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树洞

能力一般 水平有限

《爸爸》

文:NINI


NINI說:愛就是要大聲說出來,才有它存在的意義,這篇文字寫在父親節當天,祝我家老頭節日快樂,也祝所有的爸爸們節日快樂~



記得某一天在家和媽媽收拾衣櫃,幾張紙頭突然從櫃子裡掉了出來,我眼明手快地將其放進自己的口袋,沒有讓媽媽發現。待收拾完衣櫃,我一個人的時候慢慢將紙頭打開,原來那是爸爸寫的日記。


日記裡有爸爸的難過和傷心,有因為我某一段時間折磨自己爸爸的心疼……,原來我喜歡用文字碎碎念的習慣來自于爸爸啊~終於找到源頭了。


越來越多的爸爸帶著孩子上的綜藝節目,讓向來只注意到媽媽愛的觀眾,開始將注意力轉移到爸爸身上。不知道是以前沒注意觀察,還是真的事物在變化,走在大街上,是不是發現很多的爸爸單獨帶著孩子上街、單獨帶著孩子出遊、陪孩子遊戲,這是以前那些年鮮有的景象。


怎麼說呢?一提起爸爸這個詞,總是思緒萬千,想多的太多太多,可真的提起筆,卻無從下手了,我不知道該用怎樣的語言來書寫我的爸爸!


小時候,爸爸絕對是個嚴父,罰跪挨打那是常有的事兒,但現在能回憶起的卻是滿滿的甜蜜。慢慢的,孩子在長大,爸爸則退去那嚴厲的“偽裝”,真的應了那一句“越老越像小孩子”的老話。


論撒嬌,爸爸的功力似乎更勝我一籌。


他會跟我抱怨,為什麼難得一見卻不先來一個擁抱;他會跟我爭辯,即便自己已是60+的年紀,依舊不能稱他為老人;他會跟我撒嬌,自己買了一個新手機,讓我給報銷;他會不斷誘惑我,回家了要請我吃牛肉粉,螺螄粉,糖油粑粑(這些其實在上海也能吃到,不過卻沒有爸媽的陪伴);他會在我告訴他,我的同事表揚他有文化的時候,驕傲地回復我,說的非常準確!我們會互相“嘲笑”對方醜,我們會互相“diss”對方胖……


我們之間這種逗樂的互動很多,多到以至於我經常忘記了,你是爸爸,而非朋友。以至於朋友經常說:你爸爸好可愛、你和你爸爸之間的關係真好。


其實我的爸爸很平凡,平凡到就是與你擦身而過的甲乙丙丁, 什麼都給不了我, 卻什麼都給了我,用一生教會了我「做人,做事要被人看得起」。


其實我的爸爸很偉大,陪伴著我度過無憂無慮的金色的童年,見證著我一點一滴的成長,教會了我用平常心去對待這個世界,只願我快樂就好!


我可以裝作還小,你可不可以不要變老?每次看見頭上的白髮又多了一些,頭髮又少了一些,背影又老了一些,眼淚就不聽話的要流下來;看著你佈滿皺紋的眼角,血管突起,盡顯粗糙的雙手,眼淚就不聽話的要流下來。


這些印記,見證了女兒的成長,在我有生以來的漫長歲月裡,全都是你的溫情。希望在我給你的所有負擔中,也有些些甜蜜的存在。


每次通話,我的開心與不開心,生病與否,你總能聽出來。這不是你有特異功能,而是因為你是世界上,不計代價地愛我的男人之一。所以即便是一點點的異樣,也能感知出來。


人們總是習慣把最壞的脾氣留給最親的人,那是因為我們知道,並且確信我們對爸媽發脾氣,他們也不生氣。而這份確信,正是愛,父母對孩子的無條件的愛。


還記得《請回答1988》中,成德善的爸爸說過:“爸爸我,也不是一生下來就是爸爸。爸爸,也是頭一次當爸爸……”我謝謝爸爸願意成為我的爸爸,我也很慶倖自己成為爸爸的女兒。


今天父親節,我要非常大聲地說:“老爸我愛你”!同時也願天下所有的父親 都能健康、平安、幸福!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