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Chen

An old fashioned lady with no brain!

畫話接力丨Mama Mia! 溫暖浪漫的母親

 (編輯過)
如用顏色來形容我的母親,混合著大量的白與少許的紅的淡粉,溫暖浪漫,最為適合。

我不瞭解母親,但寫過很多有關她的事,遠遠超過我較熟稔的父親。她的穿著打扮,做頭髮,去日本看櫻花,為我們做便當,準備年菜及她的離世等等,都曾是我寫作的題材。

母親是個怎樣的人?她是個總把自已放在最後面的人。

她鮮少提起自己的過往。我們不清楚她年少或婚前過得如何?有什麼興趣或嗜好?與父親成婚前有沒有別的男友?為什麼晚婚?我們只知道她婚後,辛苦備至都是為了孩子,生活起居及興趣嗜好都是配合父親。

以當年的社會環境,母親讀過高商,來自小康家庭,在公家機關上班,與受過高等教育,幼年喪母,家境清寒的父親,算不上是門當戶對。但,兩人都有些年紀,既然看得順眼,媒人又極力搓合,就成婚了。

婚後母親被沙文主義的父親要求記帳,鉅細靡遺不可遺漏。不知是母親粗心或故意,總常忘記,兩人因此大吵。父親說,他差點兒就把母親給休了。

還有一次,母親趁大拍賣買了一只新鍋。加班回家的父親一看到,憤怒地將為他剛煮好的麵,重摔在地上。那個晚上,屋裡靜悄悄地,沒人敢作聲。

有幾次,母親因細故被父親的咒罵而離家出走,走著走著,最後總是回家。回家之後,與我們同擠在床上,過幾天,才會回去他們的臥房。在我們成年之後,母親有時會感嘆地說:要不是為了我們,早就和父親離婚了。

中年氣盛的父親,常將職場的不順心或忙累,發洩在溫馴的母親及幾個不聽話的孩子身上。我們成績差勁或功課沒寫完,總被暴跳如雷的父親罵到臭頭,偶爾也會吃栗子;每次被罵完,總會去找逆來順受的母親取暖。

直至長大成人,很多事我們都只告訴溫暖的母親,極少告訴嚴厲的父親。父親在我們紛紛結婚離家,只剩兩老相依為命之後,脾氣改善許多,母親否極泰來,也開始做些她喜歡的事。

如用顏色來形容我的母親,混合著大量的白與少許的紅的淡粉,溫暖浪漫,最為適合。

我相信母親一定曾有過熱情火紅的青春,但在結婚之後,心靜如水猶如白紙一張,很少顯露真正的情緒。對她而言,生活中最大的喜悅,也許是與父親或孩子們遊山玩水;而到日本短住,則是她長年的期望。

春天生意盎然的粉櫻,總能喚起母親浪漫的少女心。她怡然自得地漫步於花樹之下,撿拾薄如蟬翼的花瓣,仰望飄然而下的粉紅花雨,樂此不疲。這樣的浪漫,也許才是她心底最不為人知最溫暖的所在。

而這些,直到我們成年、結婚生子甚或年華老去,才能慢慢體會。


速寫「與母親的最後一次旅行」的場景之一:金澤城。在沒有老師的帶領下,完成這張速寫,雖不是很滿意,人也畫得怪怪的,但依稀有些想營造的氣氛。

素描60幾年前的老照片,依照片加註的日期來看,兩人成婚不久。母親已著好外出服,坐著看報,父親則穿好西裝褲,走過來用右手抓著母親的手一起看報,兩人面帶笑意。

自國中以後,未畫過素描的我,困難畫出母親溫暖浪漫的神韻,不熟練的技法又讓她容顏顯老,但,都無法遏止我對她的殷殷思念。

***

最後,在此祈祝天下所有的母親,母親節快樂!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母親的百寶盒

剪髮記

做了一百個便當

3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