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时代

中国数字时代是一个中英双语新闻网站,由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教授萧强创办和出任总编辑。我们致力于收集、记录被中国政府审查的信息,也生产对抗审查的原创内容。我们以求真为宗旨,紧跟中国政治与社会百态、网络舆论热点,关注极权之下的个体生存与公民社会抗争。欢迎访问中国数字时代: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在这里,了解祖国。

【2021年终专题】那些和我们告别的账号们

2021年,有许多人和事在墙内消失了,本文是ta们的掠影。许多人在炸号前并没有机会先行告别,还有更多消失的账号我们无从记录。中国数字时代为这些“404”点一盏长明灯,让ta们继续讲述人们的言说、行动、思考和抗争。

CDT编者按:2021年即将过去,中国数字时代为读者整理了年终专题,共十篇,包括今年和我们告别的账号们、十大网络用语、十大404文章、十大敏感词、十大翻车现场、十大“每日一语”、十大CDT播客/视频、网络视频年度总结、十大CDT推荐媒体、年度人物。本文是年终专题第一篇。


2021年,有许多人和事在墙内消失了,本文是ta们的掠影。许多人在炸号前并没有机会先行告别,还有更多消失的账号我们无从记录。中国数字时代为这些“404”点一盏长明灯,让ta们继续讲述人们的言说、行动、思考和抗争。

科普自媒体

6月,科普博客“科学松鼠会”的一名会员@Ent_evo被一些网民指控“为日本731部队洗地”。博主“过桥土豆”在《科学松鼠会事件始末》一文中对该事件进行了详细梳理

随后科学松鼠会致歉,并宣布停更、销号。科学松鼠会创办于2008年,是一个致力于向大众传播科学知识的公益团体,微博销号前有近400万粉丝。


同样在6月,科普媒体“回形针PaperClip”也宣布停更。6月18日晚,B站up主“赛雷话金”指控回形针有两名作者涉嫌辱华,随后回形针作出回应,表示“在团队改造与培训完毕前,主动停更所有内容”:

@回形针PaperClip:UP主“赛雷话金”的视频中提到了回形针团队的两位作者,现在就具体情况向大家说明: 涉事的两位员工均已离职。其中聂某于2018年7月加入回形针,当时为国内某大学学生,曾担任内容实习生一职,已于2019年7月离职。季某于2020年5月加入回形针,曾担任内容作者一职,已于2021年5月离职。 这两位回形针的成员虽然已经离职,但是在任职前,甚至任职期间都在境外个人社交媒体上发表了践踏民族感情、突破道德底线的言论,对他们的言论失察是我们的严重失职。这其实不是我们第一次犯错了,必须承认回形针团队出现了严重问题。所以,我们决定:我们将邀请主流媒体资深专家担任内容主编一职,负责把关内容导向。团队全体成员进行认真反思,我们将对回形针全体员工进行媒体专业培训,加强思想教育和管理。在团队改造与培训完毕前,主动停更所有内容。回形针团队在创作视频时一直希望为观众讲好中国故事,展现中国科技进展和科研成果,但是这所有的一切都必须建立在维护国家利益与民族尊严的基础上,希望大家能继续监督我们。

在声明发表后不久,回形针在墙内各大平台上被封禁。目前回形针PaperClip账号在B站、知乎、微博等均不可见。

同一时期被封禁的科普/文化类博主还有大象公会及其创始人黄章晋


工人权益

8月,关注女性工人权益的资讯平台“尖椒部落”发表声明,将永久关闭官方网站和所有社交媒体平台:

