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9 articlesIn total 1988 words

24

胡说树

 薇差盯着辉光管中跳动的数字,默默倒数,“还剩多久呢?可能不到三个小时?”车前的余晖还没完全褪去,管中盘根错节的灯丝仍清晰可辨,由灯丝构成的字符正按照16进制有条不紊地闪烁着。“那不过是你的臆想。”耳边的轰鸣声像游迹于以太的蛇,循着空间中稀薄的介质,途经卫星“车前”,最终连接两颗远星。

未命名

胡说树

九月

胡说树

视线穿过那些吊死在窗上的雨滴,天马山依旧生机勃勃,像一捧茂盛的西兰花束,正一分一厘地向外膨胀。他又想起院里刚打下的水泥地,“肯定已得污泞得不成样子”,“要不找几个人清理一下吧,不用太多,四五个人就好,应该也要不了几个钱”“但会有人干这种事吗,请人过来帮忙铲除院里的泥沙?

夜行

胡说树

  夜半山腰有一束车灯,   矮花田间,   墓碑一片欣欣向荣。不合时宜地想起你的身体,   我不敢说想你。

返航

胡说树

—准备返航吧    —哲人们    —无论深海里    —有什么    女声后是悠扬的小号   “你说,写歌的人看过这本书吗?他们知道那颗星球的海是什么吗?”   “我看你朗诵波德莱尔的时候不也挺感动的,有什么关系。”   “唔,也是...

名前

胡说树

他买了本植物学的教材,说自己要做大地派诗人,我想起他桌子上七零八落的建筑学图册,还有那几本海子诗集,知道他不是说笑。“追求准确的表达有时是件蛮自恋的事”   我们会心地谈论着方尖碑和大洪水,听许知远在电视里嘈杂地叫嚷“薇娅创造了一个新的拜物教,她就是高高在上的神。

胡说树

谁曾想 书桌正中那道轻浅的划痕 淌过了眼泪 和大海

胡说树

列车轧过铁轨空隙, 舷窗沿墙爬至脚下, 真正的安静属于盲人, 夜深人静,空气的尸体正被轻纱肢解, 而他只看到萤火虫的微鸣。

晚安

胡说树

到那天,我会自然而然地说着“that is...”用“I just forgot it”打马虎眼,带着扭头就忘的愧疚感抱怨自己为什么 let it down again or something. ——预失告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