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iiahi_tse

直言無畏

韓國三星往事/韓國財閥在韓國的影響

去年“三星掌門人李在鎔假釋出獄“的新聞一經傳出,就得到韓國内國外的強烈關注。而就在剛剛今天三星李在鎔宣布3年內投資240萬億韓元,招聘4萬人意在回報社會。那麼今天我就想藉這個”東風“來說一說韓國人經常開玩笑的”三星共和國“和韓國的”財閥“

1895年,日本在甲午戰爭中戰勝了中國,將中國擠出了朝鮮半島。 1910年朝鮮和日本合併,日本正式吞併了朝鮮半島。而在這一年,韓國三星創始人李秉喆在韓國嶺南一個“貴族“家庭出生了。在這個特殊年份出生的他,彷彿都將不平凡。

他的父親熱衷於韓國解放事業,所以他從小所受到的觀念和教育是不同的。幼時在新式學堂讀書,青年時期遠渡重洋就讀日本,後因病輟學。他有創業天賦,但受到歷史原因,每每生意有起色之時,就會被但是日本的政策所打斷。隨著,太平洋戰爭的爆發,美國在日投下兩顆原子彈,日本無條件投降,大韓民國也隨之誕生。但是,屋漏偏逢連夜雨,隨後爆發的朝鮮戰爭再次讓李秉喆“無可奈何”。 1951中美簽署停戰協議後,李秉喆通過此前不斷做生意積累下的家當——3億韓元,重新發展起了三星。

二戰之後,兩極格局登上了歷史舞台,韓國總統是有沒過扶持的李承晚,在他的治理下,韓國經濟被朝鮮甩得遠遠的,導致國家一窮二白。李承晚時期韓國一直實行“戰時政策”,企業需要將超過百分之一百的利潤上交國家,但李秉喆的生意卻幹的風生水起,其實是因為他和李承晚的那層關係。

商人是以利益為主,自古以來皆是如此。韓國戰後主要經濟政策就是進口,因為自身什麼東西也沒有。而企業家想要賺錢就必須知道老百姓和國家需要什麼。首先解決的是生活必需品,韓國當時老百姓吃不飽,穿不暖。李秉喆挑起大頭,創辦了白糖廠(當時韓國白糖全部依賴進口)。其次又創辦了毛織廠,解決了韓國人穿暖問題。然後遊創辦化肥廠,讓韓國人民解決了溫飽問題。

由於李承晚的政策導致人民民不聊生,朴正熙在1961年發動政變,奪得政權。為了獲得美國支持。上台後,去往會見肯尼迪總統,向他解釋政變的原因,並且承諾和美國一起去越南參加越南戰爭。之後朴正熙開始大搞經濟建設,並且搞起了“五年計劃”,在他的治理下,韓國開始了18年的獨裁專制。朴正熙對外反共親美,對內鎮壓反對的聲音,韓國同樣也開始了統制經濟。

李秉喆和上任領導人李承晚的關係,使得朴正熙對李秉喆不敢過度相信,但他也需要一個幫他重振經濟的且能幹的企業家。李秉喆回到韓國後,先是替別人交了罰款,又把自己的銀行上交國家,換取經濟協會會長的椅子,但他怕捧殺,又辭職。隨後朴正熙希望他搞化肥廠,結果又被坑,交了違約金。後來又搞起來化肥廠,結果又被人整,最後把廠子上交給了國家。

後來,李秉喆將視線轉到電子方面。這時恰逢日本低端產業轉移,韓國就順勢抓住了這個機遇(台灣也是通過這個機遇發展了起來,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

種種事件後,李秉喆給日本打起了下手,1969年三星工業集團成立。剛開始,被大洋彼岸的同行封鎖技術,又被當地的同行拒絕合作。李秉喆面對內憂外困的狀況之下,開始購買海外產品,開始復制粘貼。當時主打的是廉價的山寨品。

朴正熙也將韓國從世界的邊緣領到了半邊緣,他執政16年,1979年被部下暗殺。但創造經濟奇蹟的代價就是壓制了韓國社會進步。他去世後,全斗煥奪權,獨裁又延續了較長的一段時間後,換政於民。

三星在朴正熙推行的給與大型企業補助的情況下一步步壯大起來,也不斷“由淺入深”,一步步涉及到頂端研發。 1987年,李秉喆去世。他將三星從一個小企業走到了市值9000多億韓元的“三星集團“,他的繼承者將帶領三星一步步走向”三星共和國“

李秉喆長子“能力不行“,次子”曾告發父親貪污“,最後擔子就落在了老三李健熙的身上(去年,南韓電影《寄生上流》得到了很多韓國人一致認同,也拿到了奧斯卡多個獎項,它用戲劇化的方式講述了韓國階級分化,而它的主要製片人是李美敬,李秉喆長子的女兒。)

