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Chen

An old fashioned lady with no brain!

速寫比徒步還難

徒步最耗體力,速寫最傷神。

今年的春天真忙碌!

為了持續去年未完成的徒步環島,每周有四天出門在外,不是徒步,就是在去徒步旅行的路上。此外,選了社大兩門課:西班牙文及速寫,並在紅毛城值勤,還在學校樂齡班上體育課。

如何將這麼多事情排進行程,並非難事。擔任主管時,早已熟稔將公務、教學及家庭生活妥善銜接,偶爾還能翹班看個牙或爬個山。

上面提到的這些活動,徒步最耗體力,速寫最傷神。

速寫是星期三晚上的線上教學,我經常是躺在民宿或旅館的床上,用小手機上課,總是邊看邊打瞌睡。而速寫作業,就得利用在家的那兩三天,抽空畫好(那幾天又得值志工勤、上西班牙文及體育課)。

由於時間非常零碎,且得重複觀看老師的直播影片,每張畫得分成好幾段,無法一氣呵成。幸好,總能在星期二晚上畫完上傳,星期三一早又可出門徒步旅行。

就這樣一週一張,轉眼竟然畫完五張。畫第一張牆邊小樹時,覺得那些樹葉、石頭及雜草非常難畫,回頭想想,竟然是最容易的一張。

速寫通常分成三個步驟:畫鉛筆稿、代針筆描邊及上水彩。

首先,用鉛筆打稿,厲害的人可跳過這一步驟。這個階段,抓好結構及透視最重要,無須畫出太多的細節。打鉛筆稿雖不會花太多時間,但是是整張畫的基礎,如果透視及結構不正確,畫作看起來就不穩定。

第二再用代針筆勾勒速寫的標的,並以線條表現陰影。對我而言,桌椅建築等的線條及陰影明確,下筆無須太多的猶豫;但花草樹木石頭垃圾等聚合體,線條扭曲且空洞,只能意會及想像,我常隨興一扭一扭地像是畫泡泡或毛毛蟲。

第三上水彩。上水彩是我的罩門,有時,代針筆畫完覺得滿意,上了水彩就叫人失望。我對顏色沒甚麼概念,老師常說,鈷藍加點紅,Indigo加點黃加點橘,淺綠加點藍,藍紫色等等;我一看速寫盒裡的18個顏色,那一個是鈷藍,哪一個是Indigo,那一個是淺綠?「加點」到底就加多少?每次,我調出來的顏色總是怪怪的,與老師說的不太一樣。

速寫雖然傷神,但對毛躁且大而化之的我而言,不失為定心的利器。

它讓我平心靜氣地坐在桌前,逐步地從鉛筆打稿到完成畫作;它也培養我的耐性,鉛筆稿一次又一次修到滿意,代針筆勾邊也很細心,深怕出錯無法修改。它讓我學習注意細節,特別是細部線條或陰影,這是我拍照時,不會特別放在心上的。

貪心地在夾縫中學速寫的我,慶幸每次都能順利繳交作業。速寫雖不在我的願望清單之中,但學習永遠不嫌多也不嫌晚,既然開始就繼續努力,也期望能培養成為自己長久的興趣!

兩輛重機。老師說我機件的部分亂畫,的確是亂畫,我實在不清楚裡面有些甚麼。
咖啡小店。店裡的帥哥,店旁的電線桿,比例有點怪。
榕堤外的裝置。特地在值志工勤時,彎過去那裏仔細觀看它的樣子。
台東的霍爾移動城堡。非常傷眼力的一張畫,細節好多。覺得針筆畫完就好,上水彩是我最害怕的事。
上完水彩後的台東霍爾移動城堡。調不出自己覺得適合的顏色。
天使熱愛的生活咖啡廳。那個樹,真是令我傷透腦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畫就對了!

5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