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时代

中国数字时代是一个中英双语新闻网站,由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教授萧强创办和出任总编辑。我们致力于收集、记录被中国政府审查的信息,也生产对抗审查的原创内容。我们以求真为宗旨,紧跟中国政治与社会百态、网络舆论热点,关注极权之下的个体生存与公民社会抗争。欢迎访问中国数字时代: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在这里,了解祖国。

【404档案馆】第84期:“俄罗斯胜利了,普京胜利了!”——中国舆论怪相的高墙是如何建成的?

2010 年 12 月 20 日, “防火墙之父” 方滨兴开通新浪微博,随即引来大量网民围攻,不得不关闭账户。次年 5 月,方滨兴现身武汉大学,遭学生投掷鞋和鸡蛋。在接受CNN采访时,涉事学生表示:方滨兴让他花不必要的钱去访问本该是免费的网站,让他的网上冲浪很不方便。2013 年春节,方滨兴在微博给网友拜年,引来大量网友转发咒骂。其中两万转发多以“滚“字为题。

文章总汇:俄罗斯入侵乌克兰

《404档案馆》讲述中国审查与反审查的故事,同时以文字、音频和视频的形式发布。播客节目可在 Apple Podcasts, Google Podcasts, Spotify 或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搜索“404档案馆”进行收听,视频节目可在Youtube“中国数字时代· 404档案馆”频道收看。


撰文:西西弗斯推大石

欢迎来到404档案馆。在这里,我们一起穿越中国数字高墙。

在《404档案馆》第78期《对俄不利、亲西方的不发”——乌克兰战争里的中国舆论》中,我们讲到,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战争开始,在官方假新闻、言论审查的推波助澜和民间狂热的强人崇拜之下,简体中文互联网上对于俄罗斯和普京的支持,以及对于乌克兰的戏谑和嘲笑,成为了主流声音。

但是我们知道,这种与民主社会背道而驰的舆论现象,是中国壁垒森严的言论审查的结果。而且,即使在这样恶劣的舆论环境下,依然有许多反对侵略、反对霸权的人利用各种方式在中文网络上艰难发声,对抗着这种所谓的“正确集体记忆”。因此,我们又做了一期播客,也就是《404档案馆》第80期:《“没有比战争更低级的侵略”——中国严密审查与狂热挺俄情绪缝隙中的反战之声》

我们想让大家知道,中国不是没有反战的声音和行动,但是这些声音总是一再被言论审查的高墙屏蔽和删除,导致中国呈现比俄罗斯人还要挺俄的舆论怪相。

对这些舆论现象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再去听听那两期内容。今天,我们谈一谈这种舆论怪相的根基,也就是:不断加高的中国网络长城,如何塑造了一个封闭的“墙内”世界。

2021 年 11 月 14 日,中国网信办在《网络数据安全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中对俗称的“翻墙”上网作出禁止规定。条例中明确承认中国建立了所谓的“数据跨境安全网”,以“阻断访问境外反动网站和有害信息、管控跨境网络数据传输”。根据这一条例,“翻墙行为”被明文禁止;制作和出售“翻墙软件”也被禁止”。 违反相关规定可能受到从“责令改正”、“罚款”到“停业整顿、关闭网站、吊销相关业务许可证”等不同程度的处罚。

一、什么是网络防火墙?

这项条例再次为中国的网络防火墙添砖加瓦。中国网络防火墙,又称The Great Fire Wall,起步于 1998 年, 其首要设计师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邮电大学前校长方滨兴。经过几十年的不断发展,网络防火墙通过域名解析服务器污染、IP地址端口封锁等技术手段阻碍中国网民对于众多国际互联网的访问。其禁止访问的网站名单不断增加,范围十分广泛:从社交媒体Facebook、Instagram等到包括BBC、CNN在内的国际新闻机构,再到维基百科等知识百科类的网站。而封禁网站的标准并不明确。

对于中国网络防火墙所使用的技术,方滨兴在 2011 年接受《环球时报》英文版采访时表示,这是个机密;同时,他透露自己在家用电脑上装有 6 个VPN用来测试防火墙。电脑与信息安全年会的一份报告认为,网络防火墙的存在意在增加网站的自我审查,从而达到言论控制的目的。

