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6 篇作品累積創作 19874 

数字空间里的中国民间自救,还能走多远?

艾石

「从北京清理到武汉疫情,数字空间中的民间自救都有哪些特征?未来,它还能走多远?」“今天的工作计划是:对接海外的物资,清点口罩和防护服等物资的工作……”北京时间大年初二的早上7点多,我在朋友圈看到了一位民间公益人的状态。刚一睁眼,她就开始了忙碌的资源对接工作。

我的朋友失联了,她的名字叫雪琴

艾石

中国#MeToo运动推手黄雪琴,公益人王建兵涉煽颠被监视居住。

3

父母被抓、弟弟昨晚被带走,放弃美国绿卡回国的我被灭门 「转载」

艾石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公开审判 (ID:gksp2020),作者王然Original 王然救父 Yesterday (纪录片:一场未审先判的生死案) 过去8年,我的心愿是在美国能吃上一碗最喜欢的牛肉米粉,下班跟爸妈视个频。现在,我在内蒙古包头,乞求公检法,放了我正被医院非法拘禁、生命危在旦夕的爸爸。

中国“米兔”一周年 行动者表示从未放弃 (旧问重发)

艾石

原文于2019年8月12日首发于自由亚洲电台(责编:嘉远 网编:洪伟)“乙肝斗士雷闯” (图片来源于网络)2018年7月23日,一封举报信将中国公益明星雷闯推到了风口浪尖,由此掀开了从中国公益圈到媒体圈的米兔运动。米兔运动延续了美国的#MeToo反性骚扰运动,受害者在运动中打破沉默,曝光施害者的行径。

對著台灣和香港的同齡人,我克服不了的尷尬

艾石

封面圖: 1月11日,蔡英文勝選連任後,支持者在歡呼。(圖片來源:路透社/Tyrone Siu)前不久的一個聚會上,主人(一個亞洲其它國家的朋友)向在場一個台灣學生介紹我:”她是中國人,現在你們倆可以吵架了。“ 對方是開玩笑的,但我知道Ta的意思:因為我是中國人,所以我肯定會和台...

我的朋友失踪了,他的名字叫祥子

艾石

道你的时候,我大一,你大二。那是2011年底,彼时你已经是报章上的风云人物,是意气风发的少年,组织支教论坛,带领一帮大学生关注社会事务。那是公民社会的鼎盛期,除了你,还有许多广州少年和大学生行动起来,用他们的方式关注、呵护广州这座城市。我的大学生活是失望的,不太有人认真学习,也不太有人关注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