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雀斑

休使圆蟾照客眠。

蓝毗尼旧图一

旧记录、游记等
  • 2012-10-18 |我的一体两面

小黑说我的这些文字和真实生活中很不同。元芳,你怎么看?

呵呵,其实,我的看法是,帖子和生活展现的都是真实的我,最多就是一个人的两面。可能这里展现的是更深层次的我,毕竟说的话经过了酝酿。就是有这样的人,本身不善于交流,你看他平常和一堆人在一起的时候口若悬河,可是面对面却无法触及敏感话题,很多话难以出口。

有段时间,为了减少对手机的依赖,我有那么几天故意在下班的时候把手机留在了办公室。可惜,这个做法开始不久,我就失去了办公室。

后来长达半年的假期,对手机的依赖只能更甚。只是,我的手机相素不行,旅行路上很少用来拍照。小N就不一样,大部分有他出现的照片里,你总能看见他把自己包成粽子,要不就在低头发短信,要么就在抬头拍照片。

说起这个,是因为我又把手机落在办公室啦,这次是无意的。回来吃完饭,一摸包不在,一摸口袋,也不在。对于怕别人联系不上我的担心几乎是不必要的,对于手机会丢失的担心有那么一点点,可是更多的担心来自于可能会有同事拿来把玩。上次同事要看我手机,我拿给他,想假装不在乎,可是没坚持了一分钟,就不行了,冲上去夺回来,假装要给他演示。呵呵,这就是Gay,这就是没出柜的Gay,没法不心怀鬼胎。

今天交了那个难缠项目的初稿,偷得半日闲,又领了个一百元的红包,所以心情还是明朗的。说起红包,大部分人是60块,只有少数100元,做为一个初来乍到者,能被老板另眼相看还是有点儿意外。今天下午趁闲还填了两张表格,一张转正申请,另一张工资预结申请,要过手的人多,都还没有签完,希望明天一切顺利,为这一周做个好总结。

对了,周一要去西昌,此前从未涉足的地方!

  • 2012-10-18 21:18:29|蓝毗尼的照片

看,这是在蓝毗尼住的韩国寺,300rs一晚,包吃。条件简朴,可是人不少,更有人一月一月地呆下去,每日就是晨昏讼经,午间打座。

这是从墙外看到的韩国寺,清水混凝土,未施脂粉,却是很多游客的落脚地。

韩国寺好像都是私人捐款修建,因为经费有限,很多地方都未完工,外部装修基本搁置。最早的时候在韩国寺里吃住都不要钱,随喜功德。后来可能人太多了,开始收钱。

对面就是中国寺,面子工程做的可好,金碧辉煌,但是不接待信徒。他们说可以去混饭,但是我进去逛了一圈没看到几个人影。作为一个在异国的中国人,在中国寺里反倒觉得很外人。

不过现在正在施工的“上客堂”据说明年就可以启用了。

到达蓝毗尼的第二天一早,参加完早课,吃了早餐,我从韩国寺租了这辆自行车,出园一逛。

天气很好,沃野百里。无论是蓝天白云还是这一马平川都和加都谷地是两个景象。

田里劳作的人们,女人们即使干活也穿着艳丽的长裙。男人们,对了,只有到了炎热的蓝毗尼,才偶尔看到男人赤裸着上身。在加都,在巴德岗,在尼泊尔的其它地方,我甚至很少看见男人们穿短裤。

一棵巨大的菩提树,林间有石雕的象群。

据说一群韩国人徒步N十个月到达蓝毗尼,在这里捐资修建了这个和平柱。

  • 2012-10-21 08:56:58|约考

上周说好帮三姐预约驾校考试,结果一睁眼九点过了。这周不敢大意,昨晚特意定了个闹铃,早上醒来就拿手机看时间,发现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好在,九点放号,倒是没有睡过。

但是这个预约系统,真是让人蛋疼,和铁道部那个花了三亿多的12306异曲同工,约考我们恨不能都是全家老小齐上阵,也不要指望一两次能成功。

昨天下午和小黑小N打羽毛球去了,回成都以来第一次从事体育运动,这会儿果然全身酸痛。那个约考的系统,果然又进不去了,唉!

  • 2012-10-21 14:39:56|继续发照片

这是韩国寺的大殿,之前那个是游客的住宿部。

韩国寺大殿内部。和任何一个中国的寺院比起来,这里都显得寒酸,没有巨大的神像,没有烟雾缭绕的香炉,然而,却能给人以安宁。每天早晚,和尚尼姑领着一群信徒加只是想来体验一把生活的游客,在这个大殿里一尘不染的地板上诵经。为了表示尊重,我没敢偷拍讼经的场面。现在想起来,录个声音也好啊。

大殿背后,山雨欲来

中华寺一比,明显的财大气粗,但不好客。

中华寺大门
中华寺的大殿
中华寺的胖主持

让我见人就吐槽的是这个宣传栏,他宣传的不是佛理,不是和平,而是中华寺主持的学历,登基典礼都有哪些要人出席等等等等。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