二、对“翻墙”的法律惩罚

中国网民突破网络防火墙,访问境外网站的尝试被称为翻墙。其中常用的翻墙方式是使用翻墙程序,例如VPN。在多数情况下,这不仅需要花费网民额外的费用购买VPN,而且也需要面临多方面的风险。首先,VPN的连接不一定能确保稳定,尤其是临近两会、中共党代会、六四等所谓“敏感”时间节点时,大批VPN的服务也会中断。更为严重的风险来自法律层面,例如,制作贩卖VPN、利用VPN在境外网站发言甚至仅仅是使用VPN翻墙本身都可能受到行政法规乃至刑法的指控。

根据中国数字时代对所谓 “翻墙罪” 的总结,从 2014 年开始,翻墙程序的开发者受到了来自当局越来越大的压力,包括被以刑法的“寻衅滋事”、“非法经营”、“非法侵入计算机系统”等罪名进行指控,施以重刑。

例如,2018 年 10 月,戴某因出售VPN被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以“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 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的严厉惩罚。而从 2019 年开始,翻墙行为本身也有可能受到警方以《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为由的行政处罚,手段包括罚款和警告。

如果翻墙者在墙外发表的言论被当局认为“违法”,则可能面临更为严重的刑事犯罪指控。2019 年 12 月,王某因在推特发表所谓“诽谤党和国家领导人名誉” 的文章,被以寻衅滋事罪为名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三、网络防火墙对中国网络生态的改变

中国网络防火墙存在的数十年时间也深刻地改变了中国互联网的环境。在2010 年中国刚屏蔽Google之后的那几年,中国互联网上对于防火墙的批判、嘲讽和愤怒是舆论主流。

2010 年 12 月 20 日, “防火墙之父” 方滨兴开通新浪微博,随即引来大量网民围攻,不得不关闭账户。次年 5 月,方滨兴现身武汉大学,遭学生投掷鞋和鸡蛋。在接受CNN采访时,涉事学生表示:方滨兴让他花不必要的钱去访问本该是免费的网站,让他的网上冲浪很不方便。2013 年春节,方滨兴在微博给网友拜年,引来大量网友转发咒骂。其中两万转发多以“滚“字为题。

随着中国互联网管制在近年来的不断升级,民族主义的高涨,加上新一代网民成长在一开始就有高墙的网络环境中,民众对网络防火墙的态度更多变为了冷漠甚至是辩护。

据《纽约时报》对在防火墙时代成长起来的新一代网民的报道,许多中国年轻人不知道Google、Twitter或者Facebook是什么,也对于什么内容遭到了审查并不关心。“我长大时一直用百度,习惯了”,是这代网民对于防火墙态度的缩影。

这样的印象也得到了研究的证实。北大和斯坦福的经济学家为北京两所大学近 1000 名学生提供了能够翻墙的免费工具,但发现仅有半数学生使用它;而在使用的学生中,几乎没有人花时间浏览被屏蔽的境外网站。

在基于这一研究的报告中,学者写道:“审查制度在中国是有效的,不仅因为它使得敏感信息难以获取,还因为它营造了一种环境,让民众首先不要求这些信息。”

因此不难想象,高墙内的民众听到的是中国央视访谈中“专家”这样的分析和判断:“美国及北约形成一种战略测试,也就是:当俄罗斯认为,当我的核心利益受到威胁的时候,我果断出手,我要看一看,美国和北约敢不敢对俄罗斯这种行为进行武力对决。现在结论已经出来了。我认为,在美国、北约和俄罗斯之间的长期地缘政治博弈的初级对决阶段,俄罗斯胜利了,普京胜利了!”

中国数字时代 CDT 致力于记录和传播中文互联网上被审查的信息,以及人们与审查对抗的努力。我们邀请您参加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和404文章存档项目,为记录和对抗中国网络审查作出你的贡献!详情请访问我们的网站 CDT.MEDIA.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