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拉赫

我还是我。

体质不同

昨天上午大扫除,把床单和被罩洗了。阴天唯一的好处是,楼顶没人和我抢晾衣绳。上去的时候,看到不远处的高塔隐没在浓雾中,有毛毛雨在下。但管它呢,洗都洗了。

中午我做饭,冰箱里剩的熟菜和生菜一组合,生造出来四菜一汤。我二姐半溜须半真心地赞叹:老弟真能干,要是我,可弄不出来这些花样。我冲她翻一白眼:就是怕你只知道面面面,不翻冰箱,也不管剩菜。

说三文鱼是鸡肉,骗老妈吃了几块。要说是鱼的话,想夹她碗里,可就没那么容易。哎呀,我一天为了他们吃的能稍微不那么单调煞费苦心,结果总让人垂头丧气。老妈早上馒头下午面是漫长一生的固定搭配,东西就算买来,千叮咛万嘱咐她也经常视而不见。如今牙没了,能嚼的东西本就十分有限,又挑食。鱼那么好的东西,不吃。虾,就更不消说。酸奶,好不容易克服了怕凉心理,二姐这一来,又说不能给老人吃那么凉的东西,会吃坏。让我又好气又好笑的是,她说她老公平常在家里,要用微波炉加热酸奶。那会变成什么样?我问。她说不知道,她也没看过。

吃完饭回来住处,想睡觉没睡着,看了半部《漫长的告别》。那老头演得真好,和我爹一模一样,渐渐忘了你,渐渐失去言语。中间给我妈买了块表,有GPS,可以定位的那种。我让她下楼的时候带上手机,万一突然迷糊了,或者有意外,都能找得到。但尽管我六年来喋喋不休,她的电话也经常无人接听。后来一问,总有各种理由。“我怎么会迷糊嘛,又不去远处。”但我在我们小区碰到过两三回老人就在院子里转悠,找不到他家在几栋几楼。

晚上一起看电视,伪纪录片《杀死老娘的50种方法》,讲一个爱尔兰人带着年逾七旬的老娘周游世界,做一些疯狂的事,诸如过山车、跳伞、蹦极等等。当然是我推荐的。前一天晚上临睡前随意打开B站,跳出来的视频,结果一发不可收拾,直接看完了全部六集,到三点多才睡觉。

会推荐一起看,是因为二姐在。如果只有我和父母,那是绝不会的。英语台词,中文字幕,早十年老妈可能还勉强能看,现在不行了,她的速度跟不上。加之国外的节目,台词里太多她没概念的人名、地名、东西名。但我也是想让她看一下远方的那些老太太,过着和她多么不一样的生活。

二姐爱看,赞叹美景,更加佩服老太太的胆识、激情。但我妈果然心如止水。

高空走钢丝段落对话:

我:妈你看那几个老太太也七十多岁了,胆子这么大,要是你敢不敢?
我妈:那有啥不敢。
二姐:哈,十几年前不是坐过一次缆车,说差点吓死,这会子还吹牛。
我妈:那是和你哥一起,怕你哥有事,我一个人就不会。
二姐:还有那年,我抱着儿子坐过山车,你后来把我骂的,说把你看得害怕的。
我妈:那是怕你和娃有事。
我:哈哈,妈就是从不正视自己的感受。累了说是心稀,瞌睡了说是眼涩,饿了说是肚子空,自己想吃什么说是你大想吃……
二姐:嘿嘿,就是。
我妈:……

瀑布绳降的段落:

我:你看人家老太太,下雨呢,短袖短裤也不打伞,还被扔到水里,你们的话淋个雨就了不得了,要着凉,要感冒。吃个酸奶还要加热!
二姐:人家从小吃的喝的都跟我们不一样,体质也不一样。
我:我也不怕雨,也不怕凉,你没看喝牛奶都不用加热。
二姐:你年轻。
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