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时代

中国数字时代是一个中英双语新闻网站,由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教授萧强创办和出任总编辑。我们致力于收集、记录被中国政府审查的信息,也生产对抗审查的原创内容。我们以求真为宗旨,紧跟中国政治与社会百态、网络舆论热点,关注极权之下的个体生存与公民社会抗争。欢迎访问中国数字时代: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在这里,了解祖国。

【404档案馆】第93期:视频里的“清零”(1):上海人的哭声

如果说这次上海的情况有何不同,或许是比云南瑞丽、西安、东北等地有更多的视频音频资料在互联网上流传。这让更多人得以耳闻目睹了威权封城措施造成的人道主义危机和灾难。在这些流传出来的音频和视频中,我们听到了上海人悲痛的哭声、愤怒的呐喊声和无奈自嘲的笑声。这些影音资料,是对这段历史最好的存档记录。

《404档案馆》讲述中国审查与反审查的故事,同时以文字、音频和视频的形式发布。播客节目可在 Apple Podcasts, Google Podcasts, Spotify 或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搜索“404档案馆”进行收听,视频节目可在Youtube“中国数字时代· 404档案馆”频道收看。


欢迎来到404档案馆。在这里,我们一起穿越中国数字高墙。今天我们继续来关注强制封城下的上海。

在404档案馆的往期节目中,我们已经介绍了政府在应对上海本轮疫情中的手忙脚乱,及强制封控措施造成的诸多人道灾难。如今,距离上海实行部分或全面封锁已经半个多月,市民基本生活物资的保障仍然存在很大问题,非新冠患者求医无门的悲剧依然频繁发生。

在中国对抗新冠疫情的两年多时间里,这样的悲剧不断循环上演。如果说这次上海的情况有何不同,或许是比云南瑞丽、西安、东北等地有更多的视频音频资料在互联网上流传。这让更多人得以耳闻目睹了威权封城措施造成的人道主义危机和灾难。

在这些流传出来的音频和视频中,我们听到了上海人悲痛的哭声、愤怒的呐喊声和无奈自嘲的笑声。这些影音资料,是对这段历史最好的存档记录。

《404档案馆》将分三期节目,总结回顾这些真实又令人心痛的历史声音。这一期,我们来听听上海人的哭声。

被隔离中绝望的市民

在上海突然封城带来的物资不足、组织混乱、僵化的核酸检测要求等情况下,很多上海市民在震惊中遭遇到了从未曾预想到的生活困难。而这座平日里号称开放的城市,现在对于需要帮助的市民却往往展现出无比冷漠的面孔。

例如,很多人需要食物却只能面对无法下单的手机提示;慢性病和突发疾病的病人被医院以疫情为名拒绝接收;因为新冠阳性或密切接触被隔离的人,除了担心自己的病情和隔离点的糟糕环境之外,还要担心被强制与孩子分离,家中心爱的宠物会被粗暴打死。在这样高压、焦虑的处境下,许多上海市民忍不住落泪哭泣。

4月6日,上海一名女子在窗边哭诉,指家里一名亲人因为无法到医院就医,街道办也不提供帮助,只能在家里失救去世。

4月8日,一位上海的母亲在网络上发视频哭诉,称疾控中心要求把自己的全家人拉走隔离,只留下不会照顾孩子的父亲和尚未断奶的孩子。这位母亲在视频里绝望地请求网友转发帮助,因为所有的求助电话都打不通。

4月9日,一位女病人及男性家属在医院看完病后回家,居委会不让进小区,无奈想返回医院续住,但医院也不再接收,还试图收回医院的病床设施。

崩溃的医务人员与社区工作人员

感到绝望的不仅是被强制隔离、命运未知的民众,还有在重压和混乱指挥下焦头烂额的医务人员。在上级要求反复核酸检测和不间断值班的压力下,很多医务人员的精神和身体都已经到了极限。

根据端传媒的报道,医生都在方舱、隔离点、核酸点,没有人在看病。医生们“一天接着一天干,连睡觉时间都没有。”

在一段流传的上海医院内部会议上,一位护士哭诉:混乱的防疫安排令基层护士所处的医疗环境堪忧、工作压力过大、配套岗位空缺,加之待遇原本不高,自称“大家已处在神经崩溃点”。

在反复的核酸检测折腾之下,一边是疲于奔命的医务人员,一边是人手紧缺的社区和医院。在4月4日发生的一段电话录音中,一名被封锁在小区内的医务人员希望返回岗位,在与社区书记的通话中,双方都压力大到哭泣;社区书记表示人手不足,自己已经在崩溃边缘。

夹在中间无以为继的居委会人员不止一位。在另一段流传的电话录音中,面对居民的询问,一位居委会书记哭着说:“这是上海市防疫政策的错误”“这个工作让我身心疲惫”。

无能为力的孩子、母亲与孕妇

在这样无序、焦虑、充满不安全感的社会环境下,弱势群体的遭遇更是令人忧心。由于上海市的隔离政策规定阳性的婴幼儿无法与父母待在一起,只能被迫骨肉分离,网上流传出很多婴幼儿被单独隔离在医院的视频。视频里孩子们哭声一片,没有足够的人手照料,令人心痛不已。

婴儿如此,孕妇的处境同样令人担心。在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里,孕妇被强制隔离在条件恶劣的方舱里、不被允许回家,还有外出看病的孕妇遭到所谓防疫人员的阻拦乃至殴打。

被处理的宠

在粗暴践踏人权的体制下,居民所养宠物的处境也变得更加危险。一段防疫人员挥棒打死路边一条柯基狗的视频在网络上流传,柯基的哭嚎引起了众多家中有宠物的上海市民的愤怒和恐慌。在随后流传的一段对话音频中,居委会承认打死小狗这一事实。

而在另一段流出的电话录音中,自称上海“专业医生”的人士要求市民必须“放弃”家中的宠物猫。即使市民声明官方媒体已经报道过宠物不会传染病毒,她也得到了无症状可以居家隔离的通知,电话那头的所谓“专业人士”依然坚持要将她带往方舱医院,并拒绝她将宠物送往朋友家的提议。

在上海居民的哭声里,我们感受到强制清零政策下人们的悲伤和绝望。在绝望和无奈中,人们也开始愤怒和反抗。

下期节目,我们将聚焦上海疫情中人们的呐喊和怒吼,欢迎关注。

中国数字时代 CDT 致力于记录和传播中文互联网上被审查的信息,以及人们与审查对抗的努力。欢迎大家通过电报(Telegram)平台向我们投稿,为记录和对抗中国网络审查作出你的贡献!


更多阅读:

【CDT周报】第64期:二十一世纪,吃不上饭的原因只有可能是因为政治

【404档案馆】第89期:上海“大清零运动”:被控制的与被清除的

【404档案馆】第92期:“没有死于新冠,却因新冠而死”——念出上海疫情逝者的名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