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星人

闢一塊心田,自個兒筆耕。嗜好太多,時間太少。想隨心所欲,亦隨波逐流。主修心理學,NLP高級執行師、註冊催眠治療師。愛動物、愛寫作、愛學外語,重複學習、忘記、再學習。不擅長運動,相信 Thoughts Are Things,2019 年參加大阪初馬,因為堅持,所以完成。2021 年由香港出走到英國,開展人生下半場大冒險。

男生挑戰禁髮

已不算近期熱話

規的男女不平等

男生髮型成為早陣子的熱話。(熱度早已被演唱會意外蓋過了)

記得我在《校規》一文都提及過自己中學母校手冊中,對男生的髮型有以下這條校規:

「前不及眉、中不及耳、後不及領」

相信不少中學都有這麼一條校規,要男生必須蓄短髮。

其實自己母校不少校規,我在學生年代已覺得男女不平等:

  1. 女生可以電髮,男生不可以。
  2. 女生冬天 14 度以下可以不穿裙子穿褲子,但男生任何氣溫都要穿長褲。
  3. 女生規定校裙長度要及膝,男生沒有規定褲管長度。
  4. 男生規定上木工金工,女生規定上家政課。

等等等等。



校規不可改嗎?

關於男女平等的問題,我想大概是永無休止的爭辯,因為男和女先天就存在着根本性的不平等,我們在爭取的男女平等,只是盡可能地平等,而不可能絕對平等,畢竟本來男女就大不同,這是上天早有原廠安排,我們一般都不能改變。

所以,我並沒有認為校規也可以完完全全地男女平等,不過,隨着社會進步,隨着世界逐漸打破對性別的定型,甚至接納不同個體對性別有不同的理解,校規甚至法律是否可以有所調整,而不是數十年不變,拿着百年老校的校規沿用至今?

我認同男女有所不同,也明白學校要訓練學生淳樸、守規的要旨,但與時並進也是十分重要,默守成規可能會變成食古不化。尤其好像這次男生髮型風波的主角坦言自己有性別障礙,是否更應重新檢視學校的校規有沒有照顧到這一類別的同學?如果未能一下子修訂校規,又是否可以視作特殊個案個別處理?



教育的真義

其實是次事件中,最令人驚訝不是香港校規的守舊或男女不平等,而是作為教聯會副主席的鄧飛在電台節目中對事件的回應,凸顯香港教育界的落伍與荒謬。

他指校規制訂與執行是從「整潔樸素」角度考慮,但主持人問到如果說男生留長頭髮但打理得比女學生更整潔又是否可接受時,鄧飛表示:「犯法囉!」又指:

  • 男女身心存在差異,校規是因材施教嘅其中一部分。
  • 男性大汗,與女生身心存在差異,自然有差別對待。
  • 係咪一定要所有時尚生活方式都要跟到咁貼呢?
  • 如果大家着乜都得嘅咩咪比拼囉!
  • 校規係咁規定。

其實作為一個代表教育界發言的人,是否可以有點質素、有點技巧?我都不要求你有甚麼宏觀或教育理念,但至少都要懂得包裝一下說話才說出口,不要這麼失禮好不好?

是否所有校規定了下來都不可以修改?如果法例都可以修改,校規又為何要如此神聖不能侵犯,還要笑話地把「犯校規」說成「犯法」?一個社會的進步不就是不斷修正和改進嗎?如果所有事情一成不變,要不要回復「浸豬籠」、「絞刑」的年代?

男性女性身心存在差異,但這真的與髮型的規定和大汗與否有直接關係?那是否大汗的女生就要剪短頭髮,汗水較少的男生就可以留長頭髮?說這句話之前又有沒有了解過男女汗水的分別是否有那麼大?

衣着打扮劃一是希望減少比較,建立樸素型像,但比拼其實時時刻刻分分秒秒都在發生,由幼稚園面試之前已正式「開戰」,如果真的這麼堅持平等、不崇尚比較、有教無類,那為甚麼還要面試選學生、要考試分班分優劣?不想比拼真的就是主因?

說這是因材施教,但有沒有了解過林同學提出的性別障礙問題呢?如果真正的因材施教,才不是食古不化地一味強調總之是校規就要死守,而是了解這類學生的需要,檢視現時學校的校規有沒有可以彈性酌情處理的方法,認真尋找可以協助學生了解自己性別問題的專業人士。

鄧飛一席話,我並不覺得他有心於教育下一代或關心學生,而是高高在上地說一句﹕「我說了就算!」

教育的真義究竟是把上一代的想法、知識硬塞給下一代,還是以上一代的經驗去培育下一代有更高更濶的發展?



獻醜不如藏拙

其實打官腔又有幾難?

「聆聽到學生的意見,會重新檢視校規是否需要重新修訂。」
「明白個別學生會有特殊需要,會尋求相關專業人士意見。」
「校規有一套既訂規則,但絕對關心個別學生的成長問題,希望可以找到一個平衡點。」

諸如此類。

甚至簡單一點,鄧主席大可不接受訪問,好過這樣見笑於人前。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