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417 articlesIn total 575725 words

毛头女子告告雨

无法

花了一小时写成,算是很利索了。

4

拉闸警告

无法

去年夏天,或者再往前一年,圈妹的文章里提到台南限电,我还曾半带着惊讶的语气,跟她说很难想像夏天晚上停电的话该怎么过。我是个胖子,自来冬天怕冷,夏天更怕热,没有空调,是活不了的。不久以前,租约到期,本想着换个房子,找个冬天偶尔能晒到太阳,夏天客厅里能吹空调的地方。

7

鬼节乱弹

无法

我是来了成都,才知道有鬼节这么个东西的。每年八月中旬,夜晚出门或回家的途中,总能看到路边树池里烧纸的人,或是人离开后还在燃烧的香烛。而早上,如果起得早过清洁工,那就还会看到散落在这里那里的一堆堆灰烬。但像我妈这么孝顺且热衷于这种事的女儿,却从没在这个时节叫我陪她去烧过纸。

2

记一下伟大胜利

无法

我们小区,从今天起关了将近一个月的二号门再度开放,外卖也可以送上楼了。

3

乱弹浪姐3里的女明星

无法

上周五晚上喝着小酒看完浪姐3,被煽情搞得眼睛都肿了。想写篇文章,八卦一下女明星们。但周六试了几次,开个头,但可能是对女明星们太不熟悉了,没有积累,每次写几行,就写不下去了。今天重启,决心不管前尘往事,只写个人通过浪姐3建立的印象。随便聊聊嘛,有什么不行呢?

2

遭铁路破相的毛垭大草原|理塘行(四)

无法

毛垭大草原在318国道理塘去往巴塘的路上,从出理塘不远,一直绵延至海子山脚下。十年前骑行,因为这段路况不好,路程又长,没敢挑战,搭车通过。印象不深,只记得当年坐车经过时,对着传奇般的119道班感慨缘悭一面。十年后还记得那茬,问小N,说道班早已拆了,而且也不在这一段,是从雅江到理塘的路上。

5

隐密的角落|《夜晚的潜水艇》读后感

无法

在读《夜晚的潜水艇》之前,我是没听过陈春城这个人的。或者听过,他毕竟是宝珀理想国文学奖的冠军得主,但当时搜获奖名单,是为了写双雪涛和沈大成,陈春城这个名字,很可能惊鸿一瞥,便抛诸脑后。有次,我在某平台直播读书以供消遣,有人和我交换书单,极力推荐这本书。

3

做不完的核酸检测

无法

我忙了一周,第一天为早出晚归做准备,中间两天早出晚归,后两天为早出晚归做总结。今天,终于可以休息。对成都的夏天来说,这一周是难得的一周,有几天最高气温不到三十度,睡觉连风扇也不开。但对成都的很多人来说,这一周也是兵荒马乱的一周。上周末,突然有了本土确诊病例,据说还是此前没有出现过的新变种。

5

“爱你孤身走暗巷”|理塘行(三)

无法

从乃干多村离开,上山几公里就又回到了前一天傍晚的格聂之眼。铁匠山修路,交通管制,前一天打听好,中午十二点到一点钟放行。到早没用,算着时间,在雪山下玩够了再走。我其实想走另一个方向,进入村子深处,再看看晨光中的青稞田、玛尼堆,溪流、房舍,但小N和小李是雪山控,只愿意看雪山,怎么也看不够。

5

格聂之眼|理塘行(二)

无法

我以为传说中的格聂之眼,是个和”反转海螺“差不多的玩意,到了才发现,是个小水塘。单看水塘,其实很不起眼,唯一神奇的地方在于,它是很接近于规则的圆形,以至于我乍看时怀疑它是不是人工形成的,比如让几个康巴汉子手里转着套马索,骑马绕圈,之类。我搜了一下,没有任何证据支撑我的这种臆想。

5

丁真的歌|理塘行(一)

无法

格聂是个听上去就颇有些神秘色彩的地名,其码对我是如此,对别人不知道。小N去过两次,打几年前就跟我说冷谷寺的反转海螺和母鹿角。他们当年花了十块钱得以一睹其芳容,据说这是两样镇寺之宝,很值得一看。做为一个非神秘主义者,他每次说起,从我这里得到的只能是,呵呵呵。

2

无法

但那真的很难,我手指停在键盘良久,还是放弃了。

9

为什么难啃?|《沙丘》系列读后感(一)

无法

要说最近两三年,我倒是啃了好几本以“难啃”著称,或者虽然声名在外,但对一般人来说绝算不上有趣又体量庞大的小说,比如《尤利西斯》、《源氏物语》、《约翰·克利斯朵夫》、《红楼梦》、《金瓶梅》,还有就是《沙丘》(6部)。这其中,最难懂的毫无疑问是《尤利西斯》,但如果综合一下,我个人维度里,最臭最硬的,非《沙丘》系列莫属。

4

鱼之死

无法

那条鱼还是死了。傍晚去推老爷子下楼,进屋看到它翻了肚子,沉在缸底。老妈不在家,老爷子正扶着助步器活动,看我来,咧嘴笑。我问他,你有没有看到鱼死了。他依然笑,说不知道死了没有,说话的时候也没往鱼缸看。我找了一个前一天装外卖的食盒,用平时换水的大量杯,把鱼舀出来。

3

西门庆其人

无法

话说写完上一篇“淫器”,我说干就干,马不停蹄花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把后29回的“维基文库”版《金瓶梅》做成了电子书。没有图片的干扰,这次可说轻车熟路,又是自己阅读,也不用讲究太多视觉上的冲击力,gitbook一次搞定。然后一口气读到了80回,给西门庆送了终。

2

《金瓶梅》里的删减版淫器

无法

边读边想,一些奇谈怪论,姑且当一乐。小孩子请在大人监护下谨慎阅读这篇文章!

