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智飲水

準職業治療師 生活|心理治療|工作見聞|感情分享|哲學 因為一個人而開始寫文章 學會以文字治療「不懂喝水」的人

風格寫作|隱晦的顏色

紅色停留在所有地方,卻沒有停留在白色的咖啡杯上。

因為寫錯標題所以要重發……

〈原文〉

中午,某快餐店內,一名女子,三十歲,身高165公分,皮膚白晢,兩頰有雀斑,身穿一件淺藍色碎花連身裙,圍著一件紅色絲巾,在售餐處買了一個漢堡套餐。
她捧著餐盤去找座位,一名青年坐在她正要坐下來的坐位,她與青年發生衝突,最後青年面色不善的站起來,走的時候撞到她的餐盤,可樂都倒了下來。
女人指著青年的背影在罵了一會兒後,便開始進餐,擠茄醬時不小心沾到絲巾,她馬上拿紙巾清潔。
下午,她與一名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士,在咖啡店喝咖啡,她已經換了一條藍色的絲巾,男士說這衣裙配上紅色絲巾比較好看。

〈創作〉

這是一個灰濛濛的中午,沒有陽光,只有零星雨點在灰白的街道上飛濺。她竟在此刻穿著淺藍色的碎花連身裙,圍上鮮血般的絲巾,化身成一朵晴空下的玫瑰,誓要在這黯然失色的城市中劃下道光彩奪目的痕跡。雨點在她的透明雨傘滑下,掛在傘邊,然後伴隨著自動門開啟的一刻應聲下落到地上灰麻色的階磚上,把它染成麻黑色。她收起雨傘,走進一間被泛黃燈光照亮的快餐店。

她今天其實是要去約會。約會當前,她想先吃一個自己喜歡的黃金套餐墊一墊肚子。看著酥黃的薯條、麥啡色的漢堡包和寶藍色的可樂杯,她心中興奮難耐。是的,她很愛吃快餐和垃圾食物。不如這麼說,她的口味比較市井,她的胃口亦如是。今天和她約會的男人竟約她在咖啡店午餐。天嗱!這咖啡店更只提供輕食!她這胃口怎麼會夠飽呢?她捧著餐盤去找座位,希望在見男人之前先把自己餵飽。

在她正要坐下之際,一個漆黑的身影竄過,飛快地落在她眼前亮黑的塑膠座椅上。

「你怎麼⋯⋯」

她正要罵人之際,掃視到這人竟戴著和她的絲巾一樣熾熱鮮紅的領帶。是他!?這個黑影正是他的前男友。

「哎喲,這是甚麼日子,竟然這麼倒楣呀,遇到瘟神。」

「你才瘟神呢!還要跟我一個弱女子搶位子!」

「那位置是先到先得嘛!」

「你再不走,我就大叫⋯⋯」

她裝作要高呼「非禮」才趕走了這個無恥、沒禮貌、沒品味的前男友。甚麼人才會戴紅色領帶,還要跟人搶座位?他面色一沉,站起來走了,走的時候還故意撞到她的餐盤,漆黑的可樂從寶藍色的杯子中全倒了出來,一點也不剩。幸好,裙子和絲巾都沒有被沾黑。她指著他的背影咒罵了幾句便坐下來用餐。

嗯~真香!沒了漆黑的可樂也沒關係,就當作倒走衰神。她打算擠茄醬時,一坨鮮紅飛向同樣鮮紅的絲巾。這絲巾可是她精挑細選,希望以此來吸引男人的注意,建立一個鮮明突出的第一印象。她與那位刷地的職員一樣,使勁的用雪白的紙巾刷。刷呀刷⋯⋯刷呀刷⋯⋯茄醬的紅越刷越擴大,慢慢地滲入紙巾,滲進絲巾的。她有點心灰,放下手中染成橙紅色的紙巾,急急忙忙地吃完漢堡便回家換了一條深藍色的絲巾。

一點正,她頂著驟然變大的暴雨,跑向那間灰白色的咖啡店。顯然,這裏的格調不適合她。男人穿著黑色西裝,戴著深藍色的領帶在門前等她。他們走進被藍光照亮的咖啡店,雨傘上的水滴個不停,在地板上積成一個小水漥。水漥在霓虹燈擺設下顯的像血水。她和男人相談甚歡,雪白的肌膚竟在藍光下泛著一絲微紅,遮過了原本淡淡的雀斑。當紅唇碰上黑漆漆的咖啡,她微笑,卻沒有喜悅的感覺。也許是因為咖啡太苦了。她手中拿著瓷白的咖啡杯,問男人她今天的妝扮如何。

「妳今天很美,裙子也很美。如果能配上和你臉頰一樣紅的絲巾便更美。」

男人呀,真是不懂女人心。這麼認真理性的評價,卻惹得有點不高興。她想起了在污衣袋的絲巾,心裏念著沒能化成玫瑰的遺憾,不禁嘆了一聲。紅色,停留在空洞的污衣袋,停留在唇上,停留在茄醬,停留在水漥,也停留在他的領帶上,卻偏偏沒有印在咖啡杯的邊。

灰濛濛的雨繼續在下。三十歲的寂寞與想念繼續停留在紅色當中。

〈後記〉

好久沒有寫故事,寫得這麼隱晦和意義不明真的是第一次!大家一起感受一下是在說甚麼,哈哈~這樣的活動很好玩,大家一定要參加!


這是水水。謝謝看到最後的你和妳。只要有讀者,我們就會繼續寫。別忘了拍手/贊助以示支持~有感想也可以在下面留言,我會盡量回覆!在下一篇文章再見!

歡迎按這裏支持我繼續寫作!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大家來一起玩「風格寫作」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