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enHuang

微信公众号:unopnews 希望是有羽毛的东西,它栖息在灵魂深处唱着没有语言的曲子,永远不会停止。

改变对于种族主义的理解,从一本词典开始?

长期以来,作为美式英语的主要语义参考资料,梅里亚姆-韦伯斯特(Merriam-Webster)公司所有的,最早由美国建国重要人物诺亚.韦伯斯特(Noah Webster)所编纂的韦氏词典一般被认为是美国最重要的英语参考文献,也是美国最畅销的字典。或者打个比方,韦氏字典在美国的地位,就像《现代汉语词典》在中国,牛津词典在英国,杜登词典在德国的地位一样。

2020年6月,随着一系列警察暴力执法造成的黑人死亡事件被曝光,全美国都陷入了激烈的抗议和辩论的浪潮,在这其中,22岁的德雷克大学(Drake University)应届毕业生肯尼迪.米楚姆(Kennedy Mitchum)的声音似乎听上去微不可查。

Courtesy Kennedy Mitchum

在米楚姆看来,作为黑人的自己每一次与白人同伴就种族问题进行探讨和争论的时候,都会发现自己的白人同伴对于黑人的经历似乎普遍缺乏可以设身处地地理解。在接受采访时,她用了“断联(disconnect)”这个词,来去形容自己的体验:“很多人认为种族主义只是表面上反黑人的。但真正的反黑情绪是根深蒂固的,是在很多不同的社会结构中的,而我们都参与其中。这绝对是一种系统性的压迫。”

在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颈杀害之后,整个国家的情绪都被激化到了最激烈的地步。也正因为如此,政治诉求强烈的米楚姆认为,缓和与妥协只会进一步加深社会上许多白人对于种族主义问题的错误理解。她在交流中一次次发现,对方反驳自己所提出的“系统性压迫”,大都用相同的理由:“你说的概念,韦氏词典里怎么没有。

Tim Boyle / Getty

在当时,被美国群众广泛接受和使用的韦氏词典,用这样的语句定义“种族主义”:一种认为种族是人类特征和能力的根本决定因素,并且种族差异产生了一个特定种族的内在优势的信念(a belief that race is a fundamental determinant of human traits and capacities and that racial differences produce an inherent superiority of a particular race)。

如果一个概念词典里没有,那么错的是这个概念还是这本词典?在现实中,如果书面地根据韦氏词典的定义理论,白人随时可以反诘黑人对白人的偏见看法和称谓也是种族主义。这个定义并非不准确,但是它没有考虑到系统性种族主义清晰可见的破坏力量。熟知这个国家长期的种族压迫历史,并曾经亲眼目睹了弗格森的暴力抗议的米楚姆觉得,这本词典错了。这样的定义仅仅将种族主义放在了偏见的角度看待有关于种族的讨论,无法反应黑人在生活中所面对的系统性问题。她告诉自己,我可以改变词典对于这个词最基本的定义。

令米楚姆感到惊喜和感激的事情发生了:在她发送了几封电子邮件阐述自己的观点之后,韦氏词典的主要编辑之一阿莱克斯.钱伯斯(Alex Chambers)回复了她,并且认可了她对于种族主义和系统性压迫的理解。在其中一封邮件中,钱伯斯对米楚姆的坚持表达了赞赏和认可:“如果没有您坚持不懈地联系我们解决这个问题,这次修改就不会成功。我们衷心感谢您的一再来信,并对我们未能尽早解决这个问题而造成的伤害和冒犯表示歉意。”

Twitter / Drake University

2020年9月,经过复杂的辩论,梅里亚姆-韦伯斯特(Merriam-Webster)公司在官网上正式修改了韦氏词典中“种族主义”这一词汇的定义,除了保留原本的内容之外,还添加了“为了一个种族群体的社会、经济和政治优势而对其他的种族群体进行系统性压迫”(the systemic oppression of a racial group to the social, economic, and political advantage of another)的字句。显然,修改和补充后的定义能够更加准确的反馈以米楚姆为代表的少数族裔对种族主义的真切理解。

今年6月,当米楚姆对韦氏词典的呼吁见诸报端时,很多评论家认为这是词典“觉醒”的体现。这样的描绘不难让人以为韦氏词典为了所谓的“政治正确”,用修改定义的方式在去讨进步主义者和左翼分子的欢心。然而,相较这个词的定义与内涵多年来的真实变化而言,这种误解在很大程度上是不诚实的。

词典编纂者本.季默(Ben Zimmer)指出,“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这样的词汇,在英语世界出现的时间其实很晚。牛津英语词典正式收录“种族主义”一词是在1903年,而韦氏词典直到1934年《新国际词典(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第二版更新时仍然没有收录这个词。在知名黑人女性主义者艾达.B.维尔斯(Ida B. Wells)于1920年代末开始撰写的回忆录中,她使用了“种族偏见(race prejudice)”这个词来去描述以维护一个种族的优势而进行的系统性压迫。

当时,《新国际词典》中所收录的是一个现在已经并不常用的词汇:人种偏见(racialism),并将其定义为“种族特征、倾向、偏见或类似的东西”。这个模糊的概念,是当时对于种族问题缄默不言的政治与社会生态的典型范例。

Caroline Yang / The New York Times

在1938年,《韦氏词典》的编纂者之一,主要研究美学历史的萝丝.弗朗茜斯.伊甘(Rose Frances Egan)并不支持这个定义。在电子邮件出现之前,韦氏词典的编辑经常用被称作“小粉”的粉色纸片来交换交流自己的意见。在一张纸片上,伊甘想知道“种族主义”一词是否被安排在了词典的附录部分,那里记录了一些由于注意到的太晚以后才能被纳入正文的词汇。

