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树洞

能力一般 水平有限

憑什麼——走過屈辱之路

文:NINI


吃著晚飯,手機收到張曼娟老師直播的提醒,看了一下主題——《走過屈辱之路,然後呢?》,出於對「屈辱之路」的好奇,便打開Facebook,一邊吃飯一邊看曼娟老師直播~


直播中,老師揭開了自己從小到大被屈辱的創傷,然後詮釋了如何不被創傷和痛苦所擊倒,並且活成了自己喜歡的樣子,這樣的人才是最耀眼的!


不知怎麼,聽完老師的直播,突然想起以前看過的一段岳雲鵬的採訪:


岳雲鵬說,最忘不了的是15歲,他做服務員,寫錯功能表被一大哥各種侮辱,3個多小時,就為了兩瓶啤酒的6塊錢。最後岳雲鵬為他免單,掏了飯錢352元。


他說:“到現在我還恨他,特別恨他!憑什麼?”


看完這段僅有十幾分鐘的視頻,一方面心疼當時只有15歲的小岳岳,一方面為這個人心不古,世態炎涼的世界而心寒,但更多的是,從岳雲鵬的眼淚和他口中的「恨」和「憑什麼」,我也看到了那個十一、二歲的自己。


Chen是我小學五年級和六年級的數學老師,因為是企業辦學,所以老師也屬於企業職工。那時一個年級一個班,一個班近30多個學生。就像是很多人在高考過後的許多年,依舊會做與高考相關的噩夢一般,小學生涯最後兩年,雖然也過去了很多年,但陰影卻一直縈繞心底,亦可稱之為揮散不去的噩夢!


在夢裡,常常被Chen叫到辦公室,拿著本子和筆,被要求蹲在她翹著二郎腿的辦公桌下寫作業;在夢裡,Chen總是不斷地罵我蠢;在夢裡,Chen總是拿她的食指關節狠狠敲我的腦袋,不能說疼,不能流眼淚,不然懲罰會變本加厲;在夢裡,只要我穿稍微漂亮點的衣服,Chen的嘲諷總會伴隨著謾駡不期而至……


夢醒時,發現原來只是在做夢,於是終於松了一口氣。


小學的年紀,本該是天真爛漫,無憂無慮的,但這兩年,卻是我的噩夢。因為每一種懲罰都是羞辱,怎麼可能不對心理產生創傷和陰影?於是我對自己產生了嚴重的懷疑,並且相信我遭受的這一切都是應該的!


如果說因為成績不好,Chen如此對我,我無話可說,因為老師有義務讓學生從不會到會;如果說我調皮搗蛋,Chen如此對我,我無話可說,因為老師有義務教導如何做一個好學生;如果說我思想道德敗壞,Chen如此對我,我無話可說,因為老師有義務引導學生樹立正確的道德價值人生觀。


可至今讓人無法釋懷的是,以上的種種假設均不成立,那時的我成績雖然不能說在班裡數一數二,但偶爾也拿過第一,偶爾前三、前五,前八是保證;那時每次學期末,幾乎都能評上三好學生;那時的我膽小又怕事,出格的事情從來不做。


試著假設一下,如果這所有的不明所以的羞辱發生在現在,我會怎麼做?依舊默默忍受一切,然後自我懷疑嗎?我想我不會。


我會反問Chen,憑什麼讓我遭受這般屈辱?


是因為在企業裡,我家不是雙職工?因為家裡沒有人在企業裡當個一官半職?因為爸媽從來不送禮?因為單純的看我不順眼?因為. . . . . .?


師者——傳道受業解惑也,Chen似乎並沒做到!事情已經過去多年,而Chen也很可能根本就不記得我這個學生了,但她留給我的陰影卻一直伴隨著我。


曼娟老師和15歲的岳雲鵬,讓我看到了當年被羞辱,被瞧不起的自己,除了背地裡自摸眼淚,做不了任何改變。


但幸運的是,隨著成長,不斷地積累人生閱歷並且走過這些羞辱之路之後,變成了現在的自己,更加勇於面對自己,而面對他人,因為曾經遭受過不公,所以更加有同理心(共情)。


同時,我也想對那時的自己說一句,你沒有不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