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yVentura
MaryVentura

🌀回文詩人🌀 @字縛雜誌 Founder 書評外的話👇🏻 https://liker.social/@MaryVentura

反抗性騷擾姊妹篇(上)——以暴制暴

酒自備,我只負責講故事。故事可以當爽文看,但暴力終究不提倡。Trigger Warning⚠️含有性騷擾、粗口及暴力內容

「很久很久以前,好像是馬特市的fide跟我說,妳總是寫書評,沒有很個人化的東西,感覺遠遠的距離。」我想了想,這是我的人設嗎?曾經的現實生活中確實經常被貼高冷的標籤,不知道是刻意隱藏還是性格如是。但這次,我要講講自己的事。

看了@珮妍媽媽🌱 關於性騷擾的各種話題,深有感觸。作為女性,好像還沒有聽說身邊有哪個沒有經歷過性騷擾的。可是,我並不敢寫我想要談談另一個我感興趣的話題。這個話題讓我有很多疑惑——女性的暴力反抗。👈我知道這樣的概括非常籠統,那就待我娓娓道來。(娓娓道來,多美妙的形容講述故事的詞啊,可惜這些故事並不美妙。)跟@Juan 討論後,決定出這樣一個姊妹篇,討論女性的反抗。我們記錄不同的反抗經歷,上篇來自於我。


從來,女性的角色被定義為柔弱、溫婉、賢妻良母,我似乎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跟這幾個詞沾邊。十二三歲時在公交車下車的時候被摸屁股,我奇怪,回頭一看,一個戴著茶色墨鏡的老男人衝著我得意地笑著。那時候我不明白這些意味著什麼,只是覺得這人有病吧,我往前一步;可是我往前一步,他就往前一步,我回頭看他,他依舊是嘴角揚起得意的笑。我永遠都無法忘記那張臉孔。遺憾的是,父母從來未曾教我要保護自己,母親更是常常把這樣的話掛在嘴邊,「妳現在可真是碰都不能碰一下哦!」長期這樣的成長環境,我一直以為自己就應該讓人碰的,我是不應該有邊界的。那次的經歷讓我著實迷惑了一陣,不知道那個戴茶色墨鏡的男人得意什麼,但又覺得他似乎在得意我並不明白他得意什麼。有點繞。事後很多年我才反應過來當時發生了什麼,想著那人別再讓我碰上。

走在被性騷擾這條路上的我大部分的回應也都是沒有回應,最早就是上面這個例子,不知男女之事的我更遑論反應;有時是一剎那間發生,反應過來歹人也走掉了;還有時是懵懵懂懂夾雜著些許青澀萌動的感覺,就不了了之⋯⋯但是,有兩次是當即做出了回應的,且一次比一次升級——

第一次是在一家大型超市跟母親購物。時值盛夏,我穿一件大露背的裙子。國內大型超市人頭攢動,不是春節時期的人擠人,前後左右一米之內都有人。走著走著,我感覺後背被一個男人從上到下摸了一把,一直摸到腰間!這個歹人是邊走邊摸的,所以我感覺到的時候他已經擦肩而過走到前面的人群裡了。我當時很生氣,提高了嗓門衝著前面就破口大🤬。也就剛剛二十歲,那氣性上來,一直不停地🤬。我沒有看到他的臉,卻感到在我的罵聲中他加快的腳步。我作勢想要追,不僅罵了,還要好好理論理論。周圍人聽到的都看我,不過大部分沒反應過來什麼意思,懵懵的。沒想到,拉住我的是我母親,她說了一句讓我很心痛的話,「行啦!」我能感覺到周圍人的眼光中有明白的人,有站在我一邊的人,更能感覺到母親是不站在我這一邊的。從小,當我有情緒流露的時候,尤其是哭,她都會惡狠狠來這麼一句。短短兩個字盛滿了不耐煩和厭惡,「哭一哭行啦!」事後至今想起來都覺得傷心💔。經受過的性騷擾並不怎麼敢跟母親提,唯一一次她在場,還是要我「行啦」。我奇怪,你為何不當場保護你的女兒呢?不被父母保護的孩子太可憐了,也太孤獨,從來都一個人面對一切。

