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Chen

An old fashioned lady with no brain!

醉酒採蓮憶華年

不知是薰風太寫意或酒香太醇美,我們興致大開,不禁風雅地開始吟起蓮花詩唱起採蓮謠。

在「被遺忘的LOGO」中提及自己就讀五專之時,與幾位學長姊創立一家小商行,承接打字及印刷的業務。由於我們不同科系也不同年級,白天趁空堂各自到打字行,晚上才可齊聚一堂討論工作的問題。

某個夏日夜晚,工作忙完,學長突發奇想地建議大家去賞蓮。他從家中「借」來一小瓶竹葉青及幾只玻璃杯,愛喝茶的學姊則帶著保溫瓶、茶罐及茶具,一行六七人分頭騎著摩托車到植物園。

由於時間已晚,植物園少有人行。我們霸佔蓮花池畔的一個涼亭,泡起茶喝起酒,恣意地天南地北聊起天來。偶爾一兩人路過,投來不屑的眼光,八成覺得這群年輕人正事不做,在此喝酒嬉鬧。

不知是薰風太寫意或酒香太醇美,我們興致大開,不禁風雅地開始吟起蓮花詩唱起採蓮謠。


江南可採蓮,蓮葉何田田,魚戲蓮葉間,魚戲蓮葉東,魚戲蓮葉西,魚戲蓮葉南,魚戲蓮葉北。[《江南》,佚名]
荷葉羅裙一色裁,芙蓉向臉兩邊開,亂入池中看不見,聞歌始覺有人來。[《採蓮曲》,王昌齡]
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愛蓮說》,周敦頤]
荷花開後西湖好,載酒來時,不用旌旗,前後紅幢綠蓋隨。[《採桑子》,歐陽修]
綠竹含新粉,紅蓮落故衣,渡頭煙火起,處處采菱歸。[《山居即事》,王維]
夕陽斜,晚風飄,大家來唱採蓮謠。紅花豔,白花嬌,撲面清香暑氣消。
你划槳,我撐篙,欸乃一聲過小橋。船行快,歌聲高,採得蓮花樂陶陶。
[《採蓮謠》,詞:韋瀚章   曲:黃自]

當時到底吟了那些詩,印象已不復存在,但《採蓮謠》唱到最後一句「採得蓮花樂陶陶」時,突然有人說:「何不來採朵蓮花?」

藉著三分酒意七分酒膽,大家派手長腳長的我在池邊採蓮。大多數的蓮花離池邊有些距離,並不容易採到,因為擔心我跌下池裡,大家一個挨一個地接力抓住我的一隻手,好讓我用另一隻手採蓮。

最後有沒有採到蓮花?有的,採到一朵淡香半開的蓮。

微醺之中,大家三三兩兩地勾著手,帶著蓮花,和著夜風,走在無人的南海路上。遠處蟋蟀唧唧地宣告夏天的到來,而我們的青春才開始燃燒。

攝於淡水屯山里的荷花田,照片經淡彩效果後處理。(作者拍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被遺忘的LOGO

中文打字 ‧ 二三事:遠距情緣

1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