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離
阿離

青年文化學者,前新聞學子,現心理學徒,惟體溫與觸感是信。

2021 年終賀詞:重估一切價值,勇敢回歸現實

原作發於 2021.12.31 微信朋友圈,今略加修飾。

冬日華燈初上的夜上海,在霓虹般的廣告牌下,穿行過都市商會的時尚男女,撥開耳邊三四種語言雜糅的歡聲笑語,孕育中共百年風華的一大會址深藏其間。白雪紅旗琉璃世界,脂粉香娃割腥啖膻,恍惚間才能回想起三十年前那個聖誕夜,克里姆林宮也曾落下過一般的雪與旗。

世人愛聽青春兒女為情離家的故事,但在殘酷的現實中,最終卻只能幫千里追兇的世仇兩家添糧裝彈。Communism 與 Consumerism 的一晌貪歡,是否也逃不了羅密歐與朱麗葉的結局?

這一年,400 萬人考研,200 萬人考公,996 被全面反思,《魷魚遊戲》火爆全網。誤讀社會達爾文主義帶來的焦慮與異化,有如大象即將踏毀房間。現代性反思的長期擱置已成切膚之痛,在內卷與躺平的二極管中,必須鑿出電子云的無限可能。

中國入世二十年,微信誕生十年,一時回望,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只是煙花易冷,舊夢長溫,世間本沒有永恆的東風夜放花千樹。雙減落地、反壟斷落實、恆大債務落錘、帶貨直播落幕……在下一個春天到來之前,不僅寒冬在所難免,已歷悲劇的公地,不拔了野蠻生長的雜草,怎能為牧草騰出天地?

然而力量每一刻的強勢介入,都值得我們時時敲響警鐘。80 年前日本偷襲珍珠港,60 年前柏林牆開建,20 世紀政客們的烏托邦幻想,將我們拋置於對哲人王的信任之中,最終將煉獄搬到了人間。

在清洗飯圈、明星隕落、炮製遊戲精神鴉片論之時,我們是否也需過問力量試圖淨化水流的努力,會否污染了水源?或許,四十年前十一屆六中全會上,第二份歷史決議比今時今日的第三份重要得多。

我們慶幸在 2021 年依舊看到了青年解構強權的力量。EDG 的奪冠,是 Z 世代的主場,是後喻時代話語權的歡呼;國潮興起、三星堆考古的走紅,預示着傳統權威的合法性賡續,終將倚重《覺醒年代》的新青年們。

可是,當激情洋溢的力量與尚顯稚嫩的理性結合時,我們也看到日漸嚴重的自我聚焦與無邊界身份政治的崛起。自信史觀與受害者史觀雜糅下成長的一代,既有在《白蛇傳·情》與《天書奇譚》中自來水的建設性力量,也在《雄獅少年》中暴露了自卑心態與自大心態不可調和的破壞性力量。

文化能否興於我們手中,這仍需打一個大大的問號。余英時先生、李澤厚先生、史景遷先生年內相繼去世,士大夫的凜然正氣、啟蒙派的捨身熱情與海外漢學家的搭橋努力,會否所託非人?

在這個仍看不到曙光的疫情一年中,我們不光悼念名人的離世,還記掛千千萬萬和我們一樣的普通人。德爾塔肆虐下的廣州和中國,讓無數國人歷經喪親之苦,深感重構親密關係的重要。一部《情書》與《入殮師》,恰好成為了疫情時代的情感註腳。

如今,奧密克戎的無情肆虐、年內河南山西的大雨、全國限電乃及日本核泄漏問題,都再次給人類一個反思 18 世紀以來漸成默認設置卻已展露弊端的民族國家的局限性的機會。

全球疫情治理、環境治理有如水桶效應,如果國家不打破本民族中心主義,凝聚全球智慧,形成全球同步治理共識,陰霾何日能望得到頭?我們唯有期待五十年前基辛格博士訪華的智慧重現。

從工具理性到民族國家,對現代性的反思在今時今日不止於此。在數字文明裂變的前夜,我們還要警惕肉身的數據化、虛擬化。算法、濾鏡、《失控玩家》、《沙丘》、元宇宙,是我們不敢直面現實問題的避難藪,還是我們藉以打破枷鎖的工具?

福山說,「悲觀的人顯得深沉」;劉擎說,「相信人類自相殘殺,難道會比相信人類能團結互助更顯深沉嗎?」

時間在迷宮裡兜了一圈,回到尼采曾佇立過的十字路口,重估一切價值。一個多世紀以來,我們看過了太多,背負着太重的歷史包袱,以至於不敢出發。但是,人類的相互傾聽、相互看見、彼此對話,勇敢地回歸現實,永遠是打破僵局的第一步。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