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dan

https://vocus.cc/user/@aynoroom

1 . 自己的決定


「這裡是?」

艾雷微微張開了雙眼,四肢因為高度的痠痛而無法自由移動,第一次躺在如此舒服的床鋪上,艾雷漸漸放鬆了起來,依照陽光照進室內的角度來看,現在應該已經過午了吧,這時在床的右側有一些動靜,眼線隨即轉到右邊。

「喔喔,小弟弟你起來了阿,我這就去叫雷昂來,肚子餓了是吧,畢竟在那之後你居然睡了三天,我都擔心你是不是死了呢呵呵,話說你的體質有點特別呢,有沒有興趣當我的研究對象啊。」一個帶著大小有些誇張的帽子的女性揉揉眼睛說道。

「欸欸,莉茲。」一個身材魁武,身著輕裝,清爽的短髮帶著些許鬍渣的臉龐,一看就是令少女小鹿亂撞的男子推開了木門,站在門口說道。

「雷昂,你能不能不要打擾我和小弟弟的聊天時光呢?欸欸欸小力一點。」

眼見衣著奇特的女子被像母貓拎著小貓的樣子被拎了起來,男子將其放置在門外後,碰一聲,再度聽到了女子的抱怨聲。

「雷昂你給我記住,我要把你的裝備給染成黑色的~」

「妳要是真想幫忙的話就去伙房裡拿點吃的,要聊我們三人一起。」


「小子,雖然接下來的問題對傷者有些無禮,但是請你見諒,是緊急事態。」

艾雷看著眼前的男子,是叫雷昂沒錯吧,看他直率認真的眼神,應該不是什麼可疑分子吧,接著,艾雷試圖立起身子,雷昂也伸手幫忙。

「我自己可以。」

見狀,男子縮回雙手,心想,是這種性格的孩子啊,本來略帶有一些憂愁神情舒緩了許多,見男孩立起身子,背靠著床頭,閉眼數秒,身吸一口氣後,說道。

「請吧。」

「是的,我的名子叫做雷昂,是王都直屬聖堂教會的聖騎士,前些陣子被派到這個城鎮 " 莫德 " 來,目前是這個城鎮聖徒的負責人,在三天前的夜晚發現到森林中有些不對勁,一去才發現異端的勢力已經...」

「那個。」艾雷打斷了雷昂的話。

「村莊現在怎麼樣了?」

「以我的立場必須要和你說實話...很不幸的,當晚發現的只有...」

「你們有看到我的弟弟嗎?」

「非常抱歉,村落附近的森林都尋找過了。」

艾雷垂下了頭。

「但是比較神奇的是,有一座湖...」

「嗯?」艾雷瞬間又像是充滿希望般抬頭。

「那座湖在當晚後,湖水也不像是蒸發,而是完全消失,而且在地下有一個奇怪的傳送陣,你對那個東西有任何的印象嗎?」

「...」

「什麼奇怪的傳送陣,那個是古代的遺跡。」端著熱騰騰食物的女子踹開了門。

「阿阿阿,這個傢伙是莉茲,是個魔法師,我良心建議沒事不要靠近她。」

「你這傢伙...」莉茲拿著餐盤往雷昂的頭頂敲下了一下,碗裡的湯因此灑出來一些到雷昂的身上。

「阿哈哈,就說吧,順道一提,她也是我的未婚妻,在王都的宮廷魔法團裡可是數一數二的呢,只不過現在已經退團就是了。」聖騎士點點頭面露難色。

「人家的事情讓我自己說好嗎?親愛的?」莉茲放下餐盤後,彈了一下手指,雷昂的眼前突然爆出一小團火焰,嚇得立馬直起身子答是。

在一旁的艾雷看著兩人的對白,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你就邊吃邊回答吧,對了你叫甚麼名子呢,總是叫你小弟弟應該也不是。」

「艾,艾雷。」

「我在昨晚月出的時候,也就是普通人體內魔力最高峰的時候對你做了測量。」

「魔力?測量?」艾雷歪頭,為第一次聽到的字感到新奇。

「你連魔力是甚麼都不知道嗎?」

「普通人身體裡具有兩股力量,一股是來自於太陽的生命力,一股則是來自於月亮的魔力,能夠掌控自己擁有的魔力並且利用的人,除非有導師帶領,普通的人通常只能夠使出初階魔法的程度。」一旁正座的聖騎士補充道。

「就像去城裡交易的大叔會弄出小火焰逗其他人玩一樣是嗎...」

「然後仔細聽好,在月出時測得的結果居然...」

「居然...」艾雷吞了一口口水。

「完全沒有,我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就算比例在少,也不應該是這樣,書籍上也沒有記錄過零魔力的人存在,但也因此,艾雷,你看的到你的頭髮嗎?」