感谢所有支持尖椒部落的你们
虽然仓促的告别在过去预演了很多次,但这次我们是真的要走了。
由衷地感谢每一位支持和督促尖椒部落的朋友,每一位砥砺同行的伙伴,尤其是在这里遇见的那些热爱生活的女工姐妹们 。多们用创作展现了各自人生路途中的思考、心境、挣扎和探索,让我们可以在彼此的经验中获得启发、自省、连结和印证。
在时间的长河中,七年太短,但却足以让我们见证各自的价值和成长。世界或许仍然念人失望,但我们还是会在创造历史的路上行进着。所以,我们对退场并不感到遗憾,亦清醒地认识到,如今无法再做更多。我们相信,就算没有了尖椒部落,大家还是会继续在自己的舞台上,以创作滋养勇气,活出尊严,让微小而确切的声音成为互相支持的力量。
专属中国女工的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即日起停止更新,包括网站在内的各官方网络平台账号也将注销关闭。另外,已发布的平台作品稿费会于近期正常发放,后续稿件的作者联系也会近期进行跟进和处理,感谢谅解。
此次一别,后会无期。祝愿大家平安健康。
尖椒部落 2021年8月9日

9月,关注劳工权益的自媒体多数事务社与读者告别,随后其微信公众号被屏蔽:

夏末秋凉,多数事务社要和各位读者说再见了,如此仓促的告别也是我们所不愿见到的。多数事务社从初试啼声以来已经一年有余。过去的这一年,一个又一个社会议题和思想的交锋,令我们与工人、农民、女性、性别少数和一切被损害者的距离拉得更近,而他们的处境也更加为社会所知。
我们评论过996和零工经济,不厌其烦的将《劳动法》的条文一次又一次普及;我们关注女卡车司机女骑手和所有女性工人的生存状况;我们在对于外卖平台的调研中更期望能给出政策性建议。
虽然借多数之名,但我们并不挟此以之自重,反而是更加谦逊的对最广大的劳动者和被压迫者以最深切的关注和共情,和对一个更好更公平的社会最急切的盼望和追求。我们更通过写作和研究去实践对社会的愿景和想象,也期望去构筑别样的社会。
然而不是所有美好愿景都能够顺遂,前行路上定有荆棘。一年来数不清的左翼平台、女权平台、工运平台被绞杀,而我们仍希望在愈发昏暗缺氧的“铁屋子”中发出呐喊直到最后。而当温和的批判与深刻的思辨再不见容于当下,若思想的火不能燎原,那我们愿意和读者们一同将火种在风中小心呵护。因年轻人仍在,多数仍在。


实体书店

除了上述资讯平台外,有一家实体书店也与我们告别了。位于南京的换酒书店曾因“以书换酒”的经营方式为人所知,还多次被媒体作为南京特色报道。今年4月,官媒《新华日报》指换酒书店可能“误导未成年人”,随后书店遭检查人员搜查、警告,并于5月关闭。CDT保存了换酒书店的告别信,以下为摘录:

这些年的生活教会我最重要的一课大概就是:人生从来都不会按计划出牌。原定于2021年7月6日结业的换酒书店,要在5月15日正式关停剪子巷81号的实体店了。
[…] 曾几何时,换酒书店因为“以书换酒”还被官媒多次报道,在宣传南京是文学之都、介绍南京特色书店的时候,每次都会光荣上榜。如今一夜之间,突然就变得会误导未成年人了。
其实检查人员也很无奈,我甚至都能感受到那份无奈。
后来我软磨硬泡,变成了下周一来检查,他们会在那一天过来看有没有在关店的迹象,书店需要至少搬空一点,而最终的deadline是5月15日。
我身体力行地示范了开个小书店究竟有多难,连自己都想大呼:我也太倒霉了吧!活着真的还会有好事发生吗?
我恨我自己这么听话,检查人员让我去市场管理局,就立刻乖乖去了,去了就有处罚。不去的话,说不定还能拖拖拖,拖到天长地久。
一切不一定都会是最好的安排,但我选择承受一切。
如果不能来书店,山高路远,有缘再见。


