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mi

聊聊晚晚,也聊聊网暴

晚晚,早期豆瓣网红,凭借bno护照走捷径进入央美,后做艺术家刘野的模特被刘野推荐去了哥大,哥大读书时认识假富二代林瀚,随与之走入婚姻殿堂,创建木木美术馆。(虽不持任何股份,但仍以创始人自居)现为人文艺术网红博主。

——Reddit小组r/Letswanxue对晚晚的简介

晚晚是早期的豆瓣网红,她怎么开始红的我早已不记得了,我知道她的时候她已经在豆瓣的明星网红八卦组被群嘲了,我记得最开始认识她是因为大家在八她做了画家的小三,被大婆扫地出门,后来就是和比较土的装阔假富二代结婚,创建美术馆却没有股份,贵妇姿态却没有拿得出手的压箱底的包袋首饰,大家对她的抨击也多在于爱装、经常想要不经意之间地炫耀自己的财富,但是每次都被火眼金睛的网友抓住狐狸尾巴。

要不是正好刷YouTube的时候刷到了一个关于晚晚的访谈节目,我都忘记晚晚的这些“黑料”了。也是那个节目促使我来写下这些文字。采访中,姜思达和晚晚坐在户外的石头上,访谈水平不高,但却忽然让我想起以往我在豆瓣上见到对她的声讨,她的黑历史我只记得个大致内容,记忆清晰度和当时每件事被讨论的热度正相关,那几年是真实地有很多人把盯着晚晚的一言一行当作饶有趣味的日常娱乐。

一开始这种八卦是被晚晚自身的性格放大的,她不回复网友问自己衣着化妆品品牌的问题,还把回复了品牌的答案删除,虽然我本人不会因此感到被冒犯,但也能想象关注网红就是为了得到fashion inspiration的网友必然不是很欣赏这种展示了却吝于分享品牌的做法,更可以理解被删评论的网友的无语。删评论就是晚晚在暗暗杠网友,结果则是把网友的小声八卦转化为了更深层的恶意,因为在迷蒙的“网友”“组员”的身份认同背后,大家是互相把对方受到的冒犯当作集体主义化的自己受到的冒犯的。

就在那之后,对晚晚的观察超出了她的现实生活,扩展到她微博下的一条评论、到她在Instagram上发的视频里面粤语说得标不标准……一些即使不雅也算不得大不雅、有点可笑但又没有那么有趣的小事。与此同时,被取乐的对象的人性则在相当程度上被否定和抹杀了,网友们已经在取乐中找到了新的集体认同——“晚学家”,建立起了新的小群体甚至在小群体中发展出延伸到现实生活中的友谊。

八卦和嘲笑晚晚之于网友,已成为一种符号化的娱乐狂欢,升华到了网红八卦组的共同恶趣味。人在现实中去和熟人朋友说一个网红的行为多么可笑,是会被侧目的,朋友如果直接对网红不熟悉,比起发笑更多人只会发问。网络把八卦的距离拉得更近,对于网友来说是增加了趣味;同时,对于晚晚本身,却成为一种人身攻击和过度消费。

晚晚在采访中承认了自己是在网络暴力中受伤的,算是承认了自己的脆弱,但在网友看来这不过是一个已经有了优渥生活的网红的无病呻吟,公众视野犹如草原上的豹子,不会欣赏一个人的脆弱性,只会趁机扑上来抓住你的弱点把你撕碎。为什么大家喜欢在网上变为一个比生活中更具有攻击性的人?因为人已经在生活中受尽折磨了,到了别人看不到自己的网络,当然要发泄一下。网络暴力在受害者这一边,几乎总是会造成受害者自问: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而事实上绝大多数的网络暴力都是因为一点小错处引发了网友嗜血的攻击欲,攻击欲一上头,网友都忘记自己是个有血有肉的人人类了,而只是把自己看作进击中的军队的一员,他们躲在大众这盔甲之后,自己是不会受伤的,不会受伤还可以捅别人一刀看别人哭,是种残酷而爽利的快感。

