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不食草CHEN

前几日在读林棹的《流溪》时,读到这样一段话:“还有啊,你们聊打的时候,总爱聊那种大的、广大的、巨大的打,一个人对一国人的打,一百人对一亿人的打。你们也应该看看玲珑的、方寸间的、关起门的打。不要看不上三口之家的独裁暴君。”

昨日一个许久未见的朋友询问我的近况,我们相识还是六七年前的事情了,她是江西人,长得玲珑小巧又很精致,本科的时候她妈妈意外去世了,那段时间她又出了车祸,因为住院耽误了学业,于是不得不休学一年。她本科读的是新闻专业,休养了一年回到学校后她不仅很快就把欠下的学分修够了,还跨专业考上了法律专业的研究生,去了北京。旁人难以想象她那两年经受了何种痛苦,又付出了多少努力。研究生毕业后她就去了深圳,因为家人都在那里,现在她在深圳一家律所工作。

我时常在微博上看到她发自己的两只猫的照片,以为她过着平淡却充实的生活,可昨天她突然告诉我说:“我前段时间跟我男朋友分手了。”她说以前她总是很忙,而他很清闲,今年他生日时她没有准备礼物,从那以后两人之间的裂痕越来越深。四月份的时候,他说了些很难听刺耳的脏话,并且让她“收拾东西滚蛋”,她告诉我说:“当时晚上10点40分。”她因为愤怒抓起面前一个杯子就摔在了地上,然后他就上来给了她一巴掌,还死命摁住她的头。她当晚就走了,第二天找了搬家公司把她的东西都搬走了,现在住在自己租的公寓里,过着单身生活。

听到这里,我既愤怒又心疼。虽然知道他是个烂人、人渣,但她还是感到难过,甚至产生了厌世情绪,她说:“断舍离总是难。”是啊,我完全能够明白,所以才会有千千万万的女性在被家暴以后仍然选择留下、选择沉默、选择维系两人之间的“感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性,由于成长环境、宗教背景、文化背景等等个人生命经验以及客观条件的不同,我们无法苛求全部遭受家暴的女性去勇敢地选择断舍离,我们要苛刻对待的是系统,是制度,而面对个体时,我们应当给予宽容。我的朋友,她很勇敢,像我想象的那般勇敢,能够在第一次遭受暴力时就选择离开,丝毫不留余地。

这种“玲珑的、方寸间的、关起门的打”,不仅不会终结在我们的上一代,而且还会在下一代甚至再下一代延续下去,只要父权制仍然构成社会的底色,那么这种打就不会完结。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