艾雷望向手中的清湯,藉著陽光反射,勉強可以看到,一時驚訝而目瞪口呆。

「為什麼是金色的?本來...」

「本來是黑色帶有一點棕色。」雷昂也對此表示不解。

「或許是因為比例特殊,所以最能夠代表個人性質的髮色才是這個樣子。」

「艾雷,經過那晚的事情,你的村落現在已經是無法居住的情況,我有跟這戶人家商量過了,一對老夫妻,沒有孩子,他們很願意收留你,你的看法如何。」

「欸欸,你沒有跟我說過這件事呢,怎麼不讓他當我的助手呢?」

「我...」

「普通的孩子遇上這種事情正常來說在往後的人生都會帶著充滿陰暗的表情度過一生,但你似乎十分堅強,所以我有另一個提案。」

「提案?」

「在了解村莊被襲擊的原因之前,我不認為你留在這個城鎮是一件好事,畢竟異端的目標似乎就是你。」

「你是說帶著奇怪面具的那群人嗎?」

「嚴格來說,他們已經不能稱作人,他們是放棄自己作為人類的身分,使用深淵魔法的一群人,最明顯的是拿下面具的他們,有著人和魔物混合的外表。」

「...」

「我的另外一個提案是,將你帶到距離城鎮外的一處修道院,那裡附近不會有任何的魔物出現,那座修道院是為了收留因為各種原因而喪失居所的孩子所建的,同時修道院也在聖堂教會的勢力下受到保護,自然也就是在我管轄範圍之內。」雷昂信誓旦旦的說。

一旁好像想起甚麼不好回憶的莉茲臉上流下了一道冷汗。

「雷昂,你不會不記得那個老太婆院長吧,我們以前...」

「對了,我們兩個也是因為小時候在那邊長大而相遇的,院長的部分嘛,雖然是有點嚴格,但是是個好人呦,大概...」

已經將飯菜一掃而空的艾雷,慢慢回憶起當晚村落所發生的事情,想了一想,心中還是掛念著弟弟,在被塞入奇怪的立方體的時候,好像有弟弟把手放在自己背後的感覺,而且,之後在湖邊被束縛在空中時,好像也感覺弟弟也在自己身旁,由此相信,雖然不知道他在何處,但是應該還好好的吧,那個傢伙雖然弱不經風的,但是總是在關鍵時候比任何人都還要可靠。

「再去修道院之前,我有一個請求。」

「小弟弟你認真的嗎,那個老太婆可是...」

雷昂抓著莉滋等著艾雷的下一句話。

「讓我再回村裡一趟。」

https://www.istockphoto.com/photos/split-road?mediatype=photography&phrase=split%20road&sort=mostpopular

隔日一早,艾雷在像熱淚盈眶老夫婦道謝之後,上了雷昂的白馬,在後頭的莉茲說到自己先道修道院那邊等了,手一揮,牆角的光線變得扭曲起來,莉茲在靠近之後身影隨即消失,一段時間後,來到的村落附近的森林。

「吶,艾雷,你知道為什麼聖堂教會這麼看重這起事件嗎?」

「是因為村旁的聖樹吧,村裡的大人有時候會取一些道城鎮販賣。」

「那顆聖樹蘊含的魔力性質和其他動植物都有些不同,或許是和周遭的環境有關聯有說不定,在近年來,異端團體積極地在尋找聖樹,並且破壞,根據紀錄,這座村落旁的是有史以來以來最大的聖樹,但不幸的是在聖堂教會掌握異端的目的後,向這座城鎮派出聖徒鎮守前,事件就發生了。」

「那種聖樹沒有辦法種植嗎?」

「很遺憾,目前王都的魔法團得出的最好結果,培養出來的聖樹大概就和水杯差不多大而已,然而在這棵聖樹枯亡後,本來抑制魔物天然的陣線,平衡也被破壞,可想而知,蒼桐鎮接下來的日子肯定不會安靜到哪裡去吧。」

說到這裡,兩人經過了一顆因為撞擊而變形的樹旁,本來留下來的血跡已經由聖徒使用聖焰淨化過了,留下來的只有一些陰影,和些許扭曲的地貌,再往前,進入到了村落,本來四處可見的血斑也不見了蹤影,整座城鎮就向是遺跡般,覆蓋了一層聖焰留下的灰燼,中心的祭壇也已經被摧毀殆盡,艾雷來到了曾經自己稱為家的小屋旁,從屋內拿起母親的衣物,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在屋外的雷昂見狀,也低下頭來,走到其他地方,查看是否有尚未淨化到的角落。

「嗯?」

經過聖焰燃燒過後的牆面,此時出現了一些裂痕,艾雷往裂痕靠近一看,一座牆面瞬間坍塌了下來,讓艾雷嚇得往後退了好幾步。

「裡面是空的?」

艾雷往牆裡一看,看到了一把沾滿灰燼的長劍,用力把它從裡面給拖了出來,雷昂察覺到了聲響,快速返回往屋內一看。

「那把劍是?」

以樣式來說比長劍還要寬但是大小又不及大劍,使用這種武器的人可真是特別呢,這些年頭會使劍的人已經不多了,雷昂想著。

「牆裡拿出來的。」

「要帶走嗎?」

「可以嗎?」

「那就交給我拿吧,你光是把它從牆裡拿出來應該就已經花了不少力氣了吧。」

之後兩人再來到了村落旁的湖邊。

「怎麼可能!」雷昂驚訝道。

眼前本應可以直接見底的湖,此時卻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湖面的水隨著風慢慢地搖動,反射著陽光,岸上的一處還有著聖焰淨化過的痕跡,除此之外,附近的聖樹則是像是被連根拔起一般,原地只留下了一個深窟,樹身則消失在了地表。

「這下可能要直接連絡王城了...」

艾雷在臨走前,在家門上留下了一行字,期望有天弟弟能夠看到。

新王國歷378年夏季,往城鎮旁的修道院,願平安,艾雷。

未完待續 ......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0. 燃燒的那晚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