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媽媽

佛學輔導碩士,育有一子一女。原本家庭事業兩得意,產後卻陷入抑鬱。後來接觸到《善養小童成大同》一書,從中看見自己抑鬱背後的的創傷,深受感動,最後藉佛學和內在小孩走出陰霾,放棄原有工作,致力推廣善養和療癒。

腐女背後的傷痛

(edited)
我嘗試用佛學輔導去探索自己喜歡BL的背後,發現是一堆童年創傷... 我現在正努力學習把自己捧在手心裏愛錫,也努力的把孩子捧在手心裏愛錫,希望他們長大後不需要到二次元去追求那份,他們本身就值得擁有的愛。

很多朋友也知道我是一位資深腐女 (喜歡 BL – Boys' love 的女性),但我一直沒有太沉迷。可是由今年年頭開始,我煲BL的情況已達「上癮」狀態,我經常會有很大的欲望要去看BL漫畫,不能看的時候就忐忑不安,一看就不能停下來,看多少都不夠。這種強烈必須立刻去滿足的欲望,便是佛家所說的「五蘊熾盛苦」,而當不能看時,更有「求不得苦」。於是我嘗試用佛學輔導的技巧去回想自己看BL的經歷,看看當中有甚麼感受和想法。 

在探索中,我發現我在看BL時都在陶醉於主角被接納、支持、重視和保護的感覺;我也很渴望現實生活中也被這樣對待,而這份渴望的背後是一份強烈的孤獨感和無助感。當我意識到我背後的感覺時,我馬上泣不成聲。 

然後我找我的生命教練Winston幫我疏理,他幫我 hold space 讓我有一個安全及被接納的空間盡情感受自己,而過程中我出現了很大的怨恨和不甘心: 
「為何從小到大都沒有人接納我?! 就只會挑我的不足?!」 
「為何小時候我哭到喘不過氣時也沒有人來看我一眼?!」 
「為何我遇到挫折時得到的只是奚落而不是支持?!」 
「為何我總是這麼容易就被離棄?!」 
「為何我被冷待和羞辱時從來沒有人出來保護我?!」 
「我是否就這麼不值得被珍惜?!」  

小時候我的家教佷嚴,雖然我現在明白家人是出於愛而對我嚴厲,但小時候的我就只感到被要求和被嫌棄。而在社會化教養下,我很多時都要壓抑自己的需要,不可以說出自己想要的,要禮讓,先問其他人要不要,全部人都不要,我才可以要。別人問我要的,就算我不願意,我也得分享。那種被愛、被接納、被珍惜、被重視、被滿足、被保護的渴望,唯有到戀愛漫畫去追求。 

 但一般戀愛漫畫也能提供這些元素,為何我就偏愛BL呢? 

其中一個原因是家裏重男輕女。 
我爺爺有兩位太太,我嫲嫲是大房,但我這輩全都是女的,沒有一個男孫,反而二房有男孫。我爸爸很期望我會是一位男孩,甚至小時候買玩具給我,也是買男孩子的玩具。我從小就覺得不可輸給男生,我要做到男生也做到的事,以至我大學選科也是選工程系。我從小到大就要很強,所以一般傻白甜的女主角令我看著就莫名的憤怒,我不能接受柔弱和畏首畏尾的矜持。而BL中的男角色很多都是不服輸,不屈服及不妥協 (最愛傲嬌受!),而且會主動積極的去爭取,實在太對胃口了! 

承接上一點,由於我一直表現得很強勢,所以在現實生活中很少受到照顧和保護。但在BL的世界裏,無論主角有多強勢多嘴硬,總是會很被溫柔體貼的陪伴著照顧著,被心痛地告訴著:「你已經很努力了,你不需要任何時候都這麼強的,你可以多依賴我,可以撒嬌。無論你多強,我就是要寵著你。」我心底裏也很渴望,無論我表現得多強,也能夠被人愛惜著心痛著。 

而最令我迷上BL的,是我那個「不值得被愛」的核心信念。 
從小到大我的脾氣也很大,經常發怒,家裏便用一般社會化的責罰來壓抑我的情緒。而我妹妹則是乖巧文靜,所以家裏被責罰的大多是我,被誇的都是妹妹。於是我在潛意識中便形成了「我不值得被愛」的信念,我像是一個詛咒,只會令大家痛苦。我甚至曾經認為,只要我男朋友看到我妹妹,便一定會改為喜歡我妹妹,愛上我絕對是一個錯誤。而BL裏,主角明知愛上同性是會困難重重,甚至在很多人眼中是一個「錯誤」,但他們總是能義無反顧、打破世俗枷鎖地去堅守自己的本心。「就算是錯誤我也絕不會放棄你」「就算世俗不允許我也堅持要守護你」就是BL最吸引我的地方。 
(人人也有核心信念,只是很多人都不察覺。「我不值得被愛」的信念從小就一直影響著我,但我一直沒有察覺,是後來經過療癒才發現的。) 

這些發現讓我明白到,從原生家庭裏得不到的,孩子會窮一生去追求;但無論如何向外求,也不會滿足。意識到自己在追求「被捧在手心裏愛錫」,我現在正努力學習把自己捧在手心裏愛錫,也努力的把孩子捧在手心裏愛錫,希望他們長大後不需要到處去追求那份,他們本身就值得擁有的愛。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