女权博主

今年有许多女权博主失去了她们的账号。3月底,女权行动派@肖美丽在劝阻邻桌吸烟后成为网暴的中心,这场网暴迅速波及到其他女权博主,作者FDU梳理了时间线

事件起因是3月29日,女权主义者肖美丽劝阻火锅店里邻桌吸烟者反被言语攻击、被泼不明液体。派出所调解无果后,3月30日,肖美丽将事情的经过和视频发到了微博上,迅速引爆了舆论,并冲上了微博热搜第二,引起各大媒体关注。
随后,肖美丽的新浪微博遭受了大量攻击和骚扰,被封禁。她的女权身份被挖出,有人搜出了她一张在2014年拍摄的照片指认其是“港独”。
同时子午侠士、上帝之鹰-5Zn、ChefChiang、拉瓦铀(科学家种太阳)等微博大V鼓动网友对几个与肖美丽关联紧密的女权者账号进行举报等 ,数个女权账号陆续遭到平台封禁,包括女权行动派郑楚然,成都女权账号“CatchUp性别平等姐妹”,女权专栏写作者侯虹斌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擅长女权题材的画手“一川月白Lina”等。此外 “王乐平Robbin”微博被封,“午后的水妖”及“陈折折”等微博号被禁言半年。女权主义者如韦婷婷和李麦子,女权行动派梁小门、朱西西、米米亚娜、七七小怪兽、举报朱军性骚扰案的当事人弦子等在微博上声援,却继续遭到人肉围攻。
4月12日晚,豆瓣上近十个女权相关小组被封杀,大到四五万人,小到几百人的小组均无幸免。

4月底,有女权艺术家将网上搜集到辱骂女性的言论印在横幅上,在北方某地的荒山上展示,以此反对网络暴力。媒体“全现在”报道这场行动后失去了微信公众号。

9月,弦子诉央视主持人朱军性骚扰案被法院驳回,许多声援弦子的账号被炸号、禁言。弦子本人的微博也被禁言(@弦子与她的朋友们、@她与朋友们)。

12月,女性主义播客“海马星球”被墙内平台“小宇宙”和“喜马拉雅”封禁后发表声明

姐妹们,海马已被封,我会继续在海外平台上传。真抱歉,不能继续在内网陪伴大家。我再想想有没有别的办法。



性少数群体

7月,许多为性少数群体发声高校LGBTQ社团账号一夜之间成为“未命名公众号”,包括:清华大学purple、北京大学colorsworld、中国人民大学RUC性与性别研究社、复旦大学知和社、武汉大学WHU性别性向平等研究会、华东师范大学圆人舍、华中科技大学HGP小组、南京大学同一片天空——性别性向平等协会、天津19校彩虹小组“津之虹”、西南财经大学性别性向小组、西安美术学院橄榄树公益小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彩虹小组、中学生校际联合工作组、同城青少年资源中心、广东财经大学同霓性别研究小组同霓人类研究所、广州高校彩虹小组——继续寻光的彩虹君、宁波诺丁汉大学Diversity。

在过去几年里,互联网多次曝出高校排查LGBTQ学生并要求统一上报。@子午侠士等“爱国大V”也将火力对准LGBT社团,称他们“误导青少年”,是“境外渗透”。性少数群体学生组织的活动空间日趋收缩,线上、线下均面临困境。在上述封号事件发生前武汉大学性别性向平等研究会已于4月宣布停止活动

关于性平会工作停止的说明:
WHU性别性向平等研究会是由武汉大学学生自发建立的草根社团,自2015年成立起一直专注于性别与性向平等的社会议题。
不久前,由于社内同学自行组织的一场为女性发声的活动,网络上出现了恶意曲解此次活动目的以及社团性质的言论,并被大肆发酵传播,对学校、社团以及社团成员均产生了预料之外的负面影响。社内同学经过慎重反思与考虑,决定从今日起正式停止社团所有工作以及公众号和微博的更新。
性平会全体成员在此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性平会的关注与支持,也因这次突如其来的变故向各位真诚致歉!
虽然性平会这一组织自此正式与大家说再见,但我们每个人在未来学习生活中对性别与性向平等议题的关注将永不停止。最后祝愿屏幕前每一个关注性别与性向平等议题的你们未来学习与生活都能够一切顺利!
WHU性别性向平等研究会2021.4.20