第二次發生在上學時期。學校裡有個老鄉,也是一起工作的「同事」,性格大大咧咧,約著跟同學一起去酒吧喝酒玩遊戲。酒喝得有點多,散了之後他跟我的一位女同學坐車同路,我跟另一位男同學走路回去。誰承想,第二天,我的這位女同學跟我抱怨,這個歹人借著酒勁在小巴上對她動手動腳,甚至在她說自己有男朋友後都不罷休。我一向正義凜然,最見不得這種事,只是鑑於事發我不在場沒法發作,但這一筆在我心裡是記下了。我決定不再邀請這個歹人去玩,這種人敬而遠之。誰承想,歹人搬家剛好搬到我非常要好的一位男性朋友合租房中的一間,這事兒我給忽略了。有天,我獲得了YSL免費彩妝服務,就跟一位女性朋友一起去了。YSL彩妝名不虛傳,小裙子一穿,彩妝一化,很高興。於是我們倆商量著去找跟我要好的這位男性朋友一起玩桌遊吧!我倆剛好都是他們的好朋友,就興高采烈地去了,誰承想歹人也在屋裡。因為歹人性騷擾我同學的事情似乎還沒有人知道,我們覺得人不少就算了,一起玩吧,於是,我要求放我的音樂,大家玩起來。放到一首歌曲的時候,歹人站起來回到他自己的房間裡了,然後從房間裡傳來他叫我名字的聲音,他說「你這首音樂是啥這麼好聽,你來給我加我電腦裡唄,幫我一下!」我就想,我的音樂當然好,你個傻B不懂西班牙音樂吧,我幫你加。(我後來發現是我傻,這哪是要音樂啊,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房間並沒有關門,畢竟朋友們都在客廳等著呢,他坐在他電腦前,我站著正要半俯身看他屏幕在哪裡加音樂的一剎那,這個歹人站起來要強吻我,鼻息已經到了我左耳!我當時就炸了,這裡說炸了是幾乎literally炸了。剎那間我反應過來加音樂是假,要非禮我是真。真膽兒肥啊,一屋子朋友男男女女坐在外面就敢這麼來強吻?他不僅沒碰到我皮膚(我立即站直了),還挨了至少一耳光。我小時候就跟男孩兒們打架,多野的孩子都能給追上房頂,他這麼一來,我前些日子憋的火就無處安放了。其實事情並不至於走到這一步,但我最無法忍受的是他用加音樂來騙我進他房間,何況前些日子還對我同學下手。一時間屈辱感無法控制,耳光颼颼接著扇下去。他一直用前臂擋著,頭埋在前臂裡,躲避得很專業,估計常挨打。我覺得打得他不痛就更生氣😤這時,屋外的朋友們都聽到動靜進來了,一看怎麼打起來了。朋友們玩遊戲,少不了酒的陪伴,或者說我的二十歲到三十歲期間,有我就必然有酒。有酒就有故事。酒精的作用更是讓事態升級,我開始用高跟鞋踢他⋯現在回想那時候的樣子,🤣朋友們捲入拉架,拉不開,我鐵定要揍他,如果還手就打一架。在抄起酒瓶準備開他瓢的時候,我終於被要好的男性朋友反鎖在他自己房間以平事態。(後來朋友表示當時我的瘋狂程度是拉不開,見打不到就去抄酒瓶,勢不可擋,唯一的辦法是推到另一房間反鎖大門🤦🏻‍♀️)我在房間裡拿著酒瓶瘋狂來回踱步,像小時候看的動物園籠子裡的困獸,當然也哭,唯一不能理智思考。他們在外面把那歹人支開,過了快午夜才回到我們自己的合租房子。

回到房間的我害怕極了,一是覺得自己做錯了事,把人打了,這事兒要鬧大了被驅逐出境怎麼辦;而是怕歹人尋仇。我足足在家藏了三天沒敢出門,咨詢了香港學法律的表哥,嚇了個半死。我從未想過自己被性騷擾還輪得著我害怕,難道不應該是他害怕?!可是,我就是害怕了😧那陣子出門前後看好,極度警覺。不過沒過多久他就搬離我們那個區,到另外的島上去了。

講述的這兩個故事都不是我寫詩或者書評的風格,語氣幾乎換成了當時的我,不過23歲,現在的每一個字依舊是憤恨,沒有多抽那麼些歹人。可更多的情緒還是跟害怕有關,因為我怕自己碰到的是唐山燒烤店的流氓。我知道跟有些人(甚至可能是父母)講上面的事情肯定會得到這樣的回答「你是命好,你沒碰上唐山那夥人,不然不把你打死!」我不知道如何回覆這樣的話,我也不知道自己遇到那樣的情況會如何面對。我是做事思前想後的人,可也知道喪失理智的剎那可以將任何人推向瘋狂的邊緣。

反觀自己,無論是書、書評還是詩歌,我都想看到更多的反抗,哪怕是粉身碎骨的抗爭。(碼色市裡我依舊想看抗爭)可面對女性所受到的性騷擾,很多因為職場、權力不對等或者其他種種原因讓受害者不斷承受壓力與情感創傷,更別提最近看的Bill Cosby和Epstein這些案子,簡直要氣炸了,社會似乎為反抗者設置了種種障礙,有時候不是反抗者,連發聲的人都會有危險😤可是,又非常理解,所有的責備永遠先落在受害者身上,跟著所有的審視,如果system不變,將有許多人逍遙法外。我的反抗你可以當作爽文來讀,也可以增長士氣⋯只是,為什麼反抗了卻覺得做錯了,彷彿打破了那溫婉賢良的角色才是更要命的。當女性與暴力結合,我們得到的是類似《水滸傳》裡的母夜叉孫二娘,可孫二娘有什麼不好嗎?當然除了人肉包子以外⋯⋯

上面的故事我是害怕發佈的,沒有什麼原因,其實就是原因太多。主要是羞恥感吧,那些強加的無聊的羞恥感。我知道有太多人面對著來自各方的羞恥感和壓力時無法自處,很理解,但也依舊看到很多有勇氣說出來並且站出來的女性朋友們。勇氣就是最重要的,絕不背叛自己。

任何形式的抗爭,都是無價之寶。


預告🍥姊妹篇下@Juan 將用文字紀錄更具建設性的解決方案😉

ALL RIGHTS RESERVED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讀者送我情🌸🌸🌸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