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诺尼莫尔斯

别看了,这里没有任何真实身份信息

战狼主义是如何把中国一步一步推向第二次文革的

“中国政府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就支持什么就对了,别问为什么,问就是草泥马”——如果你和一个五毛进行一场理性的辩论,剥去他基本认知外面的层层外衣,你会发现他的所有关于政治、社会、国际等方面的认知的最基本核心就是这么一句话。

现实层面的文革,即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那次,主要特征是借政治立场为名对民众进行批斗和迫害。官方下令民间对所有的“右倾”、反动、反革命派系进行清洗,所以那时的民众对站队和立场及其敏感,一旦他们认为你是所谓的右派,你就大难临头了。甚至哪怕你并不是右派也不反政府,他们也可能对你的一些言行进行胡乱解读,强行把你打为右派然后进行批斗迫害。

而如果仅仅指网络层面,中国的第二次文革早已开始,只不过这个文革没有针对左右,而是针对所谓的恨国汉奸。

中国今天的民间舆论环境与十年前已完全不能对比,十年前的五毛和异议人士在互联网还有和平交流的可能,而在今天,异议人士则只有被成群的Nmslese批斗的份。

  • 如果你透露出你不支持中共,以前的五毛:被外媒洗脑了吧,中国政府哪里不好了;现在的五毛:草尼玛!
  • 如果你为某个社会负面事件而愤怒,以前的五毛:支持!一定要严惩!相信党和政府一定会主持公道;现在的五毛:汉奸,一丁点负面事件就高潮了吧?你美爹天天枪击案你怎么不喷?
  • 如果你说了一句外国的好话,以前的五毛:你以为外国的月亮就圆了?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的问题而已;现在的五毛:草泥马的狗汉奸,不喜欢中国你滚啊!

这个转变是如何发生的?简而言之地说:煽动攻击异见声音,分化民众中的不同意见群体,在民众被煽动和分化美化自己,以巩固对自己的支持。

有一些用来扣帽子攻击异见人士的论调,例如“不喜欢中国就滚”、“中国强大了,现在哪个国家都嫉妒了”之类的煽动性和攻击性极强的字句,以前的官方和主流媒体是不敢直接这样说的,而是会间接引导民众这样想或者通过网评员之口说出来。而从某个时刻开始,主流媒体甚至官方开始亲自用这些话来煽动民众。

对于上述煽动性和攻击性很强,但逻辑性不强的宣传文案而言,最大的作用就是分化群众。一个与该言论观点相同的人,会支持它。但同时由于这类宣传是靠情绪煽动来获取支持,而不是以理服人,支持者们受情绪影响会变得更加不理性,更加忠于发出该论调的人,也更加不愿意理性地思考其对错。而不支持该论调的人,在最初一看到这类恶臭的文案就捂着鼻子走开了,日后更加不会支持。

换言之,民众都被迫在这两个极端对立的阵营里选了一个固定地站了进去。包括反贼中的一些温和派(坚持爱国不爱党)、骑墙派、改良派等,也都选择了加入了五毛。而为什么在这种舆论环境里五毛群体会壮大?因为认同感是个很重要的东西。

在民众被分化之后,反贼阵营在中国各个网站自然就被边缘化了。在舆论管控的环境里,主流媒体和宣传机构,例如人民日报、共青团、环球时报等开足了马力支持小粉红,这必然使得其阵营成为舆论主力军。而温和派反贼在网络上找不到认同感之后,就会大批被五毛同化,毕竟,能有几个人在长期找不到共鸣的情况下还坚持自己所认定的东西呢。

一些标志性事件包括:王毅对记者说“精日青年是中国人的败类”、央视《新闻联播》爆粗口骂美国和《环球时报》等主流媒体公开扣帽子攻击异见人士等。

《环球时报》在标题里给支持美军斩杀苏莱曼尼的中国人扣上恨国党的帽子进行攻击

被煽动后的民粹主义,也就是中国人的战狼情绪主要也体现为两点:仇视各种不和谐的声音和狂热支持中共。对外,他们仇视西方国家,对内则仇视不“爱国”的人,甚至逐步仇视“爱国”不够坚定的人;而他们对中共的支持,比起老一辈的五毛,也显得极为盲目。

这种民粹情绪已经到达高潮的一个标志就是吴京导演的电影《战狼2》被其灌鸡血之后大卖,这也正是“战狼”这个称号的来源。该电影其实并没有什么政治色彩,但是吴京为了炒作该电影,故意在受访时给电影打了“爱国鸡血”:凭什么美国人就能拍个人英雄主义电影我们中国人就不可以?美国人可以当英雄拯救世界,中国人就不可以?贱不贱啊?以及最火的那句“中国护照可以把你从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带回去;不要忘记你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吴京在《战狼2》发布会上展示了他用来当卖点的爱国鸡血

显而易见,这些话语煽动性极强。吴京可能也不一定认同自己说的这些话,但他知道观众喜欢听这些话。而这些煽动性的宣传文案的作用,正如上面所说,信的人会更加信:“天呐!终于有公众人物说出了我的心声了!太赞了!”,不信的人则更加嗤之以鼻。

