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穩

「生活,見微知萌。」開過飛機、待過醫療業、當過模特和老師。人生系作家,自暈體質,是心理男也是心理女。 📝閱讀書評/心理成長/航空科普/原創小說/生活感悟📖知音可貴難覓,說書只為知己,一朝聽書即為子期。✨合作邀約歡迎至文章下方留言,或請移駕至 Facebook 粉絲專頁私訊!

花魁:才貌雙全、剛忍堅毅的姊姊

花魁(おいらん)是日本地位最高的性工作者,具備教養、知書達禮,而且才貌雙全。花魁簡介、我與花魁、細思花魁......
然而她確實知道她是被愛著的,雖然那時候只有她一個人在那裡。因為心定,夜顯得更靜了,也更悠久。-張愛玲《忘不了的畫》

花魁(おいらん)

花魁源自於日本的江戶時代,是具備教養、才貌雙全、地位最高的性工作者。

遊女(ゆうじょ)通常稱輩分較自己高的遊女為「姊姊」(おねえさん),而後演變成地位較高的遊女專稱,也就是花魁一詞的語源。

成為花魁的方法,有一說為,被販賣至遊廓的沒落貴族女兒或者民間傾國傾城的女孩才能接受花魁的菁英教育訓練。大部分的說法則是在遊廓中,十歲左右的女孩稱為禿(かむろ),她們會跟在遊女身邊打雜、學藝。到了十五歲,資質極好且容貌出眾者進階為振袖新造(ふりそでしんぞう),持續精進茶道、書法、舞蹈、各式樂器,並且學富五車、知書達禮才能成為地位比客人還高的花魁。

花魁的地位和選擇權

因為花魁不會像遊女在街上攬客,當政商名流想要尋求花魁的服務時,必須透過大量的錢財與揚屋(茶屋)交涉,才能與花魁會面。花魁會以聲勢浩大的「花魁道中(おいらんどうちゅう)」前往會場。

第一場宴飲,花魁坐在上座,客人在下坐,而且距離很遠,不能交談,肢體接觸更是不可能。這次的會面,是花魁觀察客人的機會,若是不滿意,可以直接離開,因此客人通常會展示財力試圖取悅花魁,例如贈送金銀財寶、邀約眾多遊女來飯局同樂等。第二次見面,客人與花魁的座位會較第一次接近,客人持續討花魁歡心,僅此而已。經由花魁的認可,才會有第三次見面,也就是「熟客」一親芳澤、花魁提供服務的時候。

三次的會面,象徵了客人對花魁的許諾。關係確立之後,男方只能專情花魁一人,不得親近其他遊女,若是對花魁不忠,可能遭到揚屋人員的毒打,而花魁可以擁有許多熟客。

我與花魁

會認識花魁,是幾年前的一場攝影合作邀約,當年我還是個觀念較為傳統、保守的學生,在調查花魁的背景時,偷偷的、深受著迷,可惜合作並沒有談成。

隔年,名為花魁的藝術寫真逐漸興起。遺憾的是,市面上的作品似乎有很多是以裸露、性感的角度拍攝的,甚至有許多笑容燦爛、或愉悅或輕浮的態度。絕無詬病或比較,只是有些失望,那些作品或許無意為大眾詮釋一個深具歷史意義的文化。那份難過的感受,讓我意識到自己對花魁早已不只是著迷,而是有著極為強烈的帶入感。多虧了這樣的情愫,我很快的實踐了嘗試詮釋花魁的創作。

細思花魁

張愛玲《忘不了的畫》筆下的花魁:《青樓十二時》裡我只記得丑時的一張,深宵的女人換上家用的木屐,一隻手捉住胸前的輕花衣服,防它滑下肩來,一隻手握著一炷香,香頭飄出細細的煙。有丫頭蹲在一邊伺候著,畫得比她小許多。她立在那裡,像是太高,低垂的頸子太細,太長,還沒踏到木屐上的小白腳又小得不適合……。

幕府時代的日本文化、父權主義的社會之下,理論上不被尊重的族群—妓女,卻有極少數的女性,能夠成為有權利和地位的花魁,不但光鮮亮麗,還富有內涵。一擲千金的達官貴人和征戰沙場的武士浪人,對花魁而言是什麼樣的存在呢?在外高人一等的花魁,提供服務的時候是扮演什麼角色呢?是否存在強烈的對比呢?

花魁的客人雖然不像遊女那般複雜,終究是性工作者,除了可能面臨懷孕打胎,也有高機率染上性病而死;即使擁有許多具備財力的熟客能為她贖身,但是她是嫁給自己所愛的男人嗎?地位越高、贖身的價碼越高,若是沒有足夠的金錢,也沒有人為己贖身,衰老的花魁會被貶為雜傭或者夜鶯,也就是最低等的、街邊攬客的妓女。

自幼學藝、苦讀、練筆,終至成為能夠與豪門高官相談的花魁,一路走來,無處可逃,身不由己。除了迷人的胴體,更要穩重、堅毅、剛強、伶俐,才能為自己爭取趨近理想的未來。我想,那看似得意且光彩的日子,或許只是花魁人生的冰山一角吧。


我的其他專頁:方格子Potato MediaFacebook陳穩看人生盡情書寫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