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拉赫

我还是我。

空见是个大坏蛋|读倚天

 他道:“谢居士遭遇之惨,老衲也代为心伤。可是尊师酒后乱性,实非本意,何况他已深自忏悔,还望谢居士念着昔日师徒之情,网开一面。”

年轻时看这一段,及至此后空见死于谢逊七伤拳下,和张无忌一样,对和尚的人品佩服地五体投地。 觉得人家不愧是得道高僧,舍身喂鹰,至死不悔。

二十多年过去,再看到这段时,不禁无名火起,恨不得骂一声:“兀那秃驴,谁要你多管闲死,活该死有余辜!”

当然这是应激反应,用语难免过于激烈。但这老和尚在我心里的地位,经过了二三十年的人生历练,确实已是沧海桑田。

老和尚没变,是我变了。

中国人喜欢劝人大度、劝人忍耐,年轻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如今,这种“劝慰”对我完全就是火上浇油。不久之前,我被人限制写作,心中郁结。有朋友不以为然,劝我想开点,说那只不过是生活的一小部分,不值得难过至此。另一个朋友为我鸣不平,俩人展开一场论战,“安慰”我的朋友后来很委屈,纳闷他一颗真心,怎么就错付了呢?我说你这不是安慰人,你是评价。你觉得无足轻重,便认为我也应该觉得无足轻重。但他不懂我的话。他当然不懂,他就是传统的中国人。

空见想做老好人,但是他甚至连“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道理也不懂,十分愧对“得道高僧”这个光荣称号了。他妄图以自己的江湖地位和武功修为,强行压制谢逊的怒火,虽然听起来讲得十分有理,但细思全是套路,和道德绑架。“代为心伤”,说得多么轻飘飘。人家谢逊死了妻儿,差点疯了,你一句“代为心伤”就算共情了?

中国传统的道德体系不讲共情,不讲设身处地,多是绑架。人在这样的体系里,怎么能有健康的心理状态呢?所以,中国的现代,也不讲心理健康,讲不过来啊,全是病人。只要你还没疯,你就得继续大度,继续忍耐,继续孝顺。

空见这种自以为是的做法,被金庸证明了是一场徒劳。不仅枉送了卿卿性命,还导致后来江湖一场更大的腥风血雨。他临死前,说担心谢逊打不过成昆,让他去找屠龙刀。我很希望,他并没有他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云淡风轻,而是心里真的存了对成昆的恨意,想要让谢逊为自己也为他报仇。唯其如此,他才能是个人。真正的人类,该是像《牛氓》里的亚瑟一样,发现受了天大的欺骗,愤怒地喊出“我信任你犹如信任上帝,上帝是泥土做的东西,我可以一锤子将他砸烂,而你,却以谎言欺骗了我。”

空见的问题,还不只是自以为是,自我感动,还有爱面子,沉迷完美人设。要叫我讲,阻止谢逊继续滥杀无辜的方法有很多,而他选的那条,不过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还是得道高僧。不然,你把谢逊抓起来,或者苦口婆心都劝他不下,废了他武功也不是什么难事。但他送上自己的性命,什么问题也没解决,反而让人家谢逊的余生,都被负罪感折磨。

谢逊虽然情有可原,但杀了那么多人,那点负罪感对他来讲都太少了。然而,主动给别人制造负罪感的人,客观上就是太坏了。可别讲空见也不知道成昆原来骗了他,更不知道谢逊会以自杀招式诱他相救然后痛下杀招,你一得道高僧,不去想办法从根本上解决人家的心理创伤,想的是道德说教和强行压制,这不是出发点就错了吗?

哼,得啥道呢,天道。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