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yVentura

Feels are my own. 山西自產煤產自西山 👉https://linktr.ee/maryventura @字縛雜誌 主編

書評•評書|波光粼粼的未知【三】:重生、永生

(edited)
是所有的海都其實是一片海吧,那是不是跟再多的人一起看海,都不過是你一個人在看海呢?

「聽,海哭的聲音⋯⋯」

張惠妹《聽海》

不知道這是不是一首暴露年齡的歌曲,但無論如何,說起海,這是我從小唱到現在的歌,一直記得歌詞,每一個字。

我上一次在海邊已經是三年前的事情了,但是卻沒有想到,三年前最後一次看海卻成了一段完全不同的人生的開始,同時,在這三年期間,至今我都還在重寫著有關自己的「歷史」,一切的一切全部重來。

海邊的彩虹

我非常喜歡Susan Sontag,對她和她的作品進行了多年的研究,差不多是obsessive的程度,並兩度以畢業論文來論述她的作品。然而,一次非常不經意的瞬間,我得知自己收藏的關於Sontag的書籍、雜誌人為散失了,頗受打擊,好像失去了整個十年的記憶一樣。在這篇文章中簡短的這幾句話並不足以概況我的幻滅,但發生之後,我必須去海邊遊玩,那時,是跳海的心都有了的。如果真跳海了,或許就沒有之後的Mary Ventura了。

最後一次看海

那個海邊在德國北部,在那裡可以看到潮漲潮落。漲潮的時候,眼前是海,潮落的時候,先前被水浸過的地方就可以光著腳走過去。那片海讓我記憶深刻,那片海讓我想起曾經廈門的海、澳門的海,我住過多年的海邊,還有地中海,是所有的海都其實是一片海吧,那是不是跟再多的人一起看海,都不過是你一個人在看海呢?我被很多人圍繞著,家人?人家?人?家?我不知道。面對海,我身邊的全是陌生人,站在水做的那面鏡子裡,我分裂成兩個,我盯著海裡的自己,想俯身親吻那個無數次受傷的女孩、女人、那個我,卻害怕從此再也爬不起來了。在一個陌生的國度,我依舊哼著《聽海》,耳邊聽著的是自己的聲音。

退潮時

我深愛著波光粼粼的海,曾許多次想要學習駕船,然而,海給予我的孤獨感和吞噬一切的力量似乎跟自己的過往重合,且海水並不能喝,總不像淡水一樣讓我聯想到生命,反而是一味的吞噬、威脅和深不見底⋯⋯漂泊在海上的那種無依感也是其中之一。我有很多這樣的照片,自己看著自己的腳,最喜歡的還是在耶路撒冷哭牆前照的,👆這張總會讓我記起那種沈重而可怕的感覺⋯⋯不過,還是拍了下來,因為難得一見的潮漲潮落,或許這才是我們的emotion, 來了又走。

再次回到緣起處,一切的一切大部分源於這本書👇

書封

Swimming in a Sea of Death》是Sontag的兒子David Rieff寫的回憶錄,紀錄了極度熱愛生命的母親和母親三次與癌症搏鬥的經歷。也是由於這本書,我走進了一個新的世界,從未離開。同時,也是這本書及其他的失去,讓我突然不再熱愛生命了。三年來,我依舊想起這本書,想起所失去的一切,一遍遍地嘗試重生。或許現在我可以看著海中的自己說一句,你做到了


《波光粼粼的未知》系列中提到了三本書:

《Zong!》

《Sea Prayer》

《Swimming in a Sea of Death》

都是關於海的,人海、火海、死海⋯⋯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後綴》突發特刊邀稿:還是想(假裝)一個人看海!

詩歌的形式|波光粼粼的未知【二】Zong!

詩歌的形式|水墨繪本的力量【一】波光粼粼的未知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