西安美术学院的橄榄树公益小组则于11月公布告别信:“希望陌生人们怀揣着爱,面对尖锐的声响面对真实的自己,拥抱平等,也去拥抱爱。”

2015年12月
橄榄树由几位学长学姐发起
从非正式社团到正式社团
我们在一场又一场活动中成长
从同伴教育 防艾 多元性别教育
我们走过六年时间
上百场活动
100多篇推文
7000+线上关注者
服务近千人
炸号于2021年未命名公众号事件
我们在今日决定解散小组
同时希望大家能够继续骄傲下去
也希望陌生人们怀揣着爱
面对尖锐的声响
面对真实的自己
拥抱平等
也去拥抱爱
虽然终有一别
但希望我们不见不散
Good night
See you some other day

8月,LGBTQ自媒体“GS乐点”在发布《今日恐同事件:武汉一同志青旅被赶出小区》后被封号,随后建立新公众号。

本文截稿前,又有一个LGBTQ公众号“酷儿声音”被永久封禁:


香港

自去年7月《港区国安法》施行以来,香港公民社会的空间日渐收缩。今年6月,当局以涉嫌违反国安法为由冻结了《苹果日报》的资产,并逮捕了相关管理人员和撰稿人。24日,苹果停止运营。这是苹果日报副社长陈沛敏撰写的告别书

千言万语,不如由 26 年前说起。
1995 年 6 月 20 日,《苹果日报》第一篇社论开宗明义:“我们属于香港”。距离主权移交只有两年,生于动盪,《苹果》却像那时选择留下来的香港人一样,面对前景不明朗,儘管忐忑,却仍抱有希望,对这片土地这个家,坚持不放弃:“我们怕。但我们不愿意被恐惧所威吓。”
97 年 7 月 2 日出版 A1 头条,大字标题:“香港信有明天”。当时两岁多的《苹果》,散发青春的大胆、天真、热血与乐观,信香港可以按照《基本法》追求落实民主,信“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下文明的价值与制度得以守护甚至拓展,信香港人可以享受真正的繁荣安定、人权自由与尊严。
这廿多年来,我们都秉持这样的信念前行。然而,到了今天,当香港已变得不可辨,属于香港的《苹果日报》,也无奈忍痛要跟香港人说再见了。
政权上周四第二度搜查馆,检取大批新闻材料,并以国安法拘捕五名高层,其中报馆的社长张剑虹、总编辑罗伟光已被落案控告,还柙在狱。昨晨再拘捕主笔杨清奇。报馆基于员工安全和人手考虑,决定停刊及停止新闻网站的运作。2021 年 6 月 24 日之后,香港将没有《苹果》。《苹果》死亡,新闻自由是暴政的牺牲品。
对于编采同事,我要向你们致敬。近年经历恶势力围堵《苹果》,同事集体被起底、警方搜报馆,老闆、高层先后被拘控,你们一直紧守岗位,没有一天停止出版新闻。尤其是在白色恐怖下,仍然撑到最后,并肩完成最后一天报纸出版和新闻网站运作的手足,我以你们为荣。《苹果》美好的仗已经打过,但相信你们日后无论身在哪裡,担任什麽岗位,仍会毋忘这份初心与精神。
对于读者以至香港人,过去一个星期你们为《苹果》打气,一直叫我们“撑住”,説“香港唔可以冇咗苹果”。在这里,要为辜负了你们的期望致歉,在没有《苹果》的日子,希望你们珍重,一生平安。
最后,我们只盼望暂失自由的同事尽早获释,可以回家与家人团聚。
我特别喜欢近日的一幅漫画,苹果被埋葬在泥里,种子却生成满树的更大更美的苹果。永远爱你们,永远爱香港。


预告:CDT年终专题第二期“十大网络用语”将于12月20日(星期一)发布,欢迎关注。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