撈葉兒劉

律師,擅長專利法|Civil & Common Law 都懂點|自由主義蘸點左|爵士樂迷|主要會寫些科技、能源、社會觀察評論,後面還想嘗試開個爵士樂手傳記專題

杰克逊大法官提名记

“ 杰克逊凭借她出色的履历,以及这些天质询答辩中所展现的克制、沉稳、包容、温情,在一众男性组成的参议院前,完美的诠释了“女性”的定义。”

经过4天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激烈质询,近一周的司法委员会投票、全体参议员投票,由拜登提名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凯坦吉·布朗·杰克逊(Ketanji Brown Jackson)险以53:47得票通过提名,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非洲裔大法官。现年51岁的杰克逊预计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夏季休庭期后上任,接替将要退休的、同为自由派阵营的布雷耶(Bryer)大法官,自2020年痛失金斯伯格(Ginsburg)大法官后,自由派阵营暂且稳住了联邦最高法院九席之三。

与其他联邦法院法官一样,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选拔须由总统提名、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审议、质询,后由参议院内部辩论、投票,投票过半数(simple majority)可通过提名上任。在对被提名者要求方面,不像美国总统(要求候选者的出生国籍为美国),美国宪法并未对大法官被提名者的年龄、教育、出生国籍(native-born citizenship)做出明确限制。不过,当选的法官绝非平庸之辈,他们大都受过专业的法律训练,有着丰富的法官、律师、检察官、法学院教授等相关法律从业经历,甚至很多都做过前任大法官的助理,有一定的“传承”关系,例如杰克逊就曾做过布雷耶的法官助理,去年提名上任的巴雷特(Amy Barrett)就做过著名保守派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的法官助理。

大法官的提名并非“百提百中”,自1789年起,共有115名大法官任职,但也有多达37位提名者未能通过,或被直接投票否决、或被撤回提名。整个选举过程中,全过程电视直播公开的质询环节最具看点,由来自两党的22名议员组成参议院司法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judiciary),委员会成员均可直接向被提名者发问,对被提名者的身世背景、学校表现、工作履历、过往发表言论等方方面面展开调查与盘问,2018年被提名的保守派法官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就在质询调查中就陷入性骚扰事件的“罗生门”,最终50票赞成、48票反对,险些落选。

此外,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成员大都受过法学院训练,做过律师、擅长辩论,有些也已从政多年,擅长公开演说、老谋深算,被提名者一旦稍不留神,即可能落入“敌对阵营”参议员所精心准备的陷阱问题中。被提名者虽不可避免有自己的意识观念倾向,但法官的职业定位又要求其保持一定的中立、客观性,因此“不予置评”往往是最稳妥的答辩策略。

下面通过整理本次质询中美国保守派与自由派的交锋重点问题,以期小窥当下美国热点法律问题背景。

支持批判性种族理论?

批判性种族理论(CRT,Critical Race Theory)是一种主张通过研究“系统性种族歧视”(Institutional racism, also known as systemic racism)以更好理解、强调种族不平等的理论。

在对杰克逊的质询中,共和党议员曾反复询问,在判决中是否会采纳这种理论。例如,泰德·克鲁兹(Ted Cruz)就质问杰克逊,是否认同“所有社会矛盾都可以视为种族矛盾?”还将一本名为《反种族主义婴儿》(Antiracist Baby)的幼教书中的观点当场展示,询问杰克逊是否认同书中观点“每个婴儿都是天生的种族主义者”,并直接带火了该书的销量。

泰德·克鲁兹(Ted Cruz)是来自德克萨斯州的拉丁裔美共和党“明星议员”,先后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和哈佛法学院,曾在布什的总统选举团队中担任国内政策顾问,也有多年律师执业经历,2013年时进入参议院,对中态度“鹰派”。在2016年共和党内初选中仅列川普之后,并有意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角逐。

杰克逊予以否认后,克鲁兹显然是有备而来,提到杰克逊在2015年4月芝加哥大学演讲中曾讲过“(刑事)量刑(sentencing)是一个很有趣的过程,因为这一过程融合了各种刑事法律、规则...当然还有宪法、批判性种族理论,谈判,甚至合同。”

杰克逊则赶快澄清,表示本意并非是指自己在量刑过程中一定会用该理论,而是说批判性种族理论是众多需要参考的学术理论之一,自己过往做过的570例判决无一直接采用该理论。因为共和党议员后续未能找到更多材料再做文章,方才作罢。

批判性种族理论为什么会两边讨嫌?