中国人的战狼主义,也就是极端民族主义,可以归纳为如下:“爱国”高于一切(包括法律、正义、真理、亲情与爱情、甚至事实),与爱国二字相左甚至仅仅只是不尽相符的论调都是错的,就算是对的你也不能这样想,否则你就违背了作为中国人的最大原则——爱国。

而这种极端民粹主义下产生的闹剧,包括这些:

  • 对凡是涉及到“爱国”的话题都极为敏感,有时一些话题甚至根本涉及不到政治,他们也会强行把它和政治挂钩。例如有人抱怨现在的雾霾,立马就会有人跳出来说“那也比美国天天枪击案要好一百倍吧”;
  • 凡是“不爱国”或者可能引导出“不爱国”的言行的事,不管对错一律不能做,就比如你遭遇了什么不幸,也憋着,悄悄报案找有关部门解决就行了,不要在微博求助,否则你就是不爱国,给境外势力递刀子;
  • “中国政府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就支持什么就对了,别问为什么,问就是草泥马”——如果你和一个五毛进行一场理性的辩论,剥去他基本认知外面的层层外衣,你会发现他的所有关于政治、社会、国际等方面的认知的最基本核心就是这么一句话。

民众变得狂热以后,官方自然会在这种不理智的环境里美化甚至神化自己,以获取支持

因为此时它的信众已经不是被自己折服而来的,而是被煽动而来的,在“国家”面前他们不会理性地分析对错,他们甚至会攻击把真理放在“爱国”之上的温和派,因为他们说这样是爱国不够坚定。所以,更加反智更加煽动的宣传接踵而至,并且还起到了很大的效果(详情请查阅岁静婊的朋友圈,里面各种反智自媒体文章铺天盖地,并且信的人还不少)。

老一辈的五毛的认知是在一个相对较为和平的舆论环境里产生的,因此他们的观点都是经过一定的思索得出的,尽管不一定是对的,但是他可以说出很多理由支撑自己的观点,而现在的五毛如果被问到为什么支持中共,他会说“为什么?因为我是中国人啊!什么?爱国不爱党?我CNM!”

因为媒体的毫无底线,中国人和世界人民的认知也产生了巨大的差异,凡是任何一个混迹于内网与外网两个地方的人,都会发现中国人每天接触到的信息和国际主流声音完全不在同一个维度。原因当然就是内网的信息源与外网差别太大,当两个信息源的内容长期以来一直有很大差异的时候,网友就难以做到兼听则明了,因为差别太大,他们知道必定有一个是假的,因此会舍弃一个而依赖另一个。

而一帮狂热支持中共的人,或许已经不应该称为支持者,而是教徒,又怎么会去求证甚至否认对中共有利的信息呢?

这也是今天的五毛与反贼难以沟通的原因之一,除去他们具有太强的攻击性,信息源的巨大差异,导致了认知差异也十分巨大,平静的交流也变得不再现实。

正所谓“物极必反”、“大力出奇迹”,这种狂热情绪会带来什么后果?

《中国数字时代》曾经转载过一篇报道,内容是对现在网络上的小粉红群体进行的一个社会调查,结论是他们多数是尚未出身社会或社会经验还很短的年轻人,居住在城市,家庭一般不太差的这样一个“没有见识,只有一腔热血”的群体。可以预见的是,随着他们社会经验的增加,他们的认知也会有所改变,尽管转变成反对中共的异见人士可能性并不大,但多被铁拳砸几次之后,多数都不会再对所谓的国家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国家是我们坚强的后盾“、”祖国不会不管你“这种思维只存在于没有社会经验的学生的脑子里,

但老一代粉红醒来的同时,新一代粉红也在源源不断加入,给粉红群体注入更加新鲜和沸腾的血液,使这个群体的偏激程度逐步提升。

大约十年前,西安发生了轰轰烈烈的反日游行,大量日系车被愤怒的民众砸毁,显然这是一个极端民族主义的例子,但这样的事在十年后的今天很难发生,就容易给一些人造成一个错觉,那就是:现在的民众更加温和理性了,不像以前那么偏激了。

为什么说这是一个错觉?反日游行暴乱之类的类文革现象,它的发生和两个因素有关,一是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浓度,二是官方对游行集会类活动的管制程度。换句话说,官方一只手煽动培养民众的狂热民族主义情绪,另一只手加强对社会领域的管控,使民众的这种狂热情绪无法在现实层面进行释放和表达,才造就了这个温和的假象。

那官方会一直这样管控吗?管得住吗?这个问题目前就没有答案了。参照上一次文革,它的发动和中共高层的内斗有直接的关系,而如果某天现在的中共高层也发生激烈内斗,某个派系需要这种社会动乱来谋取政治利益,那么它会毫不犹豫地开闸泄洪,把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释放出来,把网络文革带到现实。又或者当这个国家发生重大政治、经济或军事危机时,当局需要一些东西来转移仇恨时,这些也可能发生,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可能的原因都会让官方发动二次文革。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