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亲王

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Super flumina Babylonis, illic sedimus et flevimus, cum recordaremur Sion. バビロンの流れのほとりに座り/シオンを思って、わたしたちは泣いた。 豆瓣主页:https://www.douban.com/people/167884399/

2021年10月26日 火 共和230年雾月鹅日(02.05)

很久前,听说蓉花山有间天主教堂,辽东最古,号称辽东开教之始,一直想去看看。昨天终于成行了。

早晨起来给大连那边堂里打电话,要了下负责蓉花山这边的神父的电话,虽然神父没接,但想了想还是去看看吧。一早才知道客运站已经搬迁到高铁站那边了。地图上也找不到位置,多方打听才坐公汽去了客运站,买了张去蓉花山的票。

这是我第一次自己坐车下乡镇去。和市内不同,太平岭蓉花山一路上群山连绵。小客一路上颠簸了一小时才进了蓉花山镇内。


在车上比较愁,因为蓉花山天主教堂在地图上是找不到的,网上也查不到具体位置,只是打算进了镇内慢慢找。进镇子后,司机问我在哪里下,我说我其实想找天主教堂,但不知道在哪里。司机说,那你就在这下吧,往里面走,有十字架的地方就是,你是天主教,我是基督教云云......(为什么让新教抢注了基督教商标?)

我下来顺着岔路往下走,岔路将近的时候,偶尔往右转头一看,看到了教堂灰色的尖塔,心想这一定是到了。找到门口,发现门是关着的,叫也无人应,就四处寻找其他入口。但是教堂被田地和民房环绕,也没有找到入口。

最终几经辗转,联系上神父,帮我叫这边的修女开了门。教堂外面是灰色的,整体架构看起来和20世纪初一点不一样,我想应该是什么时候重修过了。(往日照片:梧桐落的相册-蓉花山)灰色的墙体在翻滚的黑云下,非常有感觉。院子里有一尊圣母像。


教堂内的装修则非常清爽。祭坛上木板贴顶,青石镶壁。现在很多教堂走简洁风变成了光秃秃的白墙上一个苦像,非常难看。这一所就处理很好。殿内整洁有冷清,只有一位修女在弹琴。

教堂里贴着一张图片,经过多方帮助和查找,应该说的是朝鲜半岛第二位本土天主教司铎崔良业(최양업)神父 ,原来他1849年在蓉花山(辽东岔沟)这里开始牧灵。我查资料看教堂始建于1860年,原来蓉花山这边这么早就有天主教据点了。我不懂朝鲜文,材料也看不懂,不过崔良业神父应该在韩国还是比较知名的。

中午修女留我吃了个饭。这边教堂没有本堂神父,大连的神父不定期下来送弥撒。吃完饭后我也没有多留,坐上客车离开了这座群山环抱的教堂。等下次弥撒再过来了解下情况吧。

回家后,看着熟悉的山河,有一种安心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