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9 articlesIn total 32059 words

品牌从业者的苦涩处境

Benno

最近被一位猎头拉进了微信群,群内聚集了一批天南地北的同业,要么是乙方广告代理公司的营销策划相关从业人,要么是甲方品牌部市场部的资深或者负责人,大家都从事品牌相关工作。疫情紧张的10到11月、不少企业裁员、缩减团队导致招聘职位大幅减少,碰巧让群里的同行们叫苦不迭地交流了一下最近各自的境况和企业主的经营方向和想法。

从近年猎头的下行看工作专业性的瓦解

Benno

从我当上部门负责人开始,陆陆续续认识到不少猎头。每次转换工作,更新职业履历时,也会被一些猎头联系上。这些年接触到的猎头,留下联系方式保持联络的粗略估算有二三十个,已经去掉一些后来删除联系方式的乱来的人。在与这些猎头沟通的过程中,逐渐感受到猎头这个行业专业性的下滑。从猎头这个讲求专业性的行业看开去,国内不少行业也有同样的现象和趋势。

足球小将与SLAM DUNK,对梦想的宽容

Benno

日本队踢进世界杯十六强,无论是在现场看球的日本球迷还是日本国内的球迷,还是多年来被足球小将启蒙和驱使着的香港和内地球迷,都一而再地提及足球小将甚至截取其中部分剧情与现实赛况对比。转眼12月SLAM DUNK电影要上映了,从电影预告出来直到陆续发布电影相关信息,每次的信息发布都掀起一波情怀话题。

虽失望,别绝望,怀希望

Benno

坦白说,最近十年目睹全国各地各种群体事件、逐步开始注意和发现举国上下的体制和系统在各个环节都存在荒谬的现状,这种情况不是特例而是普遍存在,我个人的感受是失望到近乎绝望的,甚至一度沉浸在绝望的郁结和苦闷中。但是在最近的白纸中,又见到了一丝希望,让我重新开始思考,这个已经结构性腐坏的系统是否会在将来存在某个拐点。

归因和逻辑

Benno

在11月底,广州忽然宣布降低疫情封控的措施。正好在这件事发生的前后,大学宿舍房间的微信群里几位老同学有讨论过相关的事情,在讨论过程中我也无法避免感觉到几位老同学的思维方式的根本差别和这种差别导致的对话难度。后来重新思考了一下,我认为最底层的差异是归因方法和常识逻辑。

财商低的孩子,一言难尽的妈妈

Benno

要写妈妈,一时间竟不知从何说起,因为父亲说话不多、对我的管教大多是肢体暴力,在我成长的经历中留下的记忆为数不多但是印象深刻,反而妈妈在家中占据主导地位,我的成长处处有她的言行与事,繁琐细碎,太多反而不容易理出个头绪。

不看足球的孩子,关于爸爸的回忆

Benno

刚写下标题马上意识到可能会造成误会,先说一句抱歉。先声明,爸爸目前健在。并非故意标题党,本文确实是关于爸爸在我儿时的几段回忆,而这些人生的瞬间对我的影响深远,日积月累塑造了今时今日的我。

草台班子系列 后记 自省

Benno

记录完两年的两段“高流动性”工作的草台班子主要人物,草台班子系列暂时结束。写了许多别人的问题,还要回到我自己身上,检讨一下这两段工作中我在哪些环节出现了误判、造成了失误。以此警示自己,在后续的工作机会甄别和职场上尽量避免重蹈覆辙。

草台班子系列 C公司(EP04 - 产品设计)

Benno

产品设计是C公司最核心的职能部门,负责所有产品的设计开发直到打样微调最终确认样品交付。产品设计部门也是H先生创立这家公司的最初从全国各地物色行业内有经验和有能力的三位核心设计负责人来组建的部门。也是这个核心的部门,既消耗着公司最多的资源,又保持着最低的效能,还是H先生最没办法又离不开动不得的部门。

