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yVentura
MaryVentura

🌀回文詩人🌀 @字縛雜誌 Founder 書評外的話👇🏻 https://liker.social/@MaryVentura

書評•評書|當眾籌要成往事⋯⋯

書籍眾籌是探索,也是雛形,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但是,完善它的方式絕不是像域外執法權一般的控制,其實,話說回來,書籍眾籌並不是眾籌法針對的對象,是眾籌這一力量而已。

剛剛讀了端傳媒的「香港眾籌法——國安法時代下,民間團體面對的新挑戰」【👈前5位好友可以免費閱讀】,不僅對於曾經著迷於眾籌的我,這則新聞可能會讓很多人感到不適。又是「域外執法權」,又是「互聯網不再自由」,尤其讀到「換句話說,所有香港人透過網上接觸到的眾籌活動平台及眾籌項目,理論上都需要向當局登記,否則會被視為違法。」格外心塞⋯⋯接著剛好讀到@高重建 寫的「臨老入書業 開辦web3出版社追尋自由」,覺得很讚,但同時又好傷心💔,因為,好喜歡的出版眾籌就似乎不再會在香港有任何的發展了。以前寫過,從文學研究生轉到政治學,我論文卻寫的是出版眾籌。為什麼呢?就是那時候大眾深信用錢投票的重要性,深信眾籌的力量,如果這個也不再成為可能,就只有用腳投票了嗎?

默默地拿出收藏的這本英文俳句集,作者是Scott Pack。他是一位資深編輯,在出版業工作幾十年,後來轉到眾籌出版的Unbound出版社工作。在寫研究生論文時,我採訪了他關於書籍眾籌和擁有fan base的觀點,同時,剛好他在眾籌一本他的俳句集,我就參與了眾籌,還因為採訪特別的到了一本簽名本!

《Weightless Fireworks》書封及書籤

《Weightless Fireworks》擁有229位眾籌支持者。這本小冊子的書籤上寫道,如果沒有這229位支持者,此書就不會成冊,這對於作者本人和期待閱讀到這本俳句集的讀者而言,都意義重大。《Weightless Fireworks》是我在Unbound支持的第一本書,當然不是最後一本。

Scott在眾籌出版《Weightless Fireworks》之後,並沒有將這本書繼續推向傳統書籍市場,因為詩歌的受眾本來就非常小,多一本詩歌書籍並不會為詩人增加多少收入,反而要為推向市場花費不小,而讀者寥寥⋯⋯Scott其實之前時常辦講座,我有幸聽過,同樣受益匪淺,其中他常常說出來的「驚天大秘密」就是:「你們知道賣不掉的書會怎樣處理嗎?」當聽眾回答不知道的時候,他就會丟出「重磅炸彈」:「當然是被回收做紙漿啦!」所以,為了不要再有一本書成為紙漿,我覺得他的決定是明智的,同時,也讓這本書更加exclusive——只屬於229位支持者啦!

簽名本❤️

剛說到因為採訪的關係,我獲得了簽名本,免費升了一個級別😊很高興。簽名本讓作者與粉絲多了一重更加個人化的連結👆

一般收到精裝本,我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套在外面的書套去掉,看看裡面還有什麼,沒想到這一個「不為人知」的習慣在這本書上有巨大收穫啊👇

藏起來的俳句

沒錯,就是暗暗地印在書封上的這首調皮的俳句——

「這首藏在書封下的私密俳句可能永遠不會被閱讀到。」😂

可是誰想,這首「藏起來」的俳句居然是我閱讀到的第一首俳句!What a chance!

俳句1

這首「我找到一本自己孩童時閱讀過的舊書——我又回到了十歲」。別說我兒時的舊書了,就是我長大後的雜誌,也都因為母親的不在意悉數送人,這彷彿是母親操刀為我進行的一場開顱手術,她能否真的切除掉我的記憶呢?

俳句2

這首描寫那些我們不慎一腳踩下去傷害到的雨後蝸牛一直讓我記憶深刻。

俳句3

喜歡俳句的單純描述感,一切都由讀者判斷。有時候,讀者跟著不去判斷就好,只看。透過俳句,看詩人看到的世界。

眾籌出版可以非常的personal,你跟你的支持者而已。比如下面兩首Scott獻給兒女的俳句——

俳句4

這首獻給Ethan,Scott的大兒子。他大兒子對於烹飪非常有造詣,於是,詩人寫道「在看他做飯的時候,我看到的是那個我不在這個世界上後的男人」。有點淚目,俳句太難翻譯,給毀了,抱歉。我看到的是一個慈愛的父親,看著喜愛做飯的兒子追求自己的愛好,想到自己有天老去,不再能看著自己的孩子,卻無比安心的感受。

俳句5

「藏在被窩下的我們的女兒沈浸在一本書中,不用我們陪伴就能旅行。」這兩首給自己孩子的俳句讓我看到父愛🥺我也好希望能夠有這樣的文字陪伴,來自父母。但是每個人的人生不同罷了。

俳句6

折起的書角,是vandalism😂我也這樣認為

俳句7

我喜歡這些短小精悍的俳句,有很多道出了那一剎那間的感觸,也在我這位讀者的眼前勾勒了熟悉的畫面。寫作就是一次又一次failing自己的過程,再failing中爬起來,重整旗鼓,再次與文字為伴。

這篇文章用了很多書中的俳句做照片,也算是給讀者欣賞,希望您跟我一樣能夠喜歡,也有共鳴。

其實,再怎麼翻看這本書,查看自己曾經的pledge記錄,也沒有辦法讓我心中不難受,畢竟,除了蘇珊·桑塔格,書籍眾籌也佔據了我生命中兩三年的時間。書籍眾籌是探索,也是雛形,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但是,完善它的方式絕不是像域外執法權一般的控制,其實,話說回來,書籍眾籌並不是眾籌法針對的對象,是眾籌這一力量而已。

有時候常常翻看眾籌書籍背後的名字,列出來,偶爾dig一下,覺得是一本書把我們聯繫起來,好像從前的圖書館借書卡,這都要被打散嗎?再者,會打散嗎?

慢慢把這本俳句集放回書架,腦海中還殘留著餘韻。書籍眾籌由來已久,是時候講講書籍眾籌了。安排!

就連《歐洲書評》它都是通過眾籌出版開始的雜誌!

【關聯了兩篇都是Unbound眾籌(正在)出版的書。You're welcome.】


ALL RIGHTS RESERVED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讀者送我情❤️❤️❤️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