3

《金瓶梅》里的人如何“筛酒”

无法

西门庆家的人,喝酒跟喝水一样。在家喝,出去喝,喝完来家上炕前还要喝。去偷情先喝酒,云雨之后还要再支起摊子喝两杯才能提裤子走人。也不知道是当年的酒太好喝还是当年的人瘾大量好,就算像我这样差不多也离不了酒的人,看到这些场面也不禁咋舌。不过,后来知道,好喝倒也不一定,但能喝这么多,主要还是酒的底数低。

5

夜半来客

无法

一篇作业。一边写一边觉得这样不对,但一边原谅了自己,我毕竟是第一次尝试虚构场景嘛,哈哈哈,不对是正常的。

5

回乡记(十一)|小年

无法

老家的小年正经有小年气氛,如果你恰巧赶在那一天回家,从村头走到村尾,最常见的景象就是人们在门口支起架子架起大锅,杀年猪。小时候的这一天,会有好吃的猪血馍馍,会有皮冻,当然,最主要,会有肉。猪肉是连骨头一起煮在锅里的,等到炖的烂熟,捞出来,父母先把肉剔掉,把骨头扔给孩子啃。

3

端午

无法

流水账

5

诗酒趁年华

无法

这是小N写给我们的骑行十周年纪念版电子书《雪泥鸿爪》的序,应他的要求,我把它发上matters,同时还有小黑设计的封面,当做本文封面,保存在这里。据说照片里的人是我本人,我完全不记得5月的某一天,无法小黑和我在感慨,我们川藏线骑行已经十年过去了,无法准备把之前骑行的游记重新整理,...

11

死了,就没有了。

无法

标题是突然想到秦腔样板戏《血泪仇》里的一句台词。文章是应@许仙人 之约,写的一篇命题作文,“关于死亡”。最近写得少,手都生锈了,很难产,硬着头皮发。

4

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跑吧

无法

早上七点醒来的时候,妖风还在窗外刮得呼呼响,雨也没停。我起身上了个厕所,又回到床上,在群里跟他们说:继续睡吧,雨还在下。我是真不想起,风雨都是借口,更重要是我晚上没睡好。然而,其它几位虽然都在踌躇,却似乎没人打算放弃。后来商量,把碰头时间推迟两小时,从原来的9点,改成11点。

2

一对璧人

无法

凯文科斯特纳和惠特尼休斯顿

2

谈论死亡

无法

宿醉,整天躺在床上,迷迷糊糊,醒醒睡睡。“整天躺在床上”这个句式,是学小津的,他的日记里常常出现。虽然一般不和我一样提到宿醉,但我猜原因就是如此。他嗜酒如命的程度,比我那可是天上人间了。何况,正常人整天躺在床上,应该也是件不大容易的事。起床上厕所、吃饭的时候,看到窗外阳光明媚,经过前夜风雨洗礼后的空气,十分澄澈。

5

饥饿记忆

无法

还没起床,看到朋友发在微信群里的雪山照片,他家住在城西,天气好的时候,站在窗前,可遥望几百里外的千秋雪。称重74.8kg。上一次的记录是去年12月份,73.5kg。冬天太凉,赤脚站在体重称上是种考验,所以几个月没称过。没有马拉松可跑,自律不太够,每个月跑量都达不到目标。

3

四月一天

无法

一早醒来,到处在说删帖的事。四处打听,才发现说的就是昨天那个《四月之声》的视频。原来它破圈了,不光是在微博传播,昨天整个晚上,更是引爆了朋友圈。人们以各种方式转发的视频,审核员总能及时赶到,不出几秒钟便只剩下“无法查看”。我的朋友圈一向云淡风轻,这次也留下不少昨晚战斗的痕迹。

4

读圣经(十二)|传道书

无法

感谢@smallaworld 的建议,跳过《约伯记》、《诗篇》和《箴言》,直接来到《传道书》。(但刚才回头去看,发现他建议我索性连《传道书》也跳过,直奔《以赛亚书》呢,哈哈哈,我给搞错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跳读的原因,觉得风格突变,之前的疾风骤雨,到这里突然止歇了。

3

共享单车骑行绕城10小时全记录

无法

天府绿道,俗名绕城绿道。有这个俗名,是因为这绿道就是傍成都市绕城高速修建的。一期东半边从锦城湖到青龙湖段2020年已贯通,二期剩下的半边2022年1月贯通。至此,这张斥资上百亿的成都市“城市名片”,终于让圆的头尾相接,完成了真正的“绕城”。

4

老妈疫苗接种反应(第二针)

无法

因为老妈上次打疫苗的接种点没有无障碍设施,父母的第一针疫苗没有同时进行,我爹迟了几天。到昨天,我爹第一针科兴后整三周,我妈差不多快四周,终于可以凑齐一对,一起打第二针。第一针的时候,社区通知的接种点有三个,到如今,只剩一个了,不知道是不是打得人太少所以撤编,还是上级下达的接种率任务已经完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