批判性种族理论是将美国的种族主义问题由历史原因扩展到社会结构、财富分配、教育资源等各个方面,尤其反对“白人特权”,保守派、共和党强烈反对在公立学校教授该理论。但是,因为该理论较为激进,认为即便对所有族裔一视同仁,也不能弥补既有系统性歧视所遗留的问题,因此即便在自由派阵营中,也有对该理论的批评,指出其过于强调种族、性别议题,会导致劳工、财富差距等问题实质部分得不到足够重视。

杰克逊自己曾教授"量刑(sentencing)"课程,她在芝加哥大学演讲中,谈到了"量刑"这门课的学习意义:

(刑事)量刑应属于必修(”don’t-miss”)的课程,非常值得每个刚入行的律师学习。美国有97%的联邦刑事案件是通过认罪(guilty pleas)解决的,其中的量刑就非常关键。
即便是非刑事律师,量刑也是值得学习的,因为量刑刑罚涉及政府权力对个人自由意志的压制。如德肖维茨(Dershowitz)所说:“我们可以通过一个社会如何对待囚犯来评价它”,即我们需要理解政府是如何运用权力规范破坏规则者的…此外,量刑政策也涉及多门跨学科知识,包括哲学、心理学、历史、统计、经济、政治。

袒护性侵儿童犯?

很多媒体称杰克逊是“美国近30年来首位拥有丰富刑事辩护经验的大法官”,这让我感到比较意外,毕竟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是刑事司法体系的关键一环。美国最高法院已沦为保守派的主阵地,但杰克逊的提名上任,还是有望为刑事司法改革注入新生力量。然而,在本次质询中,她丰富的刑事经验却成为保守派共和党议员的众矢之的。

例如,泰德·克鲁兹就通过统计指出杰克逊在对涉及儿童性侵图片的刑事案件中,对被告的量刑要比其他法官轻47.2%;共和党议员乔希·霍利(Josh Hawley)也指出在具体7个案件中,杰克逊的判决量刑均低于公诉方的建议量刑。

但是,《纽约时报》就指出,共和党议员并未能给出明确的参照标准,杰克逊在该类案件上的量刑裁定并没有轻判,法官量刑低于指导标准其实非常普遍。例如,在2019年联邦财年,总体上只有30%涉及儿童性侵\图片的被告被判罚在指导量刑内,有高达59%判罚低于指导量刑的刑期。最后,《纽约时报》还指出共和党议员们明显“双标”,即便川普提名的法官在儿童性侵案中也有类似量刑情况,他们均投了赞成提名票。

《华盛顿邮报》就有文章指出,通过杰克逊被问到的刑事司法方面问题,还有两极对立的投票结果,就可以大致判断美国未来的刑事司法改革将举步维艰,量刑指导规则等将很难被有效的讨论修改。此外,还可能阻却未来更多具有基层刑事审判经验的法官被提名,促使法官们在量刑上更加严苛。所以参议员汤姆·提力斯(Thom Tillis)就指出“也许国会(Congress)才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地方。”

为恐怖分子辩护?

在《美国宪法第六修正案》规定“严重刑事指控被告享有律师辩护权利”基础上,刑事司法法案(Criminal Justice Act) 规定,设立联邦公设辩护(Office of federal public defender)办公室,联邦公设律师办公室可以要求法庭指定律所律师来代理案件,费用由联邦公设辩护办公室支付,为财务上无力负担、面临联邦刑事指控者提供法律支持。

杰克逊曾在2005年至2007年间担任过助理联邦公共辩护人(Assistant federal public defender),代理过四个涉及关塔那摩、古巴监狱的案件,这些案件中的被告最终均未定罪,且杰克逊在离开公设辩护办公室加入一家律所后,还继续代理了其中一名被告的案子。共和党议员玛莎(Marsha Blackburn)借此泼脏水:”杰克逊并未把她的时间、才智用到保卫弱者、退伍军人,而是用来帮恐怖分子逃出关塔纳摩。“

