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Chen
Angela Chen

An old fashioned lady with no brain!

離開是正確的選擇

(edited)
後來耳聞我離職不久後被晉升的那位同仁榮獲資訊有功獎且獲頒大額獎金。我的心情有點兒複雜,也有點兒心酸,也深覺離開是正確的選擇。

像我這樣沒耐心又喜歡挑戰的人,例行性、缺乏彈性又沉悶重複的工作,真是一日如十年般的無奈。可惜一畢業,踏入職場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一家由非營利組織轉型為公司,後來又上市的公司會計部門。

由於公司是轉型而來,大多數主管員工來自原來的組織,行事作風及行政制度也都因循原有的組織,不但官僚且缺乏彈性;特別是會計部門,更加嚴謹及保守。我尊重專業規範,但如果制度疊床架屋加上主管迂腐不願進步,那就很難忍受了。

那時,我還半工半讀,白天工作晚上讀書,因為課業繁重,學校離家離公司又遠,往返奔波常睡眠不足,加上記帳非常無聊,常一不小心就打瞌睡。那時的老闆很嚴格,規定要用鋼筆記帳,而且記錯只能在錯處畫平行線,再把正確的文字或數字寫在上頭,以維持紀錄的完整性。

粗心大意的我,除了字跡潦草,而且常常寫錯,整個帳本塗塗改改弄得非常難看。偶而不小心打瞌睡,流了口水在帳本上留下水漬,或一個閃神鋼筆滑出去,刻下一條長線,要改不是不改也不是。

通常次月月初要結帳,得編試算表檢查交易紀錄是否正確完整。這又是個令人頭痛的大工程,因為交易筆數很多,會計科目繁瑣,要先個別合計科目的金額,再將所有科目的合計金額加總,檢查借貸是否平衡。

我這個豬腦袋,往往得花比記帳更多的時間,檢查是否平衡,更何況那時是用算盤。我粗手粗腳的,打算盤時常碰到隔壁的珠子,或不小心手一晃,就得全部重來。後來老闆看我算盤不麻利,恩賜我一台計算機,我也練就無須看計算機,就可打得嚇嚇叫的好功夫。


這份工作穩定,待遇也不錯,又可以準時上下班,對晚上上課的我而言是份很棒工作,即便枯燥無聊,還是努力地撐到畢業,畢業後也有比較多的時間思考工作的問題。

當時公司有使用大型電腦,主要是用CAD作為工程繪圖的工具,也有用MRP做材料採購的規劃;會計部分,則是每個月結完帳後,將紙本傳票送到資料處理中心用打卡機或文字處理機登打成純文字檔(flat file),再印出來給我們用人工核對。(有人看過打卡機或文字處理機嗎?)

我當時參加公司的登山社,常遇到資訊中心的同仁,與他們很熟。有次爬山時,就問一位與我年紀相仿的同仁,既然帳務處理都是例行化標準化的作業,人工處理無效率又常出錯,難道無法用電腦處理嗎?!

這位同仁頗有同感,在獲得他老闆的首肯後,我就利用很零碎的上班時間,偷偷地與他規劃會計電腦化的可行性。半年之後,prototype(雛型)做好,覺得只要介面更友善,同仁接受度應該很高,上線應該沒問題。

問題是,要怎麼告訴老闆我偷偷地做了這件事,而且要如何說服他接受且買單呢?!

我只好跑去見老闆,打鴨子上架地告訴他,資訊中心開發了一套會計系統,可幫助同仁提高效率降低錯誤,下星期會來辦公室Demo,請老闆過來指導。他滿臉詫異,但也應允參加。

Demo當天,大老闆小老闆們看完都很高興,因為可以在電腦上,一路由輸入交易資料、複核到編製報表,也可以隨時查詢特定科目或時間區間的金額或合計。可惜,他最後只同意由電腦輸入傳票資料,但須印出紙本蓋章後,再用人工傳簽及複核。無論如何,我的工作負擔可以減輕啦!

接下來的幾個月,我們快馬加鞭地進行系統及介面的細部調整,我也利用晚上或周末輸入前半年及當天的傳票,進行平行測試,好準備歷年1月1日上線。每當我敲打著傳票,鍵盤的聲音,幾乎以為自己就是個鋼琴家。

第二年,系統順利上線,雖然小bug難免,但同仁們都很開心,老闆們在電腦印出的傳票上蓋章也蓋得很開心。我一度向大老闆建議,傳票經過複核後可直接印出支票,減少他手敲支票機的辛勞,但他沒有同意。(有人看過支票機嗎?)

兩三年後,我決定離開公司,繼續進修。後來耳聞我離職不久後被晉升的那位同仁榮獲資訊有功獎且獲頒大額獎金。我的心情有點兒複雜,也有點兒心酸,也深覺離開是正確的選擇。

銅鑼茶廠,照片與文章無關(作者拍攝)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