草台班子系列 C公司(EP03 - 财务大哥)

Benno

原公司的财务大哥,是H先生在创立团队初期先从工厂借调过来的财务(兼人力和行政)负责人。在设立新公司的初期,关于员工名单与资料、原公司的账目的交接都要与他对接。这位财务大哥人品还可以,只是业务能力不敢恭维。

草台班子系列 C公司(EP02 - 销售总监)

Benno

从我入职接手要设立新公司开始遇到的头一个奇奇怪怪的人就是这位销售总监。这位仁兄挂销售总监的职衔,实际上主要负责线下渠道、经销商的业务,同时名义上监管电商业务和项目,资历上算是公司里高层。但是他日常的沟通、工作安排和执行,却处处显露出土匪的野蛮和官爷的骄傲。

草台班子系列 C公司(EP01 - 创始人)

Benno

结束Y公司的工作之后,经过朋友介绍,我与C公司创始人认识,并进入C公司工作。C公司是另一个行业、有实业的企业,在我决定加入的时候对C公司的判断是有良好的基础、在行业赛道里也有潜力。加入开始工作逐步发现C公司从创立开始就有不少根本性的问题,积重难返,很难扭转。所有问题的根源当然也是离不开最核心和最跟本的人物:创始人。

草台班子系列 Y公司(EP06 - 搬办公室)

Benno

草台班子系列的Y公司系列,到最后一篇了。以我离开之前的一次办公室搬迁来结束这家公司的故事,也是全公司所有员工都参与的一件事,既看到全员的心态、也是员工们去留的转折点。

草台班子系列 Y公司(EP05 - 业务团队)

Benno

上一篇简要说明了Y公司的提成机制,这一篇延续下来回忆一下业务团队。给业务团队冠上草台班子之名其实有点冤枉,因为他们的能力、意愿实际上是被创始人和执行官的管理造成的。但是他们确实是机制下鲜活的样本,我觉得还是值得记述下来。

草台班子系列 Y公司(EP04 - 提成制度)

Benno

上文提到业务伙伴机制,也就不能不提Y公司的提成制度,因为业务伙伴机制就是建立在已有的提成制度上。毫无疑问,好的提成制度能正面激励业务相关同事努力创造业绩,但是如果机制出现问题也会带来长远的麻烦。

草台班子系列 Y公司(EP03 - 一位掮客)

Benno

Y公司无论创始人还是执行官其实都是业务能力很不错的超级业务员,为了拿下客户和项目愿意付出大量时间和精力,如果专注在业务开发、适当信任并放权其他职能部门的负责人推进工作,就是非常好的合作团队,而不会变成草台班子。为了获得更多业务,设立了业务伙伴机制,因此引来了本文的主角:一位掮客。

草台班子系列 Y公司(EP02 - 执行官)

Benno

这位执行官,COO,同时挂着副总经理的头衔,是从高校体制内出来的老师。正是这位COO通过我大学时的辅导员联系到我,把我邀请到Y公司来协助公司团队重构、业务转型。也正是这位二号人物构成主要的草台班子。

草台班子系列 Y公司(EP01 - 创始人)

Benno

最近在投递简历时被一位HR指出我最近的两份工作流动性较高,让我萌生了记录并分享这两份工作经历的念头。正好最近在开始下一份工作之前有空可以写写。对于草台班子的职场记事,我未必能总结些高屋建瓴鞭辟入里的结论或者高明的意见,但至少可以写下来让大家看看甚至笑笑,日后遇到相似的人和事可以对照着早发现早做应对准备。

新人打卡

Benno

在Matters已经断断续续发了一些零零碎碎的文,但是从未正式新人打卡,补一个新人打卡吧。

我的笔记本电脑(NEC HZ650/C)

