撈葉兒劉

律師,擅長專利法|Civil & Common Law 都懂點|自由主義蘸點左|爵士樂迷|主要會寫些科技、能源、社會觀察評論,後面還想嘗試開個爵士樂手傳記專題

请闭嘴,放过新冠“救命药”!

“ 把供应过剩的连花清瘟用来多买几盒Paxlovid,可能就能挽救一个人的命!”

关于中西医之辩,大多已无关研究方法论、科学原理、实验数据,而是成为关乎传统文化、他人信仰、民族自尊、爱国情怀的战场。我本着尊重他人“信仰自由”的原则,在各类场合尽可能避谈中医。但几天前,当看过各个自诩为“大国”、“智库”、“关注百姓民生”的公众号在辉瑞新冠口服药Paxlovid纳入我国医保后的集体跳脚,还是觉得有必要发声,“对冲”下谣言。

近乎一边倒、10万+阅读的声音让我担心,倘若决策层哪天真的被这些“野生智库”的谬论裹挟,停止引入、进口该药,将其剔除医保,或是身边有需要用药患者被其误导,拒绝用药治疗、发生医患冲突,引发认知冲突带来家庭矛盾,届时遭殃的只怕不是什么“境外势力”,而是我们每个普通老百姓了。


谬误1. 将连花清瘟的7.1元政府集采价与2300元的Paxlovid医保价做对比,直呼“国产良心遇到美国奸商围剿”:

而有些人之所以围剿莲花清瘟,因为莲花清瘟胶囊是国家指定的三种抗新冠药物之一,你知道采购价是多少吗?才7.1元,就是靠着我们的中医中药,中国成为防治新冠疫情最好的国家,没有之一。

先不提近期重挫以岭药业股价的“连花清瘟15天研发,1个月上市”传闻真假。Paxlovid的研发、上市在全球奥密克戎高峰之前,直到近期产能提升,供应量、使用量逐渐跟上,辉瑞及一些研究机构得到了Paxlovid的进一步效果反馈,确认对奥密克戎也具备一定效果。但是,根据辉瑞公司及国家药监局介绍,新冠口服药Paxlovid的准确定位是“用于治疗成人伴有进展为重症高风险因素的轻至中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患者。”


也就是说,Paxlovid并非给目前绝大多数感染为奥密克戎可自愈轻症、无症状患者准备的,而是为那些未完全接种、本身身体病弱、或其他医生认为有重症风险的群体准备的,也是市场上现有唯一经过临床三期确定有效的新冠口服药。此外,根据研究统计结果表明,Paxlovid能将高风险人群新冠重症风险比例降低89%。

试问,

2300元比ICU一晚的价格如何?

比重症康复理疗费用如何?

比重症后遗症、甚至人的性命如何?

难道我们要指望给有重症风险的老人、孩子吃毒副作用“尚不明确”的连花清瘟,指着清肺排毒让人起死回生吗?

 

谬误2. 野生智库不知从哪找来的新闻截图,认定澳洲售价大概在200多元一盒,并提到Paxlovid“市场销量不佳”:

我们看某媒体竟然还在舔着脸说美国神药在美国是3000多块钱一盒,而我们拿到手折和人民币花2300,已经是相当便宜的了。意思是给中国老百姓省钱了。 但是他们却闭口不提这种药物在澳大利亚折合人民币仅仅是200多块钱一盒,和上海相差了快十倍差价了!

2300元的采购费用在全世界是什么水平?

根据近期国内新闻报道,近期上市的2.1万盒Paxlovid是于3月17日进口到货,3月27日医保定价出炉,2300元一盒,可连续服用五天为一个疗程。“野生智库”们大概检索能力匮乏,不知道以上澳洲的售价其实是财政医疗补贴后的价格,若是给他们找到在美国、加拿大能凭处方能免费领取相信他们还能编的更离谱。


从公开新闻信息来看,国内这批采购的Paxlovid确实低于美欧等发达国家政府对内采购价格,例如美国去年12月就订购的1000万盒,单价盒价格为530美元(约合3367人民币),其他发达国家也基本相同。


谬误3. Paxlovid成本仅120元?

此外,“野生智库”还找到了关于印度仿制Paxlovid售价120元的新闻,据此直接宣称该药成本价格就是120元。

但一方面,稍有常识者都了解,一款新药的研发成本有多高,例如,近年承接了西方药物研发临床实验外包的药明康德股价已翻了好几番;另一方面,这样的“成本价”是中国现实上无法获取的,在WTO框架下,中国一直未能享有印度享有的药品专利强制许可,根据印度法律,在“过程专利”不被侵权情况下,用不同合成路径制备相同成分结果药物也可被豁免;更重要的是,印度的仿制药效果并不等同于专利药,仿制药在崩解速度控制、吸收效率、副作用、效果情况都得到不到保障。

 

谬误4. Paxlovid全球销量惨淡?

