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禾
镜禾

无知,沉静,觉察。

唯一不变的是变化

灵魂须得经过暗夜,才能迎来光明。

朋友发来信息,她并没有看到。傍晚时分,她习惯性地拿起手机,才看到对方的信息。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删减生活里的人和事,只把时间留给几件重要的事,少数重要的人。生活趋于简单,像是一个自动发生的净化过程,而由此心也逐渐变得清澈,柔软。

这个冬天,带给她沉寂,观想,宁静。就像潜入海中,透过水面,可以看到一片模糊的光亮,她感觉与宇宙相连。也在这个冬天,一切过往的意义,幻象,都在逐一烧尽。那层模糊的光,越来越清晰、明亮,似乎等待着幻灭后的穿透。她深切地感知到:新生即将到来。

她愈加喜欢一个人待着。只是现实或记忆会反复将她拉回深渊。和以往不同的是,现在的她有了觉知,就像一个剧中人忽然撤离成旁观者,看到一切的发生,这能帮助她尽快跳出深渊。惯性的力量,让她反复回到过往的模式 ,也提醒着她去观察,去看清错综复杂的结构。那一层层虚幻的自我,正是自由的束缚。

“噗呲”一声,她看到朋友的信息,却忍不住笑出声来。

原本经历了一天的不顺心,她已然也能心平气和地接受了。但看到朋友的信息,更是觉得人生真是有意思。

“哈,这么一个倔强的,绝不求人的人,竟然会放下身段求别人帮忙做一件以往她绝对不屑的小事。”她心里暗自思量。

无论当初多么桀骜不驯,生命的洪流总能将其棱角冲刷平整。

“OK的,没问题。”她爽快答应。

对方一直在输入状态,最终却只发了几个表情,表达感谢。成年人的克制或许就在于此,内心纵使有千千万的解释想表达,犹豫再三,最终却简化成了几个符号。

夜深人静,她想起诸如这位朋友一般的友人们,会发觉不知从哪天起,大家联系得越来越少;她明白,不是大家不愿意联系,而是眼前的生活已经将他们占据、吞没。他们必须竭尽全力,才能维持些许安稳;就像在湍急的河流中的人,须得仅仅抓住眼前可以抓住的石头,才不至于失去平衡。而岁月磨平的棱角,正是他们不断妥协的象征。

她想,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环境一再发出挑战,应接不暇;等事情过去后,再看,却都像她自己一手制造的。人似乎必须得经历一些什么,才能醒悟。这个过程就像剥洋葱,她在痛,在流泪。但剥开一层就少了一层,她明白剥到最后,其实什么都没有,只有光亮。但她无法直达最终的“空”,她需要一层层亲自剥开,因为这一层层的”束缚之皮“正是她不断的体验,不断的认同加上去的,只有亲自剥完,光才能透亮,照耀出来,与万物一体。

在此过程中,很关键的是,停止认同,不要再继续往上加“皮”。否则就是在增加内心这颗“洋葱”的厚度,让光更难透出。所谓的通透,大概就是说外面什么都没有,生命之光才能自然闪耀出来。

无论是好,是坏,都不去认同。只是让它们流经。因为外面的世界,一直在变化。无论事,还是人。就像花开花落,盛衰有期,宇宙某种秩序一直在运转。唯一不变的正是变化。上升时,不必得意。下落时,也不必懊恼。因为,无论什么,终将都会过去,就像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人们常说,以不变应万变,可这“不变”的到底是什么?以前,她以为是某种个性,某种坚持,现在却觉得那“不变”的唯有生命的本质。然而,那本质不可言说,它可以被感知,却无法被描述,感知意味着与生命相连。

或许这是她愈加想远离毫无意义的社交场的原因。无论是网络上,还是现实中,她正逐渐离开那些喧嚣。因为那里存在太多虚幻,总让她觉得不够真实。浮夸的躁动不安,迅速将人拉入深渊,显得轻而易举。她仅存的也只剩下自然的表达。

灵魂须得经过暗夜,才能迎来光明。这或许是经历那些永恒的变化唯一目的。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