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媽媽

佛學輔導碩士,育有一子一女。原本家庭事業兩得意,產後卻陷入抑鬱。後來接觸到《善養小童成大同》一書,從中看見自己抑鬱背後的的創傷,深受感動,最後藉佛學和內在小孩走出陰霾,放棄原有工作,致力推廣善養和療癒。

第一次髗骶骨治療

(edited)
這次體驗對我來說蠻震撼的,第一是因為身體很快就有回應,讓我驚歎髗骶骨治療的威力。第二是因為發現廿多年前的考試壓力,竟然一直都在!一件我不認為沒有甚麼創傷和陰影的事,原來一直被壓抑了。

由於多年的盆骨痛,前天我終於下定決心第一次去做髗骶骨治療。治療師Gilbert先讓我仰卧,然後雙手握住我的腳踭,一段時間後,他在問准我的情況下把手放在我骶骨。我感覺到很溫暖很舒服,也感覺到骶骨一帶的肌肉和脈搏的跳動,但Gilbert好像只是把手放著,一段時間後我忍不住問:「其實你是只是在暖著那部份,還是在暗中做一些的東西呢?」Gilbert於是跟我解釋了一點髗骶骨治療,原來髗骶骨治療有別於一般的復位治療,一般的復位治療很多時是靠用外力把筋骨復位,但那樣身體很容易在失去外力後就會回復原本的錯位。而髗骶骨治療則是 hold space 讓身體自我修復,治療師會一邊感應十分細微的身體活動,再順著那個趨勢來協助身體調整;而我需要做的,就是把注意力放在治療部份上,感覺著身體的微調。這個跟身心靈的療癒十分相通,療癒也是 hold space讓情緒出來,然後內心就會慢慢鬆開。

我一路感應著骶骨附近的跳動,慢慢感到肩頸有點痠,然後連手臂也痠。後來感覺越來越強,十分痠痛,於是我便告訴Gilbert。

Gilbert問我有甚麼感受,我答:「我覺得好辛苦。」
Gilbert再問:「這個辛苦的感覺有令你想起甚麼事嗎?」
我答:「我想起前考會考和高考,寫到手好痠痛都仍要繼續寫,好辛苦。」
然後Gilbert就用IFS技巧幫我疏理。在內心世界中,我見到正在考試的自己在埋頭答卷,我覺得好心痛,於是走過去抱著她說:「你覺得辛苦就不要寫了。」考試中的自己一臉顎然,她好像看不見我也聽不見我,她停了下來,但很想回到座位繼續答題。無論我如何告訴她已經過去了,我已經大個了不用再考試了,她仍是十分茫然,好像完全接收不到。

Gilbert叫我問她有甚麼需要,她開頭說她想要多點時間,那便可以慢慢答,不用寫那麼急。後來她說想有人幫她按摩手臂,但也是為了繼續答題。

過程中我不斷流淚,十分心痛自己要這讓迫自己,無論如何辛苦也不可以停下來。而當我一邊流淚一邊擁抱考試中的自己時,我感到前臂有一股暖流,然後原本的十分酸痛的感覺就消失了。

完結後,我問Gilbert:「原來我盆骨痛竟是跟考試壓力有關的嗎?」
Gilbert解釋,在盆骨慢慢鬆開的過程,也有機會牽動身體其他部份鬆開,這次是手臂和肩頸被牽動了。但由於考試中的自己仍不肯停下來,所以這部份仍需繼續療癒。

這次體驗對我來說蠻震撼的,第一是因為身體很快就有回應,手臂積存的痠痛顯現得很快,並在我擁抱內心後馬上有暖流取代痠痛感。這讓我驚歎身體和心靈的連結,也驚歎髗骶骨治療的威力。
第二是因為發現廿多年前的考試壓力,竟然一直都在!一件我不認為沒有甚麼創傷和陰影的事,原來一直被壓抑了。那我們日常生活被壓抑的事真的多了去了。

這次奇妙的體驗要歸功於Gilbert本身對身心靈的造詣很高,他把髗骶骨治療結合了IFS的技巧,令治療效果更全面。另外也要感謝我自己日常的靜觀、內在小孩和IFS練習。

期待下一次髗骶骨的旅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