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点芫荽

“我可是个年轻人,为什么打不起精神。”

海浪在他身体里发出低沉的回声 | 渔网001

“渔网”是一系列从日常生活中截取的故事片段,类似街头速拍,定格住行色匆匆的人群。试图捕捞滋长的欲望、杂陈的心事,与隐匿的情绪。第一个故事,关于一场饭局。


“该喊啥就喊啥,大方点儿。”他用胳膊肘碰一下坐在身边的儿子。

男孩低着头专心摆弄手机,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声音大着点儿,别跟蚊子嗡嗡似的。”他不放心,又加了一句。

“哎呀,我哪儿像蚊子啦。”男孩不情愿地皱起了眉头。

他俩已经在饭店房间里等了半个多小时,男孩的王者荣耀已经打完两局,餐具都已经拆开用开水烫过了,那只盘旋的苍蝇他还一直没能打到。陈校长推辞说媳妇儿生病了得回家照顾,张书记和李主任倒是接受了邀请,儿子初中的班主任王老师说要带自己上幼儿园的儿子一块来,还有另外两位校领导……

门突然被推开,王老师穿着一袭连衣裙拉着孩子噔噔噔地进来,哎呀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一到接孩子的点儿学校路口就堵得不行,咦,他们都还没来吗?王老师尖细的嗓音顿时让安静的房间气温升高了。他赶紧招呼王老师坐下,给儿子使眼色让他去给老师倒水。他其实不太喜欢这个王老师,儿子经常抱怨说她不会管理班级,台上开着班会,台下各种小动作不断,气得她先是拿黑板擦哐哐哐敲讲台,无效,于是跑去级部主任面前抹眼泪诉苦。

年轻,缺乏威信。不过长得漂亮,就总有人为她打抱不平。他瞅见桌子底下她脚上一双细高跟鞋——去接孩子,也浑身上下一丝不苟,不肯与穿着洞洞鞋提着布袋子的女人们沦为同类。

不过这次饭局也多亏了王老师,要不是她人缘好,愿意出面给高中的校领导们打电话,估计没人会接受他的邀请。主意也是她出的:你们家儿子这次太可惜了,差一分就到免费线了,不过这事儿也不是死的,制度都是人定的。

儿子不是特别灵光的那种孩子,但从不懒,老老实实地成长起来,考上县里最好的高中是没问题的。中考算是发挥失常,语文作文空了半页试卷,出来考场以后紧张得后背冒汗,后面几场就越发糊里糊涂了。最后成绩虽然过了录取线,却没过免费线,一分之差,就是好几千块钱,以及进入重点班的资格。王老师给他看数据:你看,这是去年重点班的本科率,这是非重点班的本科率。两个数字相差几倍,他的表情凝重起来。

几位校领导陆续到齐的时候,已经又过去半个小时了。儿子去叫服务员上菜,他开了一瓶白酒。不喝不喝,领导们纷纷摇头。他便劝,喝点儿没事,晚上又不是中午。推搡了几轮,最终手中的白酒换成了青岛啤酒。儿子把酒杯挨个倒满,六个里头有三个溢了出来。他尴尬地笑起来,这孩子,光知道学习了,酒场上的事儿没学过。领导们纷纷说没事儿没事儿,学啥不好,学倒酒算什么本事。

他举杯,感谢大家的到来。儿子举起果粒橙,也跟长辈们的杯子碰在一起。平时在单位上,他多少也是个小领导,主陪的位置没少坐,这次却如坐针毡起来。几杯下肚,他明白了自己是在紧张,儿子如果进不了重点班怎么办呢,他这样老实巴交的孩子,肯定很容易被坏学生影响吧,听说有位林老师带学生一直很有门道,要是能进到他的班级就太好了……他心里混乱地想着。

十菜一汤,最后一道菜姗姗来迟。他给大家介绍,这是这家店的招牌菜,糖醋黄河鲤鱼,尾巴翘起,正是鲤鱼跳龙门的造型,大家都是干教育工作的,这个寓意多好哇。话音刚落,只见那只神出鬼没的苍蝇盘旋着,在众人的目光下降落在了鲤鱼的尾巴上。王老师的儿子突然高声叫起来:妈妈,有大苍蝇!他头皮一紧,赶紧用手一扇,把苍蝇赶走。

王老师轻轻拍了下儿子的脑袋。小点儿声,多没礼貌。他继续嘟囔道,大苍蝇,好恶心。王老师假装没听见,跟旁边的张书记继续刚刚的对话:幼儿园暑假里还要搞什么亲子夏令营,真是一刻不让我清闲。张书记说,操心孩子又操心学生,你也是工作家庭两不误啊。王老师摇摇头,哎呦哪比得上您啊,上回听李主任说,您每天都亲自指导孩子写作业呢,真该让我家那口子也向您学习一下……两人的笑声把刚刚的尴尬翻了页。

当晚,放在桌子中央的那条鱼几乎一筷未动。他挨个敬酒,每一杯都喝得实实在在,出于诚意,好像还出于一丝羞愧——有什么可羞愧的呢?他想不通。为了那只苍蝇吗?可那明明是苍蝇的错,不是我的错。

这一杯,敬大家工作顺利。这一杯,祝咱们的孩子学业有成。这一杯,感谢王老师让我们相聚。这一杯,提前感谢各位,将来拜托各位对我儿子多照顾,我这孩子,平时学习真是不错,可惜……他挺着浑圆的肚子站起身来,口齿显然没有一开始利落了,某些词句的重复率也高了起来。那些祝福的和感谢的话,被众人的说笑声分割得七零八落。

他好像终于知道了别人并不真的在意他说了些什么,于是酒杯猛一举,酒漾出杯沿一点,顺着指腹流下来。“啥也不说了,咱都在酒里。”典型的鲁味句子,反而比之前恳切的话语赢得了大家更热烈的欢迎。杯盏交错,他们把自己杯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他放下酒杯,觉得自己好像又饿了,但是没有办法,宴席已经结束了。他感到像有海浪拍打着胃壁,在身体里发出低沉的回声。

“我去送送他们,你等会儿让服务员把菜打打包,等人都出去以后再打哈。”他悄悄在儿子耳边说。“那些鸡啊鱼啊,都没怎么吃,太浪费了。”他又重复了一遍,“太浪费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