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穩
陳穩

「生活,見微知萌。」開過飛機、待過醫療業、當過模特和老師。人生系作家,自暈體質,是心理男也是心理女。 📝閱讀書評/心理成長/航空科普/原創小說/生活感悟📖知音可貴難覓,說書只為知己,一朝聽書即為子期。✨合作邀約歡迎至文章下方留言,或請移駕至 Facebook 粉絲專頁私訊!

小說|寧回憶:交友軟體認識的「家教」?

You had me at hello. 通常是指一見鍾情。他叫我名字所帶來的吸引力,似乎比那個泛指的意義還要深沉。

百無聊賴

步入大學的殿堂,寧海發現自由的生活不如想像中快活,甚至有些無聊。

從小適應力就很好的她,很快的習慣了大學所在縣市的周末(或獨處或約會),以及偶爾返鄉應付的飯局。

一日,她想起高中英文老師曾向學生提醒:「你們的英文能力很有可能在高中畢業前後暫時巔峰,之後沒有用到就只會越來越低。沒事的話考幾張英檢吧!這樣才不枉費你們這三年的努力。」

可惜的是,隨意訂下的目標(考多益金色證書),仍然沒有讓寧海提起幹勁,甚至因為英文向來都很好、沒補過習,不知道何謂「讀英文」,她覺得自己隨便考都頂標。

幾個夜晚,寧海刷著不同的交友軟體,總遇上談吐不怎麼樣的對象,又或者精蟲衝腦的噁男。

幾個白天,精神不濟的寧海總是後悔自己前一晚沒有早點睡,老在「說不定下一個人會很有趣」的輪迴:不斷接通陌生電話,然後不斷失望,最後心不甘情不願的睡覺。

第一人稱

邂逅

今夜風大,我拎著夜市的小吃回到一個人的租屋,隨手點幾支影片配晚餐。

我很討厭無聊,手邊會一直做事,腦子會一直運轉,嚴格說起來依舊沒什麼產出就是了。會不會人生就是那麼無趣?如過這是肯定的事實,好像也不用再鑽牛角尖,就這樣無聊的任憑時間流逝也罷。

深夜,交友軟體接通了陌生男子的聲音,他聽起來跟別人不一樣,而且不是聊沒幾句就要問我「現在有沒有穿衣服」的人。那個男人叫艾維斯,聲線斯文、用詞精準,有時候為了方便表達會使用英文,尤其是「祈使句」顯得特別可靠,會想聽從他的建議,像是:冷靜下來、相信自己,或早點睡覺。

第一次見面

幾日聊下來,艾維斯給我的感覺很安全,安全的有點危險。那危險的感覺也或許是來自我越來越想要與他見面,他在我心目中是那麼的神秘又特別。

我們約定見面,突破距離的障礙,不再隔著通訊對談。

「衝著生活的刺激,去挑戰潛在的危險。」我啜飲附餐紅茶,對朋友說。

「不行啦!我陪你去啦!至少讓我看到他再走。」好心的系上朋友,試圖盡力保護我。我也沒打算爭辯,她覺得這樣比較妥,就這樣吧!

時間上的巧合,讓我和艾維斯得以在捷運上相遇,而我的朋友會再搭幾站才下車。我們相約在乘客不密集的車尾,這站只有一個人上車,他看我的眼神,讓我清楚知道他就是艾維斯。

他的長相與聲音相比,並不那麼內向,更強烈的是聰明而機靈的感覺。尚未開口的他,看起來好像是「優秀的不隨便與人說話」。

「Avisa.」艾維斯用著不大不小的音量,標準的叫了我的名字。

英文裡的 You had me at hello. 通常是指一見鍾情。艾維斯叫喚我的名字所帶來的吸引力,似乎比那個泛指的意義還要深沉。

我感覺到身邊的好友倒抽了一口氣,像是對艾維斯知性的外表感到驚呼。同時,我的餘光也看到她沒有在顧忌禮貌的凝視著他。深褐色微捲的頭髮,看不出來是天然的髮色還是染出來的顏色,簡約的捲度,也看不出來是燙的還是自然捲。他微笑著靠近我,我才趕快接話:「嗨。你剛從學校回來嗎?電腦包感覺有點重?」

「我去學校拿一本書,因為是原文的,所以比較厚而已,不會很重。」

下一站上捷運的人多,興許是下班時間所致。我和艾維斯的距離逐漸縮短,分心的我不知道要說些什麼,竟然尬聊起他拿了什麼書。出乎意料的是,他說了一串英文,我只聽清楚「philosophy」,於是接話說好奇想要看哲學書的內容。

他笑了一下,好像是看穿我的語塞,又好像是在看一個年紀幼小的孩子明明看不懂還吵著要看那樣,穩重的說:「好,等一下拿給你看。」我好想知道他的腦子裡真正的想法究竟是什麼。

咖啡廳

咖啡的香氣,和沉靜的氛圍圍繞著我們,很快的,我們的相處就像那幾個暢聊的夜晚那麼自在。

終於知道為什麼艾維斯講英文那麼致命的有魅力,他外文系碩士。

聊起他的家教工作時,正好他的手邊就有學生的事情要處理。並肩而坐的我們,像是認識多年的戰友,再這個需要時間空間的空檔,各自工作。我從手機應用程式讀取電子郵件:網購到了、廣告信、多益考試訂單完成...。我順道點開多益網站想查詢詳細資訊,卻被艾維斯打斷思緒。

「怎麼都沒聽說你在準備考多益。」他問到。

「因為我覺得我不用準備也有金色。」聽到我的答覆,他若有所思的移開視線又移回來。

「你要不要寫寫看題目?」他提議。

「等一下去買嗎?」

「我手機裡面有模擬題庫,你做三十題就好。」他笑了笑。

我皺眉,有些困惑。

「全對的話我請你吃晚餐。」他進一步提議。

於是我的勝負欲直接上來,接受挑戰。

我拿著他的手機,他靜靜看著我刷題。我原本有十足的把握,但題目越來越難,氣氛(我的氣勢)開始降低,莫名的像是被他主宰,一切都在他的預期之內?

終於寫完三十題,他要按下送出的時候我卻嘗試阻止他,我心虛的笑,他挑釁的笑。隨後,我心不甘情不願的放棄跟他搶手機。他又轉而安撫我:「我沒看到什麼錯啊。」真是的,我剛剛以為他在「看我」做題,原來他有在看題目。

結果顯示我錯了三題,雖然沒有他請的晚餐,我還是厚臉皮的感到得意,得意著按比例換算起來少說也有九百分(滿分九百九十分)。

沒想到他落下一句:「寫太慢了。」我來不及與他爭辯,他逕自接著說:「來看錯什麼。」他的語氣就像是曾經 deal with 一堆像我這麼失控的學生一樣,要拉回他們的專注力。等等,這是免費家教的橋段嗎?我怎麼不知道見網友有這種好事?

「對了!你讀全部都是大寫的詞好像比較慢,應該不影響啦,還是跟你說一下。」

那一夜,他送我回家的道別是:「請你吃晚餐的獎勵,改成你多益考滿分吧!」

從來沒有補過英文的我,第一次的家教體驗學的依然不是英文,竟是人生。

深夜,輾轉難眠,我下床走向書桌,開了檯燈瞇著眼,翻開手帳,在空白的地方寫下「多益990分」。


我的其他專頁:方格子Potato MediaFacebook陳穩看人生盡情書寫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小說|寧回憶:畢業後的校園萬人迷

小說|寧回憶#1老闆娘孤寂與青澀的曾經

Loading...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