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flote

小電鍋。

2021年9月14日弦子在庭审后与大家的沟通

(edited)
很多人都跟我说让我不要说出去,但是我没有任何有一天、任何有一秒觉得我不是一个性骚扰的受害者,我也没有任何有一秒觉得我做错了什么[……]我即使拿到这个判决,我也依然还是要说:我就是一个性骚扰案件的受害者。我希望大家也不要被这个判决影响,不是说对我怎么看,而是无论谁告诉你,你要怎么认定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当然不要被这个事情影响,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就和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一样,你是不会给这个事情改变的。
弦子在庭审后与大家沟通。图片来源:https://archive.md/Pw0M1

转写自微博上的视频存档),根据微信视频号“回声计划”发布的视频校对。


弦子 00:00

【今天非常感谢大家过来。我们向法院申请向中央电视台调查监控录像,法院主张与事实没有直接关联】,不予调取。我们主张向法院调取我和朱军的合影,包括我——原告,就是我的父母的笔录,法院认为这件事情与相关事实没有关联,不准许调取。我们申请了一位心理学的专家证人,是关于研究应激受创和性侵议题的心理学的专家证人,法院认为这位专家证人和本案没有关系,没有准许。我们要求法院和公安机关对于裙子进行重新鉴定,法院称海淀的鉴定机构没有连衣裙的下落,公安机关说他们从未取过连衣裙。其实这是我们案件的核心事实,但是海淀法院不予调取。整个调查环节到最后才宣读决定,对我们在庭前进行的所有的申请都给予了反驳,就连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这个案由的更改都没有通过。法院不允许我们对申请被驳回有任何的反应,如果我们有任何流程上的抗议,张钢成法官说我们可以在上诉中提出。在整个法庭的庭审过程才进行到2/3的时候,无论我们提出什么样的抗议,海淀法院的张钢成院长都要求我们在上诉中提出,他说你们对法庭的流程有任何不满都可以在上诉中提出,我认为这个是未审先判。

到法院的最后辩论环节,在第二轮审判当中,在我个人只进行了10分钟陈述的时候,张钢成(律师)【法官】让我终止陈述。在我们反复抗议之后,张钢成(律师)【法官】给了我和徐凯律师10分钟的法庭辩论时间,但是最终也没有让王飞律师进行任何的辩论。最后法院没有给我们任何陈述环节,没有给我们任何陈述机会,对这个事情进行总结性发言。

最后法院说它驳回我们的全部诉讼请求,也没有在当庭问我们是否有上诉的建议,这个就是整个庭审的全部经过了。然后,今天我们的专家证人是专门从上海过来的,我们也在开庭之前提交了申请,但是法院没有准许通过,我觉得这个就是我能够做的全部的努力,我没有办法再做什么其他的努力了。

我在开庭之前一直在焦虑,每天都没有办法睡觉,因为我老是在焦虑,我的答辩状写得不够好,我觉得我的答辩状回应写得不够好,写得很糟糕,我觉得我对开庭的准备没有做很充分,就是我永远觉得我的准备不够好,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在法庭的陈述环节,其实我没有什么机会很充分地进行陈述,我的王飞律师在第二轮辩论当中也没有办法为我进行辩论,我们最终也没有一个陈述的机会,我们也没有办法告诉张钢成法官我们要上诉,因为他们没有问我要不要上诉,但是我,我还是会上诉的,但是这个……我觉得我已经做了全部的、全部的努力了,但它不要让专家证人出庭、不允许心理专家出庭、不允许我作最后10分钟的陈述的时候,我……我觉得我们已经做了全部的努力去争取这些了。我觉得……(某听众:非常了不起,很伟大。)

我没有想到会当庭宣布结果,因为这个在民事诉讼当中也是非常少见的一件事情,但是……但是我觉得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做什么,而且我觉得之前的三年,就是从18年站出来到现在,就是那三年对我的生命来说是没有办法复制的,我没有办法再那样做三年了。

这个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是21岁,但是现在已经28岁了,所以我再这样继续三年的话,我32岁,或者是35岁,我觉得这个年纪不是很大,但是我真的觉得非常疲惫了,我觉得这三年跟大家有联系,就可以在微博上面跟大家说话那三年,真的是我的全部努力了,就是我整个身心就都投入在这件事情上面,投入在跟大家跟大家互相沟通上面,但是我没有办法再继续这件事情了。我觉得我的生命再也没有这三年了,今天这个就是,这个就是我可以做的……全部努力了。就是在这个事情开庭之前,我非常清楚地知道这个一定是最后一次开庭,我也非常清楚地知道,可能这个是我们沟通的一个结束,可能之后要面对的就是没有办法再和大家说什么,也没有办法再见到大家。

