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1 篇作品累積創作 56281 

【翻譯】受阻的道路:天安門鎮壓之後的政治性勞工組織

Blockflote

工人運動者在1989年民主運動結束後的鎮壓中遭受了巨大的打擊。雖然隨後幾年通常被認為是中國工人運動的低谷,[...],一些活動人士仍繼續嘗試組織工人。這些人們懷著在70年代和80年代的民主運動中形成的理想,從事著明確具有政治意味的勞工活動,常常設法從1989年的「廢墟」中重新聯合各種反對力量。

【翻译】走向全球:中国非政府组织的国际努力

Blockflote

要考虑的更重要的问题是,NGO为什么目标而奋斗,它们采取的方法,以及它们可以利用的资源。归根结底,重要的是中国NGO对全球公共福祉的真正影响。取得这种影响的前提是中国NGO在国内的发展可以更加强劲和自主。

【翻译】从国家人道主义到平等公民:中国残障主体的形成

Blockflote

要预测未来是不可能的,因为公民社会部门的发展充满了偶然性,且取决于国内和国际机会结构的转变(在中国如此,其他地方亦然)。然而,可以确定的是,这些具有不断增强的政治主体性和集体意识的残障权利倡导者(disability rights entrepreneurs)将继续寻求变革,以为其社群创造一个更加融合、平等和多样的未来。

【翻译】汶川地震以来中国非政府组织的发展:一个批判性的概述)

Blockflote

有些人期待,一个成长中的、充满活力的非政府组织部门可以在某种程度上“限制”国家权力。与这一期待相反,近年来,中国的地方政府越发能够“塑造”非政府组织,以符合其治理的理性。[……] 遵从和共识的工程不再是自上而下的威权强迫的结果。相反,地方政府已经逐步与非政府组织交融,并将其笼络进一个利益结构中。

【翻译】从萌芽到凋残:中国的劳工非政府组织(NGOs)

Blockflote

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劳工NGO的终结?[……] 过去行动的遗产并没有完全消失。胡温时代工人组织和劳工NGO的经验留下了重要的遗产,包括记忆、联结、策略,可以在未来被利用起来。劳工NGO仍有一席之地,尽管与工会不同,但它们在改善工人条件和构建劳工运动方面可以发挥作用。然而,这可能不会在近期发生。[……] 如果政治环境放宽,支持劳工的团体可能会有重新出现的空间。[……] 粉碎的花瓣仍然可以成为新的绿芽。

2021年9月14日弦子在庭审后与大家的沟通

Blockflote

很多人都跟我说让我不要说出去,但是我没有任何有一天、任何有一秒觉得我不是一个性骚扰的受害者,我也没有任何有一秒觉得我做错了什么[……]我即使拿到这个判决,我也依然还是要说:我就是一个性骚扰案件的受害者。我希望大家也不要被这个判决影响,不是说对我怎么看,而是无论谁告诉你,你要怎么认定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当然不要被这个事情影响,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就和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一样,你是不会给这个事情改变的。

2

【翻译】益仁平的经验:回顾过去,奋力向前

Blockflote

现在,反歧视非政府组织的公开和正式运作已变得越来越不可能。然而,我们今天看到的是,一套权利倡导方法、策略和原则仍然被坚持着,它们体现了那个时代的非政府组织的智慧和勇气,以及那一代非政府组织行动者所追求的价值。[……] 我们不能不说,虽然这个冬天更加寒冷,但中国的公民社会有了更充足的工具和思想储备。我们必须保持乐观,相信有一天会有更灿烂的维权运动的绽放。

地方立法规定民族学校用民族语言教学,全国人大纠正:不合宪

Blockflote

转自《南方都市报》: 南都讯 见习记者 王凡 发自北京 1月2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沈春耀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作关于2020年备案审查工作情况的报告。据了解,对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司法解释开展备案审查,是宪法法律赋予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一项重要监督职权。

近期内蒙古政府部门微信公众号内容精选

Blockflote

来源:《玉龙之乡翁牛特》官方微信来源:《草原明珠锡林浩特》官方微信公安机关通告、宣传09.02 通辽市 科尔沁区公安分局协查通告(第四批) 原文 存档 09.02 通辽市 科区、扎旗、奈曼、开发区、左中、后旗发布协查通告 原文 存档 09.07 赤峰市 巴林左旗公安局连续处置三起...

【翻译】内蒙古双语教育27问

Blockflote

原文:Bilingual Education in Inner Mongolia: An Explainer 作者:艾骛德 (Christopher P. Atwood) 翻译:Google Translate、Blockflöte和它的朋友们 标题有改动,序号和链接均为译者所加。

記錄、聯結與反抗:我所知道的端點星

Blockflote

我想我必須要寫,因為憤怒,難以抑制的憤怒。我是一名疫情相關新聞和記錄的收集者。眾所周知,幾天之前,三名志願者在北京失聯,許多人猜測是因為他們曾參與一個為被審查的文章存檔的項目,「端點星」。我看到這則新聞的第一反應,是驚訝和恐懼。如果線下的維權等運動尚可說是「敏感」,那麼只是在線上做些保存資料的工作,有何不能見容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