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拉赫

我还是我。

一日VS十日

  • 鬼灭之刃

很巧,昨晚临睡关电脑前,有朋友在LS上说她正在看鬼灭。等我洗漱完躺床上,看到B站的《鬼灭之刃》也终于出了新话。当然,此话非彼话。台湾都出到游郭了,我们这里还在无限列车。第七话,也是季终话。不知道叫季终话合不合适,也许该叫篇终?因为无限列车既不是第一季,也不是第二季。不懂日漫的建制,第一季结束不是第二季,接下来的《游郭篇》才是。

天字二号房不在天字一号房隔壁,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老板拥有最终解释权。

炎柱的死,早都被剧透到他奶奶家去了,不过我还是躺床上哭了一鼻子。日漫的这种煽情实在是无力抵挡。当事人不动声色交代后事,炭治郎睁着那双绝对不会乳华的大眼睛,眼泪流成了海洋。

杏寿郎的临终遗言,是请灶门少年帮他转告弟弟:“做你认为对的事。”这在欧美的影视剧里是很普通的价值观,但那时候我想起了中国,一般情况下,临别的场景,大概说的都是:“听妈妈(爸爸)的话。”

我想,这恐怕是日漫能风靡全球,而中国的那些票房爆款只能窝里横的关键原因:三观不合。

B站会不会引进《游郭篇》还没有定论,之前看到一个UP主说,因为《游郭篇》的背景设置是在花街柳巷,以中国越来越保守的风气,就算引进,搞不好也要删减打码之类。我在想,一话就二十几分钟,还删减的话,不如干脆就算了,别糟蹋人家的好东西。

  • 圣经

说来就来啊,今天已经读完了《创世纪》的一半。故事很有意思,读得津津有味。要不是因为字体小费眼睛,我恐怕能一天读完,毕竟只有50页。

有几个小疑问,列在这里,看看有没有人能够帮我答疑解惑:

  1. 耶和华神因为人类不大听话,水漫人间,以至生灵涂炭,只留下诺亚一家,各种动物一对以繁衍种群。
  2. 耶和华神想考验亚伯拉罕的忠诚度,要求他将自己唯一的儿子献祭。而亚伯拉罕没有任何犹豫,便将儿子绑上了祭坛。耶和华便开心了,从此赐福亚伯拉罕的后代。
  3. 大洪水之后,诺亚献祭,耶和华一高兴,便对诺亚承诺:我不再因人的缘故诅咒地,也不再按着我才行的,灭各种的活物了。但后来不知道为啥,又把所多玛、蛾摩拉两城屠了。

这三个行为,在我看来,是很有悖于现代文明价值的做法,我好奇的是,信众如果要相信上帝是爱人的,众生是平等的,那要用什么样的办法说服自己。是否在不同的教会里,会有对这些事情的不同解读?

我是虚心求教的,不是蓄意挑战神的,因此,我发誓,每个评论区里的解读,我不会和大家辩论,找不找得到答案,也顺其自然,先行谢过!

  • 反诈APP

今天出门的时候,社区工作人员又在小区门口支了桌子。停下来看,原来是推销反诈APP,扫码下载之后,就送一个鸭蛋,当然还要登记签名。

这个东西推出好久了,社区的微信群里在不厌其烦的推荐安装,电梯口也贴的宣传册。我当然是敬而远之,因为总听到有传言说实际是政府监控APP。我一个违法翻墙的,哪儿敢自投罗网。还据说很多国产手机,都已经内置了。很担心,有天他们强制安装,或者连iphone也拧不过大腿,一并内置,那也许玩完了。也许我再也来不到墙外,见不到亲爱的各位了,哭!

也许这反诈APP也没有传说的那么可怕。然而,因为在我们这里,没有真相,所以只能靠传说。我今天是很想问他们,这东西反诈骗的原理是什么。但我像以往一样,也就演练了一下颅内剧场,觉得她们也不知道,知道也不会告诉我。就算了。

  • 长安十日

西安最近处于风口浪尖,政府的防疫手段几乎每天都有刷新认知之举,就让我感觉,你说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我说你扯淡吧你。

今天看见一个“阴阳怪气”的微博,说西安作家这次经受住了组织的考验,没一个人写日记。评论里有人提到江雪,我便顺腾摸瓜,找来了她的《长安十日》。日记很平实,让我想起两年前的郭晶。和方方日记相比,江雪和郭晶的记录,都更近个人视角。我以为过了两年,又逢西安这轮封城,大家对“抗疫成功”这件事情的理解会有不同,因而不会再那么排斥日记。没想到,江雪仍然会被很多人攻击,而攻击的理由,是它记录里的悲情色彩。

就在刚才,突然想起好久没看到方方老师,过去两年有相当长的时间,她都在坚守微博阵地,和各种批斗、辱骂做斗争,豪不退缩。便去微博,找到她的号一看,没有一篇博文,首页显示:博主设置仅展示半年内的微博。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