但是我本来以为,就是我知道这一次的一审是结束,但是我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我以为这个事情会更好,或者是起码我走出来的时候,我不用跟大家亲口说败诉的这个结果,但是这个可能就是告别,就是这个事情的结果,而且我……我不知道,我觉得之前的三年非常的珍贵,但是,也……我没有办法保证我还可以再拿生命当中三年的时间,我觉得大家已经永远地过去了,就是,我……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办法再鼓起勇气再继续坚持三年,所以我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是一个告别,但如果这一次它是一个告别的话,我觉得非常遗憾要跟大家说这是败诉的一个结果,我本来以为我可以过几天再跟大家说,我本来以为不会当庭宣判。


某听众 06:19

你很棒!

某听众 06:31

(啜泣)特别棒。

众人 06:32

辛苦了。/谢谢弦子。


弦子 06:33

我觉得非常惭愧。不知道……(被打断)

众人 06:40

你不要惭愧。没有,你超棒的。

弦子 06:44

我不知道还会不会有接下来的三年了。因为我觉得……(被打断)

某听众 06:46

我希望你未来能够开心。

某听众 06:50

你过好你自己的生活,你开心就是最重要。

某听众 06:53

我还会在别的地方相见。

某听众 06:55

超级棒!谢谢你,你做的够多了。

某听众:

弦子,我希望你未来能开心。

某听众:

好好生活。

弦子 07:01

我觉得非常的遗憾,没有给大家一个更好的结果。

某听众 07:11

没关系。

某听众:

这个结果不是你给我们的,你已经创造了历史。

某听众:

已经做得很好了。

某听众 07:16

我们应该谢谢你,谢谢你做了这样的一次尝试,非常了不起。

某听众 07:24

对,这不是你的三年,也是我们的三年。

我相信哪怕在场的有一些人,可能在未来的三年里面可能很难去做公共发声,但是会有更多的人,有更多的三年,所有的人不会停下来,【而是】继续往前走的。所以如果有人很疲惫的话,他们可以停下来休息,但是我相信不管是这个事情还是未来的其他事情,我们还是会再见的。所以,我相信这也会是我们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印记。


弦子 08:00

我们肯定会提出上诉的,因为我还是觉得其实在这个案件当中,我们没有任何触碰到核心事实的地方,就是所有的监控录像,就是我父母的笔录,还有连衣裙,他们都不予调取;然后就是在没有触碰到任何核心事实,包括朱军本人不到庭进行任何陈述【的情况下】,而且张钢成法官在两次开庭的时候他没有问我任何问题,就所有的三个法官在开庭的时候没有问我任何问题,他们连“你为什么不跑?”“你为什么留下来?”“为什么朱军的工作人员进来之后你不跑?”他们连这样的问题都没有问,所以我并不认可一个……我觉得法院如果要拿出一个让人信服的结论,起码它在程序上面要,它最至少至少……并不是说我不能接受败诉的这个结果,但是我只是希望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可以进行一个充分的讨论。但是在这次开庭里面我们没有进行任何的充分的讨论,法庭没有给我们足够的辩护时间,也没有给我作为当事人或我的律师有一个最后的陈述的时间,然后就直接过了20分钟就宣判了。

然后,我想说的是,就是在14年我去报警之后,很多人都跟我说让我不要说出去,但是我没有任何有一天、任何有一秒觉得我不是一个性骚扰的受害者,我也没有任何有一秒觉得我做错了什么,从来没有发生,不管有谁跟我说,我应该把这个事情忍下来,我不应该去说这些事情。后来无论是我看到公安机关的卷宗,还是我去开庭,在开庭的期间遇到很多困难,但是我没有任何一秒钟觉得我不是一个性骚扰案件受害者,我没有任何一秒钟觉得我自己在这个事情上面有任何的问题,所以我即使拿到这个判决,我也依然还是要说:我就是一个性骚扰案件的受害者。所以我希望大家也不要被这个判决影响,不是说对我怎么看,而是无论谁告诉你,你要怎么认定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但是不要被这个事情影响,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就和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一样,是不会被改变的。

然后,大家再见。


众人 10:22

加油!


附:

网友“灯塔水母君”转写的弦子发言:文字版存档)、图片版存档

弦子关于庭审的总结:图片存档

弦子关于庭审的总结。图片来源:https://archive.md/isWMR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弦子 今天世上所有朋友

我们都是弦子和她的朋友

弦子、麦烧:MeToo让我们相信,柔软可以改变世界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