品。曾經在以色列的時候,一直收集寄來的《Korea》雜誌,然後會悉心剪下漂亮的明信片,一張張留下來,愛不釋手。現在明信片離我好遠,很想念它們。

收集的明信片

開始看了很多北朝鮮的書,跟著脫北者感受他們在朝鮮的愛情故事最終被脫北的驚心動魄肢解,然後支離破碎。萌發了想去朝鮮的念頭,後來又打消了,依舊一本接著一本讀,「跟著」他們脫北。印象最深的除了《我們最幸福》裡面的愛情就是👇這本《14號營》了。作者是唯一一位出生在朝鮮勞改營裡且成功逃脫的人Shin Dong-hyuk,現在生活在美國。Shin Dong-hyuk在書中講述了他在勞改營出生、成長的經歷,以及細節描述了勞改營中怎樣對勞改犯進行虐待的行為,終於,看到他在美國有了平凡的家庭生活,我真為他高興。不過,他父母依舊在勞改營,可能還在為他的逃離受罪。

《14號營》

學習德語的老師送給我兩本二十多年前的攝影雜誌,其中一本是北朝鮮的照片。

雜誌封面
朝鮮
朝鮮
38線
韓國

這些照片我也留下來了,在後來我開始看韓國文學時常常想起。韓國文學在英文裡翻譯的還不錯,數量也有很多。我從讀韓江的《少年來了》、《白》到很多其他作者的作品,比如《杏仁》,再後來,我開始讀一些短篇小說,講有意思的懸疑故事,比如👇這本。

《殺人犯日記》

那時候,坐在公園的躺椅上,短故事一口氣讀很長時間,連吃飯的時候也不放過。Kim Young-Ha的作品起承轉合非常扣人心弦。這本書主打的故事是一個連環殺手暮年竟然患上了老年癡呆癥,他在日記中翻找腦海中的蛛絲馬跡⋯⋯後面跟著的故事還包括丟失孩子的父母等等,每一個故事都有小巧的反轉,讀起來精練又帶著小緊張。我不會用他比海明威,我從來不喜歡海明威,更沒讀過。

讀書的時候,總是在自己的腦海中演電影,有了這些影像,「電影」可以格外優美。我還沒有去過韓國,很嚮往。如今韓國的文學讀得多了,電視劇也看得比以前多,很欣賞他們的創造力,至少,類似《魷魚遊戲》的作品再怎麼被批cliche也衝上了Netflix的榜單。還會接著讀翻譯過來的韓國文學、詩歌,繼續支持韓國文學、影視作品。沒有審查,讓我覺得離得更近了。可惜的是,沒有什麼可能讀到北朝鮮的文學,除了脫北者回憶錄。這世間有多少才華就是被審查和極權埋沒的啊。

“i have lost millions and millions
of words to fear.
tell me that is not violence.
–– the deaths”

Excerpt From
salt.
waheed, nayyirah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