在那个年代,由于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上台,在欧洲,对犹太人的系统性压迫开始进一步加剧。在1935年,“纽伦堡法案”剥夺了犹太人的公民权。而就在伊甘问出这个问题后几天,纳粹党的党卫队成员们在德国全境用洗劫犹太人住宅、商店和会堂的“水晶之夜”展开了有组织的迫害。

在美国,有关于种族主义在权力上的作用和影响,开始逐渐被广泛讨论;包括正在编纂下一版词典的韦氏编辑部也认为,种族主义所针对的是一种“极权主义意识形态”,并指出了纳粹思想与反犹太行为在权力思想上的链接。然而,到了新词典真正出版的1939年,“种族主义”的定义却变成了“假定某些种族具有固有的种族优越性或某些种族的纯洁性和优越性,并因此而歧视其他种族(assumption of inherent racial superiority or the purity and superiority of certain races, and consequent discrimination against other races),”闭口不谈系统性压迫。

为什么?

因为当时以白人为主导的社会发现,枪口正在对准自己:随着战后美国人逐渐意识到国内对黑人和其他边缘化群体的种族歧视,大多数美国白人不愿意承认本土种族主义的这一方面,因为这挑战了他们的特权和对于社会的基础认知。

美国知名语言学家约翰.麦克霍特(John McWhorter)在《大西洋月刊》中指出,米楚姆的定义是种族主义一词在美国历史语境下的第三次转变。如果说1939年的版本是1.0版,那么,随着民权运动和其他文化运动的转变所产生的2.0定义(即这次修改前的版本)指出了社会和政治系统在种族问题上起到的重要作用。

Romy Arroyo Fernandez / NurPhoto

相较于其他的词汇,“种族主义”一词的影响是立体的。麦克霍特认为,改变现在的定义之所以有必要,是因为现有的定义对于减轻种族歧视所产生的效果已经不再适用,而单纯是一种教条的理论化诠释,仅仅适用于大学人文社科课堂的限制性环境。在真实的、非虚幻的世界里,人们倾向于认为字典冰冷的印刷意味着某种不变的真理。因此,对于像种族主义这样重要的词的定义绝对不能一成不变。

事实上,从修改定义的方式建立这种理解除了作为社会共识的融合剂之外,也能够帮助在社群中创造理解的群体摆脱出一种过于基于某一个体或群体的误区,意识到种族主义问题的结构性和系统性。事实上,这也是“种族主义”取代“种族偏见”的根本原因。70年代美国生活喜剧《一家子(All the Family)》中,就有着这样的一段对话:“如果你有偏见,你会到处说你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好,但我可以诚实地说,在和你一起度过这些奇妙的时刻后,你不比任何人好!”

在种族主义的概念被广泛认知,大量使用,系统性理解和接受的今天,“种族偏见”所适合形容的,应当是像艾奥瓦州共和党众议员史蒂夫.金(Steve King)这样宣称美国应当拒绝移民并且自称“我们不能用其他文化的孩子恢复自己民族”的白人至上主义者。然而,在一个种族主义盛行,系统性压迫被体系化的社会中,这样的言论才能得到提升的担忧的空间。

Deutsche Presse-Agentur

公共健康研究专家,同时也是民权运动呼吁者的卡马拉.菲利斯.琼斯(Camara Phyllis Jones)认为,种族主义本身存在着不同的层次,而不会仅仅限于过于表面的偏见。琼斯指出,种族主义有三个不同的向度:制度化的、个人调解的和内部化的。制度化的种族主义是规范性的,有时是合法化的,在历史的发展之中被编入我们的习俗、惯例和法律机构中,因此不一定有可识别的肇事者。

在制度化的视角中,在物质条件方面是否能够获得基础需求,尤其是住房,教育,医疗,执法和就业这些问题上的区别,在美国(也包括其他国家)的语境下能够决定不同群体的代表权和发言权,也是“种族”问题成为一个问题的根本因素。

个人调解的种族主义则更符合“种族偏见(和种族歧视)”的定义,体现形式是根据他人的种族对其能力、动机和意图作出不同的假设,以及对于他人种族所做出的的不同行动。

内化的种族主义,则是被污名化的种族成员对于其自身能力和内在价值的负面信息的接纳。这些特点可以体现为不相信与他们相貌相似的其他人,也不相信自己,并且持续性地进行自我贬低。

对于不同类型的种族主义而言,制度化的种族主义是产生并且体系化另外两种种族主义的元凶。一旦解决了制度化的种族主义问题,其他层次的种族主义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自行痊愈,但如果放任不管,则会直接导致从数十年前就被广泛认知的现象至今没有得到实际改变这一严重后果。当政府缺乏对公平的关注和推动时,社会之间的暴力冲突会被那些以个人为中介的种族主义者当作典故,认为这是 “政治正确”的后果。

参考资料:

1. McWhorter, John. “The Dictionary Definition of 'Racism' Has to Change.” The Atlantic, Atlantic Media Company, 22 June 2020, www.theatlantic.com/ideas/archive/2020/06/dictionary-definition-racism-has-change/613324/.

2. Jones, C P. “Levels of racism: a theoretic framework and a gardener's tale.” 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vol. 90,8 (2000): 1212-5. doi:10.2105/ajph.90.8.1212

3. Williams, David. “A Missouri Woman Asked Merriam-Webster to Update Its Definition of Racism and Now Officials Will Change It.” CNN, Cable News Network, 12 June 2020, www.cnn.com/2020/06/09/us/dictionary-racism-definition-update-trnd/index.html.

4. Zimmer, Ben. “The Evolution of 'Racism'.” The Atlantic, Atlantic Media Company, 4 Sept. 2020, www.theatlantic.com/culture/archive/2020/09/how-racism-made-its-way-into-dictionary-merriam-webster/615334/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