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树
陈小树

甘当凤尾

波屯在召唤

Boston Calling


Metallica @ Boston Calling


蛰伏了三年,妖魔鬼怪们从土里爬出来 ,
在大太阳下庆祝重生。
纹身浓密,唇须嬉皮,都是脸上钉钉的事情,
听金属的,素质也得像生他那妈逼一样过硬。

马妹汗如雨下,终场憋了声雷,
吉他导电,故形如闪电。
谦虚的耗子,沙槌和背板都五颜六色,
班卓琴的切分音。

气球的二十传手,在舞台下面翘首。
原地起跳,水力稀疏,无以载舟,
但可以望穿裙子里穿了黑色。

短信飞着飞着就鸽了不如飞鸽传书,
不许背包,不许飞草,不许带walkie-talkie。
夕阳下吹一听泛着鼓面金光的啤酒自然惬意,
可我的口香糖壳子里早灌好了入夜后的威士忌。

肘开一条窄路,也寻不着藕花深处,
(只有不吃不喝不撒尿的铁粉给你白眼)
还不如原地等待,有缘人自会撞个满怀

跟在后头那女孩,抓着我衣角,
要不是开场白就男人送你来的,怎么着我也会伸出漂亮的手。
在这摩肩接踵的阵仗里,站得太开就会成为人海突破的缺口,
末了只能虚情假意地送送你走。

墨镜从裤袋私奔,喊破喉咙那妞也没听到,
手机闪光灯点燃一串钥匙,如厕急先锋们没有回头,
在音乐节上,需要 lost 也需要 found。

“Lets GO. Celtics”

迟到的那帮老东西,大概在吸入兴奋剂,
也可能是为彰显权力。
六十岁的酋长,点火召唤着他的家族,
Aye Aye ! 缺少敌人,
就原地画个圈拼命碰撞啊!
可时代已经后摇推前摇。

“防守!防守!”
“剩七分钟,凯尔特人要赢啦啊啊!”

末了,像星系外展的旋臂,
人们徒步从人的大星盘里脱离。
夜静下来,回到巢穴,拉杆余音刺耳,
爱的幻肢,这会儿也准时地开始疼痛。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