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亲王
唯亲王

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Super flumina Babylonis, illic sedimus et flevimus, cum recordaremur Sion. バビロンの流れのほとりに座り/シオンを思って、わたしたちは泣いた。 豆瓣主页:https://www.douban.com/people/167884399/

2021年11月26日 金 共和230年霜月野苣日(03.06)

        于是各人都回家去了,耶稣却往橄榄山去。清早又回到殿里,众百姓都到他那里去,他就坐下教训他们。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来,叫她站在当中。就对耶稣说:“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他们说这话,乃试探耶稣,要得着告他的把柄。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还是不住地问他,耶稣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于是又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地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耶稣就直起腰来,对她说:“妇人,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吗?”她说:“主啊,没有。”耶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 约 8:1-11(我偏爱和合本,不太喜欢思高本)

今天看到一些故事,偶然想起一个经历和一些事。

最近拉网核酸了许多次,每天早晨一旦要核酸,外面会敲锣打镲呼唤大家起来排队。一日早晨,我在外面排队的时候,打镲的老妇人叫大家排好了。母亲告诉我,她不是什么好人,以前就在这一片拉皮条,有时候还自己卖。满脸鄙视。

回想起来,想到了很多事情。外祖母家附近这一片有不少年老色衰的廉价卖春妇,本地俗称“二十元”,平时经常坐在那一片路边唠嗑。大概是我初中时,有一次我拿着零食一边吃一边走路,一位“二十元”说,你吃什么东西,给我一点。我不认识她,就没给。后来我和母亲说了这件事,母亲告诉我,她们是卖的,不要和她们说话,不要搭理她们。后来我在生活中也注意到,长辈们谈论人物事情的话,现任和前卖春妇总是很受鄙视。

后来接触网络了,看到了更多人的言论,我逐渐有一种感觉:各行各业、各种年龄段的女性都普遍憎恶卖春妇。这令我感到困惑。这里不讨论卖春是否有罪的问题,我困惑的是,似乎她们并不把卖春看作一种普通的罪行,她们对卖春妇的憎恶和对窃贼的憎恶明显是不一样的,是一种,卖春妇是劣等人,你和她们有接触就会传染上什么恶病一样的憎恶。没有人会因为碰过窃贼就回去使劲洗手吧?但是真的有很多人被卖春妇碰过了就要尽力洗手。后来书看多了,我察觉到这种厌恶非常宗教性,很像印度人或者古代日本人对于“污秽”的厌恶。我非常不能理解,卖春这一罪行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威力?如此憎恶卖春妇的动机到底是什么呢?

现在互联网社区里两性关系是热门话题。就我观察,普遍男性比较同情、理解甚至支持买春卖春的行为。我理解这种想法,毕竟现在社会风气越来越讲利益计算不讲感情,弄得爱情婚姻越来越像买春卖春,这种情况下越来越多的男性觉得性交易是正确的似乎也没什么奇怪。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