对于这段争议经历,杰克逊曾在2021年被提名为DC上诉巡回法院质询中,坦诚的用“热情”(投入)来形容,她指出律师的职业道德(ethics rules)禁止律师公开表露与客户立场抵触可能损害客户利益的意见,她确实非常在意那些被美国政府非法拘留、逮捕、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中的人,但她也提到“我哥哥当时在伊拉克服役,我对9-11事件所造成的国土安全问题同样非常忧虑....至于到律所后的继续代理,则是律所在不知情情况下的分配,不是主动要求。“

此外,杰克逊还补充了当时的法律背景:2004年联邦最高法院刚裁定执法机构有权将敌方拘留在关塔纳摩监狱,但被拘留者也可以提出法律审查要求,享有宪法规定的人身保护令权利(habeas right)。她在2005年加入公设辩护办公室时,相关法律问题的处理可谓一片空白,很多信息涉密,大家都不清楚执法机构的权力边界在哪,辩护律师完全就在摸黑,而她就在这一背景下,不得已以重法律论述、少事实的辩护方式,以近乎相同的方式处理了四个案子,能获成功也比较意外。

给”恶人“辩护时常让律师们陷入非议,甚至自我的道德评判挣扎中,但又是确保审判正义性的基石。二战中,罗斯福就曾力主对法西斯战犯予以审判,而非直接定罪,意在让正义得到最大程度的伸张、铭记与反思。正如民主党参议员派屈克·莱希(Patrick Leahy)所提到:“如果要保障不偏离法治,那么在给这些被控为’恐怖分子’的被告提供辩护时,恰恰需要我们最出色的律师介入,无论这其中的政治争议会有多大。”

定义“女性”


我们很容易将法官的形象理想化为一个冷静、公正、无私的形象,大概就如动漫《攻壳机动队》里那个机器人法官形象,它是一台完美的演算机器,你从它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变化。

然而,现实中,我们又渴望看到法官成为“人”的那个瞬间,希望他们的裁决中能共情到当事人的遭遇、苦楚,《华盛顿邮报》列举了多位在国会质询中动情流泪的被质询者,他们都曾在叙述自己遭遇“逆境”经历时落泪,会愤怒、会侧目、会伤心流泪,杰克逊也不例外。

民主党参议员柯瑞·布克(Cory Booker)在质询中更是有感而发,从质询者直接当起了杰克逊的传声者,贡献了一段精彩的演讲,”作为非裔、女性,她花了太久才到了今天这一步。“ 他细数了作为少数族裔走到今天的不易,杰克逊这些天面临的种种折磨式的提问、抹黑,称赞杰克逊的优秀,以及她的选任对美国的历史意义。

在被问道那个总针对女性的万难(恶)之问 ——如何平衡生活与母亲角色(家庭)?,杰克逊大方的承认:“我很难总是做到平衡”。当共和党的女议员设下一连串圈套提问能否确定“women“(女性)定义时,站在性少数群体(LGBTQ)一边的杰克逊谨慎的回答了“不能”,并因此被FOX News等保守派媒体、川粉炒作为笑柄。然而,杰克逊凭借她出色的过往履历,以及这些天答辩中所展现的克制、沉稳、包容、温情,在一众男性组成的参议院前,完美的诠释了“女性”的定义。

参考:

1 Judge Jackson and Critical Race Theory - FactCheck.org

2 About Ted | Senator Ted Cruz (senate.gov)

3 The Facts on Judge Jackson’s Sentencing in Child Porn Cases - FactCheck.org

4 [About the Supreme Court | United States Courts (uscourts.gov)](https://www.uscourts.gov/about-federal-courts/educational-resources/about-educational-outreach/activity-resources/about#:~:text=Article III%2C Section I states,decide how to organize it.)

5 [Unsuccessful nominations to the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 - Wikipedia](https://en.wikipedia.org/wiki/Unsuccessful_nominations_to_the_Supreme_Court_of_the_United_States#:~:text=There have been 37 unsuccessful,of a session of Congress.)

6 Criminal Justice Act (CJA) Guidelines | United States Courts (uscourts.gov)

7 Opinion | Ketanji Brown Jackson’s confirmation hearings revealed the unlikelihood of criminal justice reforms - The Washington Post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