Benno

在MacBook Pro第二次硬盘故障、还未动手更换SSD硬盘的这段时间,我需要一部电脑工作,而刚好这个时间段公司安排了一次日本旅行,于是在旅途中入手了这部NEC HZ650/C,一直使用至今,虽然主力仍是MacBook Pro但是NEC也作为主力数年时间,目前也只是半退役备用状态,未算退役。

我的笔记本电脑(MacBook Pro)

Benno

这部2012mid的13寸MacBook Pro,是我迄今为止使用年限最长并且还在使用(对的,此文此刻就是在这部笔记本电脑上键入)的电脑。既是我第一次动手自己拆开更换零件的笔记本电脑,也是更换和升级零件次数最多的笔记本电脑。

我的笔记本电脑(FUJITSU FMV-S8340)

Benno

TCL T20过热影响使用,便开始考虑换一部更稳固耐用的笔记本电脑。刚巧2009年被公司(2006年从TCL离职,后入职一家日资背景的广告公司)派往东京研修,听从日本留学回来的同事说日本的数码产品中古交易即靠谱又价格宜人,于是做起了在日本购入二手笔记本电脑的准备。

我的笔记本电脑(TCL T20)

Benno

2021年来回折腾搬了两次家,折腾的过程中萌生了强烈的断舍离念头,其中把一直带在身边但是没怎么使用的笔记本电脑拿去回收了。割舍的时候没有太多的不舍,倒是回忆起许多笔记本服役阶段的生活琐事,决定用文字记录下来,也当是个得体的告别。

香港这根倒刺正在撕开一个致命的创口

Benno

恐怖电影里有一个让人后背发凉的情节。指甲旁边的小倒刺,一点点地往上撕,撕不断却牵连着手指的皮肤,逐渐撕扯开一个更大的创口,甚至往上撕开手臂的皮肤,再到身体,就像全身表皮被拉开拉链,表皮下的血肉被暴露出来。当下的香港就是撕开中国巨人表皮的那根倒刺。

官媒持续产出统战新闻及内容的效果

Benno

近日有位在海外的华人朋友在Facebook私信我,发来一条由中国军方拍摄制作的89年六四视频,内容主要是民众拦截攻击入城军车,北京城内各种被摧毁的惨象。与这位多年的朋友交谈下来,他表达的主要意思是,这件事到处都是一面倒的声音和意见(谴责暴力镇压),他觉得有必要也听一下不同的声音。

10月15日,我的微信被限制登陆

Benno

笑,微信没有被封过的国内人生是不完整的。今天早上醒来,微信被封号8天,被封原因是“涉嫌传播恶行谣言等违法违规内容”。对微信号被封早有心理准备,身边的朋友多多少少都有过同样的经历,被直接杀号的都有,见多了自然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当然还是会感到愤怒和无奈。

一国两制是一场失败的试验

Benno

三个多月,香港的运动依然没有冷却下来的趋势。从引发运动的逃犯条例开始,陆续暴露出越来越多的问题,也牵涉进来越来越多的相关方。每天看着各种新闻,既愤怒又无力,越来越沮丧。为了脱离情绪,选择屏蔽新闻和信息,翻出《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重读了一遍。

我取关了一位TVB百科朋友

Benno

看香港的电视长大的广东一代,最接近香港文化的内地群体,本应最有可能理解香港人立场和诉求,但是在2019年夏季这两个多月里,为什么依然大多站在高墙这边?我尝试结合自己这些年对广东年轻人收看香港的电视的习惯观察,描绘一些变化和趋势。广东,地缘和语言都和香港有先天的亲密性。

卒業

Benno

卒業,日本的词语,即中文的“毕业”。应用场合,从原本的学校毕业,延申至员工离职,再到团体内的某个爱豆单飞,都可以用。词义从本义的完成学业,引申到完成一个阶段的工作,朝着下一个目标进发。如果认同人生是一个不断成长的过程,那么不同的人生阶段就对应有各种场合和各种意味的卒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