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碗細牛腩麵點播】十週挑戰(1)|隨風放慢

当电车难题的说辞充斥社会,“亡天下”也就不远了

CHEZZA

「当人们已经不把人当作人来看待,认为人可以当作工具利用或牺牲,并且大家都深以为然的时候,人类社会就已经亡了。」寫得太好了,拍掌👏🏻

The handmaid’s tale幾個月之前看了就非常能relate。最近看到很多這種故作通透的電車討論,許多人一口一個「唯結果論」、「業績論」把「必要的犧牲」說得頭頭是道,甚至面對外媒challenge官方的口吻也是「犧牲少數的利益成就多數」,疫情的管控搖身一變就成為制度自信的生招牌⋯⋯看得我實在是非常難受,還是一貫以來的非此即彼的二元對立,是首先排除掉一切調整空間的「假兩難」。我的worst nightmare就是,如果這場瘟疫真能將是非曲直倒置,世界秩序重新洗牌,那就當真是「亡天下」了。

日常Sign⋯⋯⋯

In loving memory of Ellen Loo

CHEZZA

「用鯨魚浮出水的溫柔,做美好的獸」真的好美好治癒,也是特別周耀輝的靈動。

記得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我正在準備一個video interview,心裡一空。後面interview的內容甚至結果早就忘了,但那種被扯掉了什麼的空空落落依然記得。

然後18年年底去看了HOCC的演唱會,聽了應該是第一次唱的《代你白頭》,才好像有點釋懷了。

兩鬢斑白 香港再等你 | 微斯人,吾誰與歸?

CHEZZA

真是說出了我的心聲。我一看到這兩首詞實在是無比感動,尤其羅冠聰那首邊哼唱邊哽咽,不禁悲從中來,這時代何以指鹿為馬,美醜不分。只是希望我們自己不要習慣這些「荒謬的戲」,繼續堅持自己的思考,以及堅持要將廣東話越唱越響!

以及,終於發現了和我類似的寫廣東歌/香港流行文化的作者!實在是很開心~期待你更多的作品!


CHEZZA

哈哈哈~正所謂「蠢到恰到好處以至於不知道是否在反串」,或者話直到曲:)

我高中的時候也買了好多夕爺的書,仲面對面見過夕爺☺️仲有埋距簽名😍 依家就唔知啦~相信都已經下架🤷🏻‍♀️

皇后大道中人民如潮湧 | 終於要靠偉大同志搞搞新意思?

CHEZZA

嗯嗯~確實這首歌在外省的普及度比我想像中高。

所以說「信念是打不死的」,歌可以被禁,無法播放,但會唱的人永遠都會唱,都能唱,希望越來越多人唱,越唱越大聲。

CHEZZA

謝謝~榮幸可以給你科普了這首歌的背後含義。相信哪怕是會粵語的人也有好多不了解的,我曾經也是一員。

印象中孩童的時候在國內還總會到處聽到這首歌,只覺有趣搞怪。這大概是因為和官方認定的國語版《東方之珠》收錄在同一個專輯,而在97之前官方也是願意盡量顯得開放寬容。

多年以後,像Youtube的評論中所說的,「再聽已是曲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