晚晚没有采取最精明的与民同乐做法,初级玩法是假装没有受伤无视一切评论,不看不想不知道;中级玩法是自嘲,拿不痛不痒的黑点来开开玩笑显得自己内心毫无芥蒂;高级做法是比自嘲更加撕开伤口给你看的自黑,你不是想用这把刀来刺我吗?别费那劲,你看见我手上这把更大的刀了吧?来看看我是怎么联欢捅自己要害而且还能不流一滴眼泪的,看到了吗?那你手上那把破刀对我还能造成什么伤害,你只不过是让自己显得像个蠢货,哈哈,大家快来看这个自以为好笑的蠢货。这种耍狠的帮派式与民同乐,是最能够吓跑那些想要通过网暴恐吓、改变一个人的群体的。

我这么说是不是太把网友当成嗜血的吸血鬼了?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未必是糟糕的人,也不一定是真的能够意识到自己在网上把一个人当成没有情感的符号来攻击是一件有点可怕的事情,更不会承认自己能在伤害他人中获取快感,顶多他们会承认自己在集体的狂欢中可能确实把一些屁事当作笑点,且在集体中找到了庇护和归属感。人需要发泄,在经济下行的现实中,人对他人的道德标准会更加严苛,对他人会更不宽容,这是现实,网络暴力的群体也只有意识到这个现实是人性的一部分而不是自己一个人的缺点才能重新开始思考而非继续随波逐流,但只要我一说起这点,评论里可能都有人要骂我,说这些人遭受网络暴力是多么值得了,所以确实很难指望网络暴力的群体能够集体自我觉知自我救赎。

学者会去分析网络暴力的成因,文人会去感慨一个人遭受到网络暴力是多么可怜和无奈,而天才的商人早就跳过了这一步,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早已经跳入符号化自己的狂欢群众中推波助澜,利用众人的愤怒点燃自己的声量,利用别人对自己的攻击表演一出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大戏,而对谁是不是今天行差踏错的争论,那都没人知道真相,也更没人在乎。确然,人活一世,终究是自己活得舒心最重要,其他人说什么是正确的,不过是想左右和引导你罢了,听不听都取决于你是否认为这样有效。人最终选择的活法,还是要把“我如何如何别人怎么看我”这类想法全部踢出大脑,而只为了爱自己和建设自己的生活而活。

但对于最绝大多数的平常人呢? 不是所有人都有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的向上爬的渴望,绝大多数人还是岁月静好即可,不想自己成为网络上的红人,也想不到万一有一天在互联网时代真的做了一分钟的名人后要怎么利用这个名利赚钱。对他们来说网络暴力就在于如何不卷入其中和如何不被误解引导着参与了。不过我想了又想,就连在网上完全闭嘴,不做任何的观点输出,不暴露自己一丝一毫的信息之外,个人也都没有办法保证自己一定不陷入网络暴力。甚至是没有任何社交账号并不发表任何语言的人,很有可能他们遭到网络暴力的内容,是他们线下在生活中被人拍到的一张照片,一个断章一段断章取义的视频……各种各样的素材,都可以触发一些网民的所谓正义感,使他们开始对一个陌生人的恶意仇恨。

我对于晚晚的认知就是她就是一个过得比较好的平常人,有点爱慕虚荣,占了本来就存在的制度漏洞,但这些东西都不是大奸大恶的,她遭到的关注和攻击却远远高于很多真实作出大奸大恶的事情却逃脱了法律惩罚的人。这背后的原因也许是因为确实人类对同类存在眼缘这种虚无缥缈的评判标准,而晚晚恰巧就是落在不被人喜欢的区间;同时他又希望自己显得美丽、热爱艺术、有追求,且不谈她的内心到底是否具备这些美好的品质,但人若要想显得比别人好,在无形之中就会散发出你不如我的气质。这也是她和那些聪明的利用人言成就自己的商人不同的地方,她太不会对大众有选择性地暴露弱点以转移关注在她真正落人口实的缺点上的眼光了。

网络暴力作为现代社会,一个已经实然存在且必然继续下去的现实,除了让整个人类社会更加文明,更加能够作为一个一个情绪稳定的个体去构成稳定理智的集体情绪之外,实在没有什么根本的解决办法。先人就曾经说过三人成虎众口铄金,是因为人言的力量在人类的群居社会里本来就超出武器,可以伤害甚至杀死一个人。也许作为一个个体,我只能选择做自己的思考和输出,尽量不去跨越边界打扰别人成为一个别人生活的stalker。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