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穩

天橋下小酒吧老闆娘的知音,是多重人格之一, 可以說是代筆的,或者稱呼為說書人。

小說看人生|下個重逢之前,過好自己

初戀的酸澀,是未成熟的果實,是分隔兩地的寂寞,是想像與現實的對比,是未完待續的期待。藍色是冷色系,但是在宇宙中,藍色的星星有著最高的溫度。我們的愛情是藍色的,看似含蓄,卻能夠跨越時空、克服距離,獨立的心不打算合為一體依然緊緊相依。而那天,你說,我們承擔不起這命中注定的顛沛,於是…。
相愛,卻面對命運的反覆分離,下個重逢之前,一起過好自己。

故事的開始,我們在海外,我十歲,你十二歲。

八年前,懵懵懂懂的我喜歡著經常和我聊天的你;八年前,善於傾聽的你喜歡上總是講個不停的我。我們互相喜歡,沒有多想什麼是愛,只知道跟對方相處很快樂,彼此都將這份情感作為自己的秘密不告訴任何人。

身為小學生的我們,即使對愛情的小劇場隨著返台時刻的到來日漸增加,終也沒有成為現實。於是,充滿稚氣的愛,凍結在隔著大海的真情告白,當我們終於明白,卻似乎為時已晚。

青春年華是充滿思念的時光,想起你的瞬間,徒留落寞,只能在時間洪流日漸放下。我們的感情,變成只屬於我們的過去。從來就沒有如果,所以也不需要後悔遺憾。就這樣過著各自的生活,或許有時想起,或許試圖聯絡。總是成功忽略情感而且擅於隱藏的我們,如兩條平行線一般任憑時間軸進行著。

直到你二十歲生日那天,我故意在你上線時才留言,你便馬上私訊我聯絡方式,你說:「有滿多想聊的。」於是我們漸漸重拾情感,青梅竹馬的友誼、深埋心底的愛意,填滿了兩顆曾經對感情冷漠的心。

藍色是冷色系,但是在宇宙中,藍色的星星有著最高的溫度。我們的愛情是藍色的,看似含蓄,卻能夠跨越時空、克服距離,獨立的心不打算合為一體依然緊緊相依。

孟夏,散步在百貨沒有牽起手,兩個人總是默默望向所有倒影,玻璃的倒影、鏡中的倒影、我們的倒影,對話中我們靠近對方一步又一步。午後,我們在房間一隅親吻,聽著七年前深夜思念對方時聽的歌,感受著彼此的溫度,回憶夾雜在嬉鬧之間,擁抱宛如穿越時空彌補曾經錯過的年。

不曾享受接吻的我,竟理所當然的接受你的味道、你的吻、你的一切。你挑釁的問我是不是沒氣,因為你知道我接吻不敢呼吸。你溫柔的對待我呵護我,靜待我學會自然而深情的吻。我在連身鏡前環抱你,凝視著輕聲說:「好喜歡你。」

好多次,你為了我搭了好久的火車,換來短暫的偷偷見面時間。仲夏,我們在你的房間玩耍,然後一起在鏡前整理服裝,你靜靜的看著我畫眉毛,我輕輕的擁抱你看著你抓頭髮,我們凝視著鏡中的彼此,彼此的愛若隱若現。我們一起出門,假裝同時出現在校友會只是巧遇。就像八年前,在球場上,用眼神打招呼的我們,只因不想被同學起鬨。你,依然是多年前偷偷守護我的你;我,依然是多年前默默欣賞你的我。

夏日煙火終會結束,我們的未來就是那黑暗的夜空。

即便把握在一起的每分每秒,也抓不住那稍縱即逝的璀璨。

幾天前我們還能食指交扣,卻很快變成在機場強迫自己笑著吻別。你說,我們承擔不起這命中注定的顛沛,只因為你我的家業和我們的求學地點。

接著是努力找回理性,時間向前走,現實也不被允許停留。

初戀的酸澀,是未成熟的果實,是分隔兩地的寂寞,是想像與現實的對比,是未完待續的期待。

我依然會想起你、想起我們的過去。夜裡,按下單曲循環,將屬於我們的老情歌填滿黑暗,以便穿越時空拜訪某個時期的我們,有時擔任第三人稱,有時作為第一人稱。遇上低潮時,你也在時間軸的點陪伴我,告訴我:「總會過去的。」就像幼年的我們在校車上,遭逢大霧道路封閉的那些白天黑夜,照顧著我的情緒,等待雨過天晴。我們的緣分,是已盡還是未了?在重逢之前,帶著回憶,我們都過好自己,一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