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雀斑

休使圆蟾照客眠。

看山不见山

游记、回忆、等等
  • 2012-10-12 21:53:09|走出巴德岗
偷拍了人家头上的一朵花,觉得很美。

这个早上(8月的某天),我终于走出了喧嚣的巴德岗古城,背上背包,去往六公里外的昌古纳拉扬。四周绿油油的田野,满目苍翠。看多了加都和巴德岗的嘈杂,这里仿佛另外的世界。

田间小路上,一个男人身后两个女人。男人赤手空拳,两个女人却每个扛个水壶。
途中几乎未做停留,可是到了神庙门口的时候,已经九点钟,这六公里路,花了将近两个小时。这里也并非传说中宁静避世的所在,人来人往,络绎不绝。进到庙里才发现,这里也在过节。
天下的神庙都大同小异,走马观花一番,出来遇到放饭。看,这就是那顿免费的早餐,典型的尼泊尔餐。没有筷子,只好入乡随俗,和他们一样,用手抓了来吃。
  • 2012-10-12 22:13:49|上路

临走被几个孩子搭讪,要照相。(小绿老师说,这个剪刀手可算全球化的一个象征了。是的,如今过了十年,全球化又回退的征兆。而这两个孩子,现在应该长成大小伙子了。2022.11.21)

从神庙出来,心情愉快,雨停了,天气渐渐好起来。在门口的餐馆喝了杯咖啡,稍做歇息,开往下一个目的地:纳加阔特(Nagarkot)。

前半部分山路路况糟糕,全是石头路,当地人竟然不怕颠,骑着摩托车飞驰。

再后来,变成土路,但尚算平整。行人稀少,偶尔遇见那么三两个,正好问路。

尼泊尔可乐流行,俊男美女仰脖畅饮的巨幅广告随处可见。在这样的荒山野岭,这样一玻璃瓶装的要50rs,不到4元人民币,我喝了两瓶,冰镇的,真解渴呀!

偷拍被抓个现形

几乎走一段就能看见路边的小馆子,写的是饭馆,可是走进去似乎不见得有饭,主人家也不懂英语。只好再要一杯可乐,从背包里拿出压缩饼干哄哄饿得直叫的肚子。

有些让人害怕的“娃娃”
就这,让我想起教授客栈的厕所

终于到了。我站在镇子入口回望往来时的路,不禁又想起了和小N小黑翻垭口的那些日子。

找到客栈的时候,约莫下午三点光景,这一天,我徒步的时间累计八个小时,路程不详。放下行李上到天台,浓雾弥漫。什么喜马拉雅,什么安纳布尔纳,什么希夏邦玛,什么跟什么啊!

浓雾

休息了一会儿,再上天台,浓雾散尽,厚厚的云层中间,我看到了彩虹。这是我见过最高最远最依稀的彩虹,想起来小N那个彩虹控。层云背后,就是传说中的喜马拉雅群峰,可惜我看不到。

得非常用力才能看到彩虹
  • 2012-10-13 11:19:27|回程

第二天早上睁眼五点已过,匆匆出门,已经日上三竿。幸亏这日依然躲在厚厚的云层背后不肯露面,否则,错过了日出,可真是罪过一件。

仿佛隐约看见模糊的山脊,但是和真正的雪山还有很大差距。

这里鹰很多,乌鸦也很多。很多时候,我被他们搞迷糊了,不知道高空盘旋的,倒底是啥。

八点过,坐在这家咖啡馆里吃早餐。老板长得确实像这个漫画人物,只不过我从未看过日本漫画,不咋认识。

 我的早餐,Special breakfast,285rs。端上来一看,还不错,有点儿丰盛。

饭罢开路,这趟看山之旅,只看到了一点影子,但一路徒步,也自得其乐。

中国人和尼泊人差别很大,中国鸡和泥泊尔鸡也不大一样
一头很萌的“羊仙姑”。尼泊尔的羊,耳朵很大,耷拉着,和中国的羊长得也不大一样。
田间劳作的女人。不知道为什么,很少看到男人在干活。
在荒野里走了大半天,终于看见了城市:桑库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