李健熙出任三星集團會長後,他的目光開始著眼世界。他在保證產品質量的前提下,開始不斷創新,最後將三星打出了個牌子,後來進行”二次創業“內部改革,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走出“瓶頸期”。如果不轉型,最後只有死路一條。李健熙有魄力,他的魄力在於有危機感和行動力強。 95年三星手機被投訴有質量問題,李健熙召回15萬部手機,並且承擔一切成本。 2014年李健熙退休,但他退休才兩年,三星note7電池門出來了。

李健熙時期我認為應該是三星最輝煌的時刻,並且加上總統是右翼的,本身也就是從財閥出來的,本是同根生,沒有理由要限制財閥,再者說,民主化後,一任總統只能當一屆任期為5年,還沒來得及打擊,就下台了,所以形成不了很大氣候。三星在李健熙的領導下成了韓國的代名詞,那時三星在韓國的地位就已經不可同日而語。路透社曾說“李健熙說話聲音輕,但他打個噴嚏,韓國就會有風寒。”政府和財閥貫通一起之下,韓國經濟高速發展,社會發展日益落後。

隨著三星集團影響力越來越大,以至於前些時候,三星是唯一可以對抗蘋果公司的企業。蘋果的芯片和屏幕也受制於三星。不過這些年,蘋果也開始自己生產自己的芯片,和屏幕也開始不再受制與三星。並且,三星也是半導體行業的巨頭,美韓日和台灣是半導體主要生產和領先行業的國家之一。現在中國大陸也在奮力追趕,也就是說不久的未來三星乃至整個韓國都會受到中國全方位的衝擊。

韓國政府的殺手鐧就是國民年金系統,就是說的養老保險,目前這筆錢總額有6000多億美元,全球第三大的養老保險系統,這筆錢由韓國衛生部掌管,由國民年金工團進行投資管理,目前國民年金持股佔韓國股市市值的百分之七,在三星、SK和現代的持股都達到了10%,也就是說其實所有財閥的大股東都是韓國政府。

李健熙任內,三星要開始扶第三代領導者,準備將三星物產和第一毛織兩家公司合併,簡化結構提高李持股比例,強化經營權。結果持有三星物產7.1%股權的美國伊利亞特基金出面反對,認為三星物產的合併價值被低估了,結果國民年金跳出來支持重組,幫李在鎔順利過關。

外面人常說,韓國財統治韓國,其實它沒有真正控制,國國民年金是各個財閥的大股東,是真正控制財閥的。但是,很多右翼總統本身就傾向於保護財閥,而財閥和韓國經濟綁定,所以政府也不會無端端去打擊財閥。這就造成了一種韓國財閥控制國家的錯覺。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世界就開始走向新自由主義,包括社會主義的中國大陸在內,各國都在減少征服干預市場,但韓國仍實行”韓國特色資本主義“這話是不是有點耳熟,但它壓制中小企業發展(韓國)。政商勾結的結果就是企業無序發展,政府無限兜底,強令銀行發貸,以民為柴燃起經濟發展的引擎。 1983年韓國製造業的整體負債水平在百分之360上下,而作為財閥中的財閥,三星負債率高達百分之567左右。韓國人民創造的財富,都成了韓國財閥的助推器。

 韓國政治家也在試圖改變,韓國總統盧武鉉上台就開始打擊右派和財閥,結果執政經驗少,被對方陷害,最後自殺以示自己的清白

 2018年,前韓國總統盧武鉉的秘書和摯友文在寅上台,推出一系列限制財閥的政策,例如前年大韓航空發生經營權爭奪事件,趙亮鎬意圖連任董事長。結果在國民年金牽頭下率領35.9%的股東在股東大會上反對其連任,連任票沒過三分之二,趙亮鎬喪失經營權,兩週後氣死了,誰承想趙亮鎬去世導致市場反應良好,大韓航空股價漲了14.5%。

財閥喜歡用臨時工,而非合同工,針對這一行為,現任總統文在寅強烈之下,並且借助前任韓國總統朴槿惠案和三星業務低迷這一情況,趁機發難。李在鎔為了保護自己的地位,開始了三星集團最大投資計劃,花了一萬億人民幣,錄用了四萬名新員工,其他財閥看到老大都這樣了,也紛紛相仿。所以2019年就業就增加了51萬人。實任何國家發展到了這一步,都要設法解決“再分配”的問題,如果放任財富流向社會極少數人手中,結果只能是剩下的絕大多數人內捲加空耗。

其實任何國家發展到了這一步,都要設法解決“再分配”的問題,如果放任財富流向社會極少數人手中,結果只能是剩下的絕大多數人內捲加空耗。

前段時間中國大陸和韓國日本在進行“東亞自貿區”,韓國全產業鏈都面臨中國挑戰,但中國赶超也需要合理規劃和時間。自貿區如果逐步實現,一定意義上可以協調三國各自產業定位,避免過度競爭;同時,三國市場廣闊,在前任美國總統“逆全球化”的時代背景下,應該實現東亞“內循環”。只有這樣,才能實現“東亞復興”。

最後想說,韓國應該把一些關鍵領域的行業逐步國有化,就和英國那樣。納入經理人制度,分離股權與管理,讓這些企業變成真正意義上的“國企”。

寫於2021-08-27 ,有改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