他们更不会告诉你,美国的这个所谓的神药在美国市场销售并不理想,而中国市场有可能成为这一款药物的救命稻草。

说Paxlovid全球销量惨淡完全是无稽之谈。Paxlovid早在去年就迎来世界各国的一波抢购潮,美国以外如德国早在去年12月就定购100万盒,澳洲也定购了50万盒,根据彭博社近期报道,即便是中、低收入国家也采购了合计近400万盒。辉瑞更是计划在今年将Paxlovid产量预测从8000万盒提高到1.2亿盒。有哪家上市公司会如此规模投入一个市场预期不好的产品?

谬误5:“野生智库”还普遍会牵扯上前阵子招惹到连花清瘟的万达、丁香医生,指出其与外资机构千丝万缕的联系,还要煽动问责“有关部门”:

前天的文章给大家说了,王健林的儿子王思聪炮轰莲花清瘟胶囊,却被扒出原来万达早已进军医疗行业,并且和研发美国辉瑞药物的美国匹兹堡大学建立深度合作,要共同建立国际医院。..... 说到这里看明白了吧老铁们,那些组团围剿中医中药和鼓吹美国天价神药的其实是一波人,为了利益,有些人已经彻底不择手段了。...... 能用这么短的时间通过审批火速空降上海,并且进入医保,资本的能量之大让人瞠目结舌。提醒有关部门,人在做天在看, 谁要拿老百姓的生命开玩笑,谁要是借助疫情大发国难财,迟早会被送上历史的审判台!!!

在他们的叙事中,只要他敢说、读者敢想,那么街边任何一只蝴蝶抖动翅膀就都能在美国掀起一阵风暴,仿佛我们的医疗疾控专家都是任由西方资本宰割、糊弄误导的二把刀,探索引进高端诊疗设施、人才的尝试都是为了割韭菜,科普的专业医生反而成了洗地造谣、传谣者。

不过,我也想提示诸位“野生智库”:故意忽略国外财政采购价格不提,拿国外医保补贴、财政采购后一般民众的获取价格对比我们已经拿到的相对优惠的医保采购价格,据此搬弄是非、暗示煽动群众施压推翻药物纳入决定,并达到了10万+阅读量,可能已经造成了大众对用药选择的恐慌,在目前国内疫情紧迫的现实情况下,还可能产生进一步恶劣影响,是否先评估下自己构成寻衅滋事、编造、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或因扰乱社会治安被行政处罚的可能呢?

疫情当前,是否该为中药、中医护盘?

中西医之辩涉及不同知识储备、文化背景、个人直观体验等多方面因素影响,相关讨论遍布网络,但往往是任何一方无法劝服对方,最终各自停留在原先观点的同温层内。但在本轮疫情高峰中,有一种普遍认同的观点是,我们之所以不能选择“共存”路线,是因为我们与西方在人均医疗资源方面还存在着巨大的现实差异。算上疫情期间的增长,中国公共卫生支出占GDP比例在2020年仅达7.12%,疫情前保持5%-6%左右的水平近20多年,确实远不及发达国家投入的多。

2020年中医机构[2]财政拨款981.9亿元,与2019年573.6亿元相比,增长了408.3亿元,增幅为71.2%,占卫生健康部门财政拨款13331.5亿元的7.4%,比2019年的6.5%有所增加。

即便我们认为中医的诊疗、中药、针灸、按摩是一种通过历史累积的有效经验手段,世界各国也都有不同程度的草药辅助治疗手段。但在总体医疗资源有限的现状下,我们是否还要继续抬升中医地位,增加其占有的社会资源才是值得质问、思考的!尤其是眼下疫情紧急,单凭对中药和传统文化的信心是不足以违背自然规律,口头喝令病毒退却的。

西医医生,具备药物研发能力的化学、生物等博士至少经过8-10年苦读能成才,一直是我最敬佩的职业群体,尤其是在中国目前医疗资源投入不足背景下,一线研发工作者、医生所得待遇往往与其学识、工作强度不成正比,更不用说因为医保覆盖不全面、民众普遍欠缺医学常识等引发的紧张医患关系。

西方国家中,中产家庭往往把医生作为培养子女的理想职业方向,甚至有很多医生世家,但国内的现实是,很多医生却因为上述现实坚决不要让子女再学医。我们的医护人员在抗疫前线坚韧付出,从业环境已经很差了,还请各位自诩为“智库”的自媒体从业者照照镜子,检视一下自己的知识储备,若不懂,就请闭上嘴把舆论空间让给专业人士。

 也许在近期的疫情高峰之前,我们确实有自信不买这款“外国神药”,慢慢自研。但眼下疫情大有四处扩散趋势,尽早推动谈妥国内仿制药企合作、甚至推动辉瑞免费专利授权(据悉辉瑞将免费授权105个经济落后国家Paxlovid专利),或者推动国产新冠口服药的二\三期实验研发上市才是救火之道,而不是将精力用来捕风捉影、狭隘宣传扩散这类“西方都是奸商”、“外资忘我之心不死”的阴谋,煽动发起中药保卫战。

把每家供应过剩的连花清瘟,用来多买一盒Paxlovid